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章 寻找神庙
    阎十一再又在大石上一蹬,借力跳了出来,“姐,撒网!”

    “收到!”这次出行阎琉舞准备十分充分,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钛合金丝编的手抛网,等弟弟跃出缝隙,把网撒了出去,正好把冲出来的双头乌群罩住。

    “啊啊啊啊啊……”几十只双头乌被罩进网里,惊恐的鸣叫着,还有部分侥幸逃脱的,都冲出过道往天上飞去,消失在林木之间,再没有回来。

    这时候,震动也逐渐减小,过道里也停止落石,众人找了个地势平坦的地方稍稍休息。

    “真的好险!都是这些死东西害的!”阎琉舞把网甩向岩壁,砸死里面的双头乌,骂骂咧咧道。

    阎十一坐在一旁喘着大气道:“你还说它们,要不是你开了三枪,能引起雪崩吗?好在是夏天山顶雪不多,要是大冬天,雪掉下来,咱们都得埋里边。”

    “好吧好吧,是我太感情用事了,这个锅我背了!”阎琉舞也觉得自己太冒失,自己堂堂特种兵王,又是众人中年纪最大的,也就不辩解了,直接承认了错误。

    但好在没出事,大家也就没多说什么。

    “遭了遭了……”这时小六从出口那边跑过来,道:“不好了,掉下来的石头把路给堵了,咱们回不去了!”

    “啊?”

    众人起身过去看了看,果然一线天过道里堆起了几十米高的石墙,不说这些石墙不牢固无法攀爬,就算是能爬,也很难翻阅,而这过道这么长,也不知道后面有多少这样的石墙。

    “这可怎么办?咱们不会饿死在这里吧?”包紫在一旁给张弥勒和刀玲珑处理伤口,担心道。

    “既来之,则安之。”阎十一见退路被断,倒也不是特别担心,“这过道不过是捷径,咱们回去,大不了绕远路回去,当然前提是我还有命回去。”

    “这叫什么话,有老娘在,谁敢动你!”阎琉舞看了看天色,五指张开对着太阳比了比,才道:“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就天黑了,今天可能找不到神庙了,咱们得搭个庇护所,这边晚上会很冷!”

    “姐,你没带帐篷?你平时执行任务都不带的吗?”阎十一大惊。

    “带什么帐篷,九个人的帐篷背都背死你,咱们又不是来野营的,你以为旅游啊。”

    刀玲珑站起来道:“搭营地这种事我来就行,我看这里地势挺高,我就在这里搭营地好了,弥勒小五小六留下来帮我忙,你们趁天还没黑,去找一下神庙所在的山谷。我保证你们回来有个温暖舒适的窝!”

    “那就有劳二嫂了!”阎十一觉得这样比较省时间,便和秦丹秋、包紫、‘沈珞瑶’还有老姐四个人按照卫星地图的指示朝阿尔泰山更深处摸索进去。

    ……

    “应该就是这个山谷了!”穿过一大片矮灌木,阎琉舞对比着地图,看着眼前的广阔峡谷确定道。

    可眼前的景象却是太让人震惊了,这条山谷得有十几公里宽,南北走向,山谷两旁是积雪高山,谷地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草原中间是一条雪山融水汇聚起来的淡蓝色溪流,直通到北边的白雪皑皑处,说是山谷,其实也可以说是个平原。

    平坦的地平线上,没有任何起伏,更别提什么神庙了,连个草棚都没有。

    “先回去吧,明天再说!”阎十一知道,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不能心急。

    太阳已经落山,大西北寒冷的夜慢慢降临,留给阎十一的时间也只剩下三天多点了。

    回到营地,阎十一四人却见到张弥勒三人此时正跪在地上,表情呆滞骇然,问道:“你们干嘛跪着,不嫌地上凉么?”

    张弥勒却呆呆道:“你们自己看!”

    于是五人朝另一边看去,也是立时傻眼,原本光秃秃的乱石堆上居然出现了一座近二十平方的草屋,松针墙面,白桦树皮盖顶,虽不精致,却也恰到好处。

    走进小屋里一瞧,里面不仅有两张木头铺成的床,居然还有石头撘成的灶台可以取暖,要是有个锅,就可以直接煮饭了。

    四人这才明白为何张弥勒三人跪着了,阎十一不可置信道:“这些该不会都是刀二嫂弄得吧?这也太逆天了吧,这才三个小时不到!”

    “哟,你们回来了,这小屋还不错吧?”这时候刀玲珑从屋外探进来一个脑袋,“今天时间太紧,只能这样凑合了,明天我再倒腾倒腾,咱们就能吃上热饭了。”

    众人在叹服中吃了点压缩食品,然后男女分睡在两张床上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阎十一就起来了,他需要争取最快的速度找到神庙的位置,便对其他人道:“今天的任务是找神庙,咱们分成两拨,我和老姐、包子从溪流东边搜索,丹秋、林……珞瑶,你俩带其他人从西边搜索,天黑前在溪边汇合。”

    安排完毕,众人才分开来,下到山谷中去找寻神庙的踪迹。

    山谷真的比想象中大很多,三人体格都不错,几乎是以强行军的速度行进,一早上三人走了近百公里,但周围的景致几乎没什么改变,都是绿色的草原,两边是白皑皑的雪山,而草地上时不时还能冒出来几个死亡泥潭,陷进去没有专业的技能基本就出不来了。

    好在三人都够机警,避过了诸多危险,但神庙的位置依旧毫无所获。

    “奶奶的,没想到我当特种兵这么多年,深山老林里的毒贩我都能抓出来,居然找不到一个破庙!”阎琉舞担心弟弟的安危,心绪一直不稳,探寻半天无果,不禁暴躁起来。

    阎十一倒是轻松的很,安慰道:“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老天注定要我死,就算没命劫,我也活不了,对吧?要是我命不该绝,该出现的他总会出现。”

    “有个成语叫做事在人为,不尽力,死了都活该!”阎琉舞没好气道。

    阎十一坦然道:“问题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尽力,咱们只知道我有命劫,可到现在为止我还依然不清楚这命劫到底是什么,只听驿丞官说要把我命灯的阳火部分融合,可二十四年来,没有融合命灯阳火,我不也活的好好的么。”

    阎琉舞一听也陷入了沉思,许久才道:“我总觉得在你背后有人在幕后操控,你好端端的,为什么命灯会被分离成阴阳两部分,阳火部分还被藏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咱们师父能掐会算,早就算到你有今天了,可她也不来帮你,这么重要的时刻,连师叔也被她叫去做别的事了。还有咱爸妈……”

    “你们看,前面有个村子!”包子打断道。

    果然青青原野之上,不远处有几所老旧的木屋,但在阎十一眼里可不是,这些木屋周围散发出让人很不舒服的阴邪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