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4章 七情六欲对无情天师
    阎十一心中一惊,显然这两只摄青鬼是知道自己这些人在外面的战斗过程的,想来对他们的实力早就有所了解了。

    边上‘沈珞瑶’却是冷哼一声道:“不过两只摄青鬼而已,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七情打量过去,看了看‘沈珞瑶’,捂嘴轻笑道:“那我可不可以说,你不过是一只九幽鬼妖而已,你又为何要大言不惭?你难道不怕被永镇在此么?”

    边上穿一身黑的六欲小声道:“不止,你看这副身体!”

    七情这才仔细打量‘沈珞瑶’,“哦”了一声,却也没说什么,反而道:“这样吧,见你们都是后辈,我俩也不欺负你们,只要你们能将我俩重新封入影壁墙就算你们通过!不过,你们如果选择与我们一战,那么结果要么我俩被封印,要么就是你们死去,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就跟你俩很能耐似的,与我先战一合!”林月芹本就桀骜不驯,作为九幽鬼妖,实力不弱于摄青鬼,自然不肯屈从,她现在附在沈珞瑶体内,鬼术的施展却并没有受到阻碍,脑后升起十条血蛇,比此前多了一条,这是她进入阴阳功德瓶修炼之后,修为又提升了一截,此时也不收着,全力攻了过去。

    “雕虫小技!”七情并不慌张,手上结印,幽幽念咒:“花有五颜,水有六色,七情难消,六欲难舍,鬼神妖人,无谁可脱,****情欲,擒神困佛,缚!”

    七情剑指朝‘沈珞瑶’一点,一道鬼气冲击而出,‘沈珞瑶’知道这鬼气有古怪,并不硬接,便让十条血蛇缠绕而上,却不想这鬼气很是刁钻,躲过了血蛇不说,直冲进了她体内。

    ‘沈珞瑶’顿时全身无力,跌坐在地上,更是惊讶的看着七情,“怎么……”

    “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之中,你放不下一个悲字、一个思字,倒是还不错,我猜你思的必然是个男子,忧的自然是你自己了,这两个字恐怕还有一定联系吧!”七情咯咯笑着。

    ‘沈珞瑶’一愣,显然被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向阎十一,喝道:“还等什么,上啊!”

    阎十一和秦丹秋也是被七情的这个咒法给惊到了,林月芹这么厉害,她居然仅仅一招就轻松放倒了,此时反应过来,两人才欺身而上。

    七情和六欲却同时结印,异口同声喊了个缚字,阎十一和秦丹秋也顿时感到身体一窒,身体无法动弹了,七情更加得意了,“这七情六欲咒,即便是斩去三尸的得道仙人也未必能抵受得住,何况你们这些凡人小鬼!”

    七情看了看阎十一,笑道:“你这男人可不靠谱,不仅喜怒忧思悲恐惊样样占了,眼耳口鼻身意六欲也一样没落下,想来没少想男女之事吧,就你这样也敢来此?”

    阎十一脸一红,他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又不是出家人,当然少不了胡思乱想,此时塌着眉,有点心虚的反驳道:“你这话我可不同意,我又不是圣人,更不是神人,没办法做到清心寡欲,世上如此美好,我何必要收敛?当然是要随心所欲了,只要没有不利他人,不渝天地大道,我有多少欲念,关你屁事?”

    “好一口伶牙俐齿,把你那些龌龊思想说的这般清醒脱俗,你有能耐,倒是把我的咒法破了呀!”

    七情翻了个白眼,又看向秦丹秋,却是讶异,“只一个恐字?其余六情六欲居然都没有,这可真是难得,如你这般能修行得如此无欲无求,不该再有使你害怕的东西才对!你心里到底怕什么?”

    “之前怕,现在不怕了!”秦丹秋皱眉看了阎十一一眼,想起之前包紫的告白,心里顿时平静了,一时间心如止水,心绪淡如一汪清泉,顿感身体一轻,竟是从咒法的束缚挣脱出来,仗三尺七星剑,冷冷傲立,“战吧!”

    “倒是难得,居然可以凭借坚韧心性,破开七情六欲咒,可你至始至终,不过是个新晋的天师而已,难道你以为可以和我俩对抗么?”七情给六欲使了个眼色,两鬼一左一右攻向秦丹秋。

    秦丹秋向后退了一步,脚下画圆,七星剑舞动开来,催动罡气灌入剑中,与两鬼交战,她是阴司授予道箓的天师,法力可不是一般法师可比,即便是阎十一,也和她差了一截。

    只不过她龙虎山擅术,少用符咒,没有那么多花哨的功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稳扎稳打,却招招威力十足,大开大合,又不失细节,攻守得当,即便是面对两只摄青鬼也不落下风。

    两只摄青鬼每与七星剑硬刚,鬼身便沉重一分,但也仅此而已。

    “龙虎山果然不愧为道教祖庭,天师府邸,只可惜此处是镇天师古庙,而你也不是龙虎山内门弟子,功法差了些!”七情虽暂时拿不下秦丹秋,却也不着急,一边与六欲一起围着秦丹秋游斗,寻找破绽,一边危言耸听的说些瓦解秦丹秋道心的话,“这大殿后边的天师冢里可封印着不少天师之魂,今日之后又会再多一个!”

    “你这女鬼,哪那么多废话,有本事把我放开,咱们单挑,看我不打得你魂飞魄散!”阎十一试图从七情六欲咒里面挣脱出来,可他却没法像秦丹秋那样做到舍七情,寡六欲,他有姐姐,师父,师叔,没见过面的父母,还有许多朋友,更有许多想做而没做的事,要他放弃七情六欲,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小子无礼,我先杀了你!”七情手腕一翻,长指甲如刀,抓向阎十一。

    “你这是趁人之危!”阎十一身体没法动弹,只得眼睁睁看着七情的长指甲插过来,这要是被刺中,必死无疑。

    秦丹秋一见,眉头皱起,七星剑荡开与她纠缠的六欲,脚下踏着禹步,后发先至,长剑一撩,将七情的指甲削断,左手一张杀鬼符贴在七情身上,激活灵符把她震了开去,看了一眼阎十一道:“我并不是无情无欲,我只是不让****左右自己,你也可以的!”

    “小心后面!”阎十一提醒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