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1章 天师冢
    阎十一触动护腕上的感应器,八枚五帝钱落到手中,在手掌中排成八卦模样,朝前面急奔的血污仙打了出去,“破!”

    血污仙回转神来,大袖一甩,将五帝钱荡了开去。

    阎十一心中一惊,他这八卦五帝荡魂扣,蕴含法力十足,一般鬼怪别说格挡开,碰到一点就得受伤,可见这血污仙确实不一般。

    血污仙根本不和阎十一交战,加快脚步朝山顶奔去,满脸的刺字,加上他微微露出的轻蔑笑容,昭示着他必然还有后招,他之所以朝着山上走,必然是另有所图。

    阎十一紧随其后,不住朝血污仙打出去五帝钱,却依旧没能阻止血污仙的步伐,追了一阵便到了山肩,山肩的地势平坦许多,一条小路直通山顶,而山肩上的景象却十分骇人。

    自走上山肩的第一步开始,小路两旁便立着一个个坟冢,但都是简简单单的一块墓碑,没有埋骨的坟包,墓碑上也只有简单的写着名字、门派和被镇压时间。

    “龙虎山第二十代弟子张玄君,天师道箓,镇于唐会昌三年!”

    “茅山上清派第三十六代弟子史崇空,地仙道箓,镇于唐开元二年!”

    “昆仑派第七十一代弟子云天川,天师道箓,镇于宋熙宁元年!”

    “青城派……”

    “峨眉派……”

    “国清寺……”

    “普陀山……”

    ……

    密密麻麻的墓碑上写着的诸多道家的先贤天师,最低的道箓也是天师衔,最高的居然达到了灵仙道箓,还有佛家的高僧大德,至少也是罗汉果位。

    这里果然如名字所说一般,不折不扣的天师坟冢,一路上的墓碑少说也有数千之多,而华夏国历史上有名有姓的天师也不过数万而已,这里却镇压了这么多。

    不光是阎十一,其他人跟上来也是惊骇不已,不知道这天师冢是何人所设,也不知道这些被镇压的天师又都犯了什么样的大罪。

    阎十一顾不得思考许多,继续追赶血污仙,随着越来越临近山顶,墓碑越来越稀疏,道箓位阶也越来越高,甚至有几座墓碑上还是金仙道箓,那几乎已经是仙人般的存在了。

    直到山顶之上,满眼望去,整个山顶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坟冢,一块满是青苔的墓碑,墓碑后面是一个不大的石砌坟包,仅此而已,并没有显得多么特别,唯一特别之处便是墓碑上只写了八个字:天道不弃,天机不离!

    却是无名无姓,什么也没留下。

    但看到这座孤坟,阎十一却是感到莫名的熟悉,似乎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他,他知道这坟必然就是阎天机的,也就是他的第一世!

    此时,血污仙便站在孤坟前,看了看天色,邪笑道:“再过一会儿便是子时,你若不能融合坟冢里的命灯阳火,你头顶上的命灯便会熄灭,不仅你的法力会日渐消散,少了一盏命灯的你日后也会是各种鬼怪纠缠的对象,到时候不需我动手,你也活不长!”

    “就凭你这个花脸鬼,也想取我弟弟的性命?问过老娘没有?”阎琉舞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手上拿着青蚨剑欺身而上,率先和血污仙交手,青蚨剑的百年纯阳之气,以及她手上两个大五帝钱护腕,威力也是不容小觑,再加上她特种兵的身手,倒也不弱。

    血污仙也不正面对抗,轻轻飘飘的闪躲着,道:“我本意便是拖延时间,你一个道童若愿意与我纠缠,我奉陪便是。”说着二指点出,打在阎琉舞的青蚨剑上,给她震了回来。

    “就怕你没那么长命!”阎琉舞毕竟只是个警察,对于这种老妖级的鬼伤害并不太高,但也不想就这么认输,在空中空翻的同时,从胸口里掏出微型手枪,朝着血污仙连开了六枪,把子弹打完,才落到地上。

    “此等火器怎么可能伤得了……”血污仙压根就没躲开子弹,鬼身被穿透之后,依旧淡然,但下一刻他却突然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的六个弹孔,惊道:“里面有朱砂?”

    “不止有朱砂,还有七星草,鬼河车,寂灭草……这可是师叔特别为我调配的杀鬼弹!”阎琉舞嘴角微微翘起,一吹手枪上的烟气,“道童也一样杀大鬼!”

    血污仙冷哼一声,心神一凝,便把身上的弹孔修复了,微微怒道:“半个时辰之后,我看你还有没有心情说这样的话!”

    阎琉舞看了看军用手表,确实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到了十一点就是子时,弟弟就危险了,便问道:“十一,怎么办,姐只能做到这样了,这花脸鬼看上去好厉害!”

    阎十一凝眉,他看得出来,比起上一次相遇,血污仙的实力提升了很多,也许比黑白无常加起来还要厉害一些,思虑了一会儿,才吩咐道:“姐,你带老二、二嫂、小五小六去刨坟,血污仙让我们来收拾!”

    “好!”阎琉舞的背包外挂着三把工兵铲,取了下来,和其他四人绕到坟包后面掘坟。

    血污仙站在原地也不管这些人,他知道只要牵制住阎十一不让他有时间融合命灯阳火便可,其他人在他眼里可有可无。

    阎十一也知道自己这边的难处,包紫中毒,秦丹秋元神受损,‘沈珞瑶’鬼力耗尽,几乎只剩下自保的能力,又看了看两边站着神色淡然的红白玉,皱眉道:“你俩,还有你们的主上,到底什么意思?你们到底是敌是友?”

    白玉摸着两撇小胡子笑着没有说话,红玉妖魅道:“从身份上来讲,你是法师,我们是妖,自然是敌,但从某方面来讲,咱们应该算朋友,难道法师你忘了,咱们第一次见面,还是我俩从某鬼妖手里,救了阎法师你和这位秦法师,不是么?我可知道某位鬼妖和这位血污仙可是一伙的!”

    说着,红玉还颇有深意的打量一眼‘沈珞瑶’,她早就看出来沈珞瑶被林月芹附身了。

    阎十一回头看了‘沈珞瑶’一眼,不禁退开一步,问道:“也是,我一直很纳闷,原本你那么想杀我,此前还亲自迎接过这个血污仙的!为什么突然改变心意,不仅和我配了冥婚,还一次次不惜消耗鬼力助我,因为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恶心我爸,你要报复他,没有比杀了我姐弟两人来的更加痛快!”

    ‘沈珞瑶’脸色变了变,皱着眉道:“解决眼前的麻烦先,事后我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