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0章 八臂罗汉
    张弥勒停了下来,从背上取下乾坤弓和震天箭,试着拉了拉弓弦。

    “老二,你想干啥?”小五体格健硕,见张弥勒停下来,怕浪费时间,催促道:“别告诉我你想用这把弓射死血污仙!这把弓我都拉不开,你确定你行?现在时间不多了,咱们平时调皮捣蛋没关系,现在十一缺的就是时间!”

    “是啊,老二,”小六也道,“咱们在这里已经是拖油瓶了,可别再给十一添麻烦了!”

    “你俩滚一边去,看好喽!我刀玲珑的男人会是一般人么!”刀玲珑一人一巴掌把两人拍到一边,然后半跪在地上,将乾坤弓托举起来。

    这弓实在太大,一个人根本拉不满。

    阎十一也停下来,好奇的看着,自认识张弥勒以来,从未见他正经过,此时他却是正襟而立,目光如炬,盯着上面快速急奔的纸轿。

    张弥勒脱下外衣,露出精瘦的上身,这体格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拉开乾坤弓的人,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让人不敢打断,只见他弯弓搭箭,马步蹲当,暴喝一声:“喝!”

    他的身体周身似乎也产生了一股气息波动,巨大的乾坤弓居然真的被他拉开了,而且越拉越满,直到弓弦绷到最紧。

    “天呐!”阎琉舞惊骇,她在这些人当中应该是力气最大的了,她也曾试过拉开乾坤弓,但也仅仅只能拉一半,却没想到张弥勒这么精瘦的体格居然可以做到。

    其他人也是惊讶不已,而阎十一却在张弥勒拉开弓弦的一刹那捕捉到了他头顶的变化,那短短的一刹那,有一个金灿灿的和尚出现在他的头顶,足有六七丈高,这和尚不仅金光奕奕,而且有八条手臂,随着张弥勒的动作,八条手臂也动了起来,就好似帮着张弥勒拉开弓箭一般。

    八臂罗汉!

    阎十一的师父和师叔虽师出道门,却又兼修佛道,因此阎十一对佛家功法和果位也略有了解,在佛家来说,刚剃度出家的叫沙弥,稍有领悟之后为沙门,再参禅数年,有了佛性便是和尚,和尚参透佛理再兼备大功德,才能晋升罗汉果位,这就相当于到了道家的天师位阶了,之后还有金身罗汉、菩萨、佛陀等各种果位,不过极少有佛门子弟做到。

    而张弥勒平日里不修边幅,猥琐胆小,还假扮和尚亵渎神佛,怎么想也不可能出现金身罗汉护体的可能,但现实就摆在眼前,他确实有罗汉护身,而且还是六丈金身罗汉。

    这让阎十一很是意外和欣喜,猜测可能与张弥勒平时爱读佛家典籍有关。

    而此时,下方与阎玉煞交战的十戒和尚也感觉到了,跳出战圈,往山上看了一眼:“天生佛根?至少是罗汉果位,实在太难得了,我、我要去收他为徒!”说着飘身而上,不管下面交战的三人。

    “十戒,你做什么去?”小寿星喊了一句,他们三人本就被阎玉煞一个人压着打,此时十戒和尚跳出战圈,他和殇阳真人的压力倍增。

    “唔——”果不其然,不出十招,小寿星便被阎玉煞一掌击溃,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阎玉煞,道:“你、你到底是谁?为何年纪轻轻如此厉害?”

    阎玉煞冷冷盯着他,一步一步缓缓靠近,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没有只言片语,眼中充满杀意。

    “你、你不能杀我,你……啊——”

    小寿星话还未完,阎玉煞手上一用力,大量妖力灌入小寿星体内,立即将他的鬼身撑爆,化作一团团精魄,再一露袖子,便将小寿星的精魄收了进去,转身看向一边的殇阳真人,道:“你还要打么?”

    殇阳真人剧烈喘息,他也十分惊讶于阎玉煞的实力,回忆了一番,惊恐道:“你、你也姓阎,你难道是……难怪难怪,也罢,老朽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动手吧!”

    阎玉煞却没有动手,转身将视线上移,望向山上。

    ……

    “喝!”张弥勒再度加了一把劲,把箭矢瞄准了上方疾驰的纸轿,势必做到万无一失。

    “放!”

    “阿嚏!”

    “嘣!”

    张弥勒射出箭矢的同时,居然打了个打喷嚏,离这么远,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箭矢巨大的偏差。

    只见箭矢奔着纸轿前方的岩壁就去了,毫无悬念射入岩壁之中。

    “额……”众人无语。

    “尼玛!”刀玲珑站起来,回身就是一巴掌,骂了一句:“你是猪么,这个时候打喷嚏!”

    “我、我怎么知道喷嚏这个时候来,我控制不住啊!”张弥勒顿失方才正经的神色,又换回来一脸的猥琐,很是难为情道,“就、就差那么一点,不过可以证明,我也是有实力的男人!”

    “证明个屁,要是十一因为你时间不够,我就弄死你!”阎琉舞也给了他的大光头一巴掌,“走走走,追上去!”

    “轰隆隆——”可就在这个时候,被张弥勒射中的岩壁突然碎裂,无数碎石,掉落下来,垒起一面石墙,把山道给堵了,纸轿过不去。

    “这特么也行!”众人惊异。

    张弥勒一见,更是撇着大嘴道:“看看,我就是故意射那里的,厉害吧!”

    “切!”众人投过来鄙视的目光,然后马不停蹄追了上去。

    “十一,那些纸人邪灵,还有血污仙不是鬼么,应该会飞啊,怎么还要顺着山道走,被乱石堆挡住了干嘛不飞过去?”阎琉舞边跑边问道。

    “这里是天师冢,想来是有特殊禁制束缚鬼物的吧!”阎十一猜测,此时也不去深究,以最快速度追了上去,追到纸轿后面。

    血污仙已经从轿子里出来,和八只邪灵一起,往石头堆上爬,阎十一便也不犹豫,四柱凶煞剑握在手中,率先出手,踏在石堆上,刺向血污仙,喝道:“不知我与你又是如何的仇怨,你要这般置我于死地,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必收着,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十恶不赦的恶鬼能有多少能耐!”

    血污仙回转身来,见眼前银光一闪,不敢大意,抓过身旁的纸人邪灵,挡在自己身前。

    那邪灵一触到剑尖,发出一声凄厉叫喊,立时被剑上的煞气震散。

    “四柱凶煞剑!”血污仙一见,脸色变了变,当年他就是死在这把剑之下,到如今心里还有很大阴影,见后面还有不少人追上来,也不恋战,翻过石头堆,还顺带翻下来不少乱石,趁着阎十一等人躲避,跳下石头堆,继续向山顶逃窜。

    “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