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4章 双头乌
    面对这个结果,阎琉舞自然是暴跳如雷,塞了满嘴的羊肉,气愤道:“真是气死我了,我们好心好意把那个叫‘绝对回不去’的老头送回去,谁知道村里的人不但不感谢我们,反而说我们是激怒恶鬼的人,会害了他们,死活没有人当我们的向导,我俩在阿勒泰地区转了一圈,一听说要去阿尔泰山找古玛依神庙,就跟见了鬼似的逃了,出多少钱都没人接。”

    阎十一递过去一瓶水,安慰道:“姐,算了,人家有自己的信仰和操守,咱们还是不要勉强了,再说之前撅堆大叔已经指出来了,不是有一条捷径么,咱们从那里过去,到了古玛依神庙所在的山谷,后面的搜索工作,其实有没有向导也没什么大的区别,再说姐你可是野战之王,有你在不比向导要来的强!”

    “这句话我爱听!”阎琉舞心里舒服了一些,又吃了口烤肉,反应过来道:“不对啊,什么叫野战之王,听着我很好客似的,我是丛林之王,也不对,我是特种丛林野战超级兵王,嗯,这个还差不多。”

    整顿了一番,太阳已经西斜,已经下午三点了,趁着天还没黑,众人启程,按照撅堆大叔指的路线,找到了那条主峰下的捷径。

    说是捷径,其实就是一条一线天裂缝,最窄的地方仅够一个人通过,于是刀玲珑庞大的体型成了前进最大的拖累,别说最窄的地方,就是最宽的地方,她通过都费劲,好在她全身都是肥肉,韧性极佳,遇到窄的地方,就慢慢把肉扒拉过来,除了慢点,也没大毛病。

    大约六点左右,众人已经看到出口了,好在维吾尔自治区位于华夏国最西部,要到晚上八九点钟太阳才下山。

    “啊,啊,啊——”头顶传来了乌鸦的叫声。

    “尼玛,这荒山野岭的怎么还有乌鸦,真晦气!”阎琉舞骂了一句。

    阎十一却是满不在乎道:“这就是乌鸦啊?我就听姐你说过以前甬城也挺多的,后来就逐渐没了。”

    “这种讨厌的家伙,专吃腐肉,灭绝了才好呢!”阎琉舞看了看头顶盘旋的乌鸦,眼皮直跳,“我在南美洲执行任务的时候,常有战友死在美洲荒原上,这些乌鸦还不等人死透,就停在周围的枯树上等着,赶都赶不走,比秃鹫还恶心!”

    其他人没有阎琉舞这种特殊的经历,想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被一群乌鸦分食却无可奈何,那种心情可好受不到哪去。

    阎十一觉得这个气氛太压抑了,便道:“乌鸦也不是一无事处,俗话说,喜雀报喜,乌鸦报凶,咱们这不接近古玛依神庙了么,性命堪忧,它这是告诫咱们不要前行,是好意来着。再说,咱们还有乌鸦反哺,羊羔跪乳这样的典故,这都是说明乌鸦都不算坏嘛,对吧!除了长得丑点,叫声难听点,其实也没啥大毛病。”

    “啊——”这时,一直乌鸦俯冲下来,众人定睛一瞧,这乌鸦居然有两个脑袋。

    双头乌?

    而这只乌鸦掠过阎十一头顶时,还拉下来一坨鸟屎。

    “我勒个去!”阎十一赶忙躲了开去,鸟屎擦着鼻尖落到地上。

    “嘭——”阎琉舞毫不犹豫对着双头乌开了一枪,把它打了下来,挤兑道:“你把乌鸦说得这么好,看看,它来报答你了,你倒是别躲啊。”

    阎十一顿时语塞,借着蹲地上观察双头乌的幌子,遮掩尴尬,只见这乌鸦不仅有两个头,而且眼睛赤红,鸟喙尖长,隐约还带点锯齿,看上去十分吓人。

    这只双头乌一死,头顶上的乌鸦群也骚动起来,鸣叫不止,吵得人头脑发胀。

    “该死的,吵死了!”阎琉舞朝着天空开了两枪,又打下来两只双头乌。

    但头顶的乌鸦群并没有被惊吓到,反而叫得更加大声了,随着它们不断的鸣叫,地面居然也颤抖起来。

    “不会吧,这些双头乌还能引起地震?”阎琉舞紧张起来。

    “姐,是你开了三枪,引起雪崩了!”阎十一感觉到地面震动得越来越厉害,头顶上扑簌簌往下落石子儿,赶紧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往出口跑啊!”

    这么一嗓子,所有人才意识过来,往出口跑去,而随着振幅的越来越大,一线天过道上头掉下来越来越多的石头,还夹杂着雪球,那些嵌在缝隙之间的硕大岩石也落了下来,要是被砸中,绝对就成肉泥了。

    所有人都很顺利的跑出了过道,唯独体型庞大的刀玲珑被卡在了出口处,一时间也出不来,其他人赶忙上前帮她,给她的肉扒拉出来,连拉带拽,差不多要脱险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块嵌在缝隙之间的长条大石掉了下来,一头触到地上之后,摇晃了几下朝刀玲珑这边倒了下来,而刀玲珑此时正背对着大石,没法阻挡,这要是倒下来,估计就算是刀玲珑也得被压扁了。

    “玲珑!”张弥勒一见情况紧急,立时爬上了刀玲珑的肩头,双脚一蹬,跃了上去,双脚以人字形踏在裂缝两边借力,双手极力撑住,用背部抗住即将倒下来的大石头。

    好在大石头重心偏移还不大,不需要太大力量就能抗住,但毕竟石头体积太大,张弥勒也支撑不了多久。

    “弥勒!”刀玲珑回头一瞧,见到张弥勒为自己悍不畏死扛岩石,那是感动的不行。

    “别废话,快出去,我快、我快坚持不住了!”张弥勒憋得满脸通红。

    “快!”

    众人也知道此时危险,赶忙加力把刀玲珑拖了出去。

    就在刀玲珑脱险的一刹那,头顶的乌鸦群也动了,自崖壁缝隙间俯冲而下,直冲张弥勒背上的大石而来,跟敢死队一样,不要命的往大石上撞,甚至还有双头乌用鸟喙啄击张弥勒。

    感受到背后连续不断的撞击,张弥勒再也坚持不住了,手脚不住下滑,“我坚持不住啦!”

    而大石也压了下来,只要压实了,就算压不死他,想要搬开巨石也是十分困难的。

    “弥勒!”刀玲珑大惊,想要去救张弥勒,却是够不到。

    “二嫂,把我送上去!”阎十一自然不能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就这样死了,一搭刀玲珑的手,脚下一蹬,借了一把力,冲到了张弥勒头顶上方,揪住他的后脖领,止住他下坠趋势的同时,给他甩出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