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6章 鬼村
    几所低矮的木屋突兀的镶嵌在广阔草原之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村落,随着木屋的出现,山谷的地势逐渐拔高,出现了一个近四十五度、几十米高的斜坡,斜坡上也是绿油油的牧草,离远了看就和地平线融为了一体很难分辨。

    而斜坡之下,原本只有脚背高的牧草,突然长到了一人多高,木屋就遮掩在青草之中,走入草丛中,甚至连屋顶都看不到了。

    三人渐渐靠近,拨开牧草,随着里木屋越来越近,视线也越来越清晰,但看清这些小屋的时候,三人却是惊惧至极。

    透过密密层层的蒿草,才看到这些木屋的屋檐下吊着一具具枯骨,有大人的,也有小孩的,随着草原微风,轻轻摆动。

    阎十一凝眉看着,发现除了吊着的,地上也散落着一些骸骨,这些骸骨脖子上也套着绳子,应该是年深日久,绳子风化后掉落下来的,可见这些木屋存在的时间不短了。

    三人不敢轻易靠近这些诡异的木屋,扒拉着牧草,绕着鬼村外围探查,几乎每所木屋的屋檐下都吊着至少三具骸骨,多的则有十几具,阎十一猜测这些人活着的时候就是这些木屋的主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集体吊死了。

    “我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一些蛮荒部落把俘虏杀死后吊起来示众的,数量可能比这里还多,可也没这里的这些遗骸来的渗人,好像这些骸骨在盯着咱们一样。”多年的战斗经验,让阎琉舞对于危险的感知十分敏感。

    “抹到眼睛上,你就知道为什么了!”阎十一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一具具骸骨,把装狗眼泪的瓶子递过去。

    阎琉舞接过来,在眼皮上抹了点,再度一看,瞳孔骤缩,眼前那些吊着的不仅是骸骨,骸骨上还附着着魂魄,这些鬼魂摆着一副死人脸,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阴测测的笑着,看着三个人,不论是谁看到这个诡异场面,脑海中都会浮现一个字就是:邪!

    “这些人死后怎么魂魄还在?太阳光这么烈,他们的魂魄不会被照散么?”阎琉舞惊道。

    “这些鬼魂被人为用秘术封在骨头里,阳光照不到的。”阎十一皱着眉头,不敢放松,继续观察:

    “这些木屋似乎是按照某种阵法排列的,这些鬼魂也不知道被困在这里多久了,怨气都重的很,这个阵法似乎就是利用这些怨魂的怨气产生效力的,可惜牧草长得太高了,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阵法,我得先爬到斜坡上看清楚。”

    说着就往鬼村边上走,想爬上斜坡。

    “等等……不止如此,”包紫也是准天师的水准,自然也看得到这些鬼魂,但她似乎还有其他发现,只见她耸了耸鼻子,俯身捏起一撮土,闻了闻,便立即扔了,道:“这里的土有毒,还是剧毒!这些人的骸骨发黑,应该不是被吊死的,而是被毒死的!咱们在这里久了,也会中毒的。”

    她话还没说完,阎十一和阎琉舞就感到一阵头晕,三人赶忙退出去几百米,才觉得症状有所缓解。

    包紫见姐弟俩脸色不好,忙从挎包里拿出两颗百解丹分给两人。

    阎琉舞吃了百解丹,才好了些,皱眉道:“这个鬼村太邪性了,咱们还没进去就中毒了,这要是冒然进去,不得死在里面,要不咱们绕过这里?”

    “你们先等等,”包紫沿着斜坡走出去几百米,每隔十几米就捏起一撮土闻了闻,走回来道,“不行,以这个斜坡为界,所有的泥土都有剧毒,一般人没法在里面待太久,我们绕不过去。”

    “那咱们要不绕远点?”阎琉舞提议。

    沿着斜坡向东走了三四公里,几乎已经到了东边的雪山脚下了,包紫得出的结论还是土壤有毒,而且沿途又发现了五个鬼村,都掩藏在斜坡下的长牧草里。

    阎琉舞不服气道:“奶奶的,谁这么缺德,在这儿投毒?还让不让人走了?”

    阎十一很是认真的回忆着一路的所见,对包紫道:“包子,我要去斜坡上看看这里的布局,你有没有办法让我短时间内不中毒,或者不至于中毒太深?”

    阎琉舞赶忙阻止道:“你不要命了?几十米高的斜坡,我都得爬一分钟呢,不够你死的?刚才咱们才站多大会儿就开始头昏眼花了。”

    阎十一沉思了一会儿,却突然道:“我怀疑咱们已经到古玛依神庙了!”

    “你是说这里就是古玛依神庙所在?”阎琉舞赶忙拿出卫星地图和撅堆大叔给的地图比较一番,“不对啊,按照撅堆大叔给的地图,古玛依神庙还在更远的地方,与这里差了大概几十公里,难道撅堆大叔记错了?”

    阎十一朝着坡上看了看,坡度很陡,甚至挡住了后面的雪山,许久才道:“不是,撅堆大叔没有记错,他指的地方确实就是古玛依神庙,但古玛依神庙只是妖绝石窟的一部分,而咱们眼前的这个斜坡极有可能是整个妖绝石窟的入口,当年撅堆大叔从古玛依神庙死里逃生,却毒死了村里不少人,由此可见,撅堆大叔当时肯定到过这里,沾染过毒质。”

    “你确定么?”

    “我也不清楚,答案应该就在斜坡上面。”阎十一指着斜坡顶端,“现在就看包紫能不能让咱们保持一段时间不中毒了!”

    “应该可以吧,我看看!”包紫从挎包里翻出来几样她配的药,尝试着配制起来。

    阎琉舞在边上看着,有些郁闷,“早知道,我该带个无人机来的,这样就用不着咱们以身犯险了。”

    阎十一道:“不管怎么样,咱们都要翻过这个斜坡的,除非有个飞机,不然并没有区别。”

    “这个应该可以!”包紫把一包碾碎的药粉捧在手心,“这是百解丹药末和几样微毒的中药,百解丹解毒,毒药遮盖皮肤,以毒攻毒,可以延迟毒素渗入,只要把这些粉末涂到裸露的皮肤上就行,我估算这粉末最多坚持十五分钟,你确定要用么?”

    “十五分钟,够用了!”阎十一打定主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是不搞清楚斜坡后面的情况,后面的路就没法走了。

    “好、好吧!”包紫也没多说,细心的将药末均匀的抹到阎十一的皮肤上,抹阎十一额头的时候,个子太矮,看不清楚,便踮起脚尖来,于是两人的脸便几乎贴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