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8章 奢比尸
    阎琉舞用她所知不多的道家知识,掰着手指头数着,“申猴是第九,那就是第九个鬼村了,可该从东到西数第九个,还是从西到东数第九个?不对不对,你属鸡的,那就是第十个,又该是第九个还是第十个?你又是农历五月出生的,那就是第五个?一下子多出来三个选择?”

    阎琉舞自己一推算,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和手指都不够用了,不禁焦躁起来。

    “姐,姐,你别慌,这种古神庙不可能这么随便的,用地支、生肖、时辰、月份的可能性不大。”阎十一赶忙安抚,“结果肯定只有一个的,不可能这么多,但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该和什么对应,大家帮我想想看。”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刀玲珑在一旁用牧草搭房子,剩下八个人则围坐一圈,开始头脑风暴,提出种种与数字十二有关的东西,但逐一被否定了。

    小六率先道:“既然东方的不行,试试西方的呗,比如黄道十二宫星座!”

    “那是人家洋鬼子的东西,咱十一哥是道士,怎么可能对应的上!”小五大手一拍,道:“我觉得应该是耶稣的十二门徒!”

    “你俩少添乱,都说了不可能是西方的了,”张弥勒严肃的喝了一句,随后脸色一变,猥琐道:“我觉得会不会是女子十二乐坊,金陵十二钗?”

    小六不服气道:“你这个还不如我俩呢,你咋不来个AKB48?要本土的也得是SNH48!”

    “你们三个贱人,滚过去把草屋里的床铺好,尽添乱!”刀玲珑搭好了草屋的框架,走过来,庞大身体坐到地上,掀起一阵气浪,道:“有没有可能是十二祖巫?我们独龙族的大巫信奉的就是水神共工。”

    “哎呀,我怎么把这么厉害的十二尊神给忘了呢!”一经提醒,阎十一激动的大跳起来,“我们这几个法师一直都把自己的思维局限在道家范畴里面,道家虽然人才济济,神邸也是把自己的道场建在山侧,却也从来不避讳凡人,只有一些传说中亦正亦邪的神邸才会在极为偏僻的地方建庙,就好比十二祖巫。”

    秦丹秋不解道:“可十二祖巫毕竟只是传说,而且多流传于南疆和昆仑山一带,这里已经是华夏国边境了,再过去就是欧洲了,不太可能有祖巫在这里建庙吧?”

    阎十一道:“其他祖巫不太可能,其中有一位却十分符合。”

    “我知道,是秋神蓐收,对不对?”包紫举手道,“我家自己种草药,除了拜神农,另一尊神就是这个蓐收,请他守护我家的草药不被虫子吃了,能大丰收。”

    “对,就是这个蓐收!”阎十一解释道,“传说这个蓐收不仅掌管秋收科藏,也是掌管太阳落山的老阳神,和东方的少阳神句芒对应,乃是西方神邸,但西方属金,与白虎相邻,因此蓐收也是掌刑大神,在十二祖巫之中,除了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之外,他是最为暴躁凶残的,如今到了他的神庙,可能真不好办了。”

    秦丹秋接口道:“不管好不好办,这事关乎你的生死,咱们必须得进去。”

    阎琉舞一拍大胸脯子,也催促道:“是啊,是啊,咱先把入口找出来再说行不行?管他乳首还是乳根的,反正没我的大,到时候看姐姐我怼死他!”

    “……”对于污起来的老姐,阎十一没办法,轻咳几声,化解尴尬,继续道:“既然是西方神邸,自然是以西为尊,如果我猜的没错,西边第一个鬼村里的九星阵法连通的应该就是代表蓐收的入口。”

    “那还等什么,走起!”阎琉舞这个行动派立即坐不住了。

    “姐,你别着急呀,我还没说完呢!”阎十一给她拉下来,又拿起老村长给的那副画,指着那个绿脸毒巫道:“一开始我还认不出来她,现在我知道了,她压根不是什么毒巫,而是奢比尸!”

    “传说中奢比尸人面兽身,双耳似犬,耳挂青蛇,面貌奸猾,确实和这画上的怪人很像,”秦丹秋评价一句,不解道,“可十二祖巫毕竟是上古时期的人物,不太可能活到现在吧?”

    “奢比尸活没活到现在我不敢肯定,但这毒巫肯定不是,她应该只是奢比尸的族人后裔,甚至不算是人,而是被困在这座神庙,奉命守护神庙而已。云笈七签中记载,奢比尸在十二祖巫里实力比较靠后,最擅长用毒,他的后人自然也擅长用毒,而一整条斜坡都被剧毒覆盖,可见此时守在这里的必然是奢比尸的后人,至于入口……”

    阎十一顺着斜坡扫了一眼,才道,“传说奢比尸与蓐收的关系极好,我想以蓐收的性格,极有可能会把代表奢比尸的入口放在第二个,咱们去那儿应该就能进去了。”

    阎琉舞却是越听越糊涂,抓了抓散乱的头发道:“十一,可能是老姐真的太笨,我还是有点不懂,为什么一定是第二个,要是我变成这里的守卫,不让别人进的话,直接把所有入口都封了就行了呗,干嘛这么麻烦?”

    阎十一解释道:“我猜神庙的作用就是为了给我这样需要渡命劫的人设的吧,至于原因我也没法揣测,也许等我渡过命劫就能知道了。”

    “这简直吃饱了撑的么,老天爷也太闲了吧!”阎琉舞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不怕。

    “姐,你可别瞎说,这事儿可能和老天爷没啥关系,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只不过咱们现在还不清楚。”阎十一当然也很好奇,不凡之子多命途多舛,他虽没有自命不凡,但自己法师和浮屠军都卫的双料头衔,此生想要平凡都难,因此也可以预知此后的路不会平坦。

    这么一想,阎十一心里平静许多,带着众人走到斜坡前,朝斜坡西边走去,直到第二个鬼村。

    如阎十一猜测的一样,这个鬼村也是由九间以九星阵法排列的木屋组成,木屋屋檐下也吊着不少附着着灵魂的骸骨,但不同于其他的鬼村,这个鬼村的九间木屋周围没有长长的牧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焦黑的泥土,极其浓重的邪煞气息从九间木屋中散发出来。

    尤其是第九间,坐落在破军星位的木屋,更是煞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