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章 除水怪
    阎十一用四柱凶煞剑把扑过来的血地龙脑袋拍开,回头对包紫道:“包子,封住他的食道,别让血地龙的灵身进入他胃里,不然被它夺了烩布莱的灵,我未必能救回来。”

    包紫也是眼疾手快,从挎包里拿出数枚金针,不仅暂时阻断了烩布莱的食道,还阻断了五脏和喉咙的通路,使得一个小东西不停在烩布莱的胸口乱窜,似乎要破体而出,包紫一不做二不休,用一根金针对着那蠕动的小东西扎了下去,然而那小东西挣扎的更加剧烈,使得烩布莱的整个胸口都鼓胀了起来。

    “别刺激它,免得它咬穿烩布莱的身体,”阎十一又在血地龙的伤口上连砍了几下,把剩下的法药包都扔了进去,这才回身把烩布莱抱起来,对张弥勒道:“老二,你看着血地龙,如果它还有力气逃走的话,你就想办法拖住它,有特殊情况再来告诉我。”

    接着就抱着烩布莱回到木屋,撅堆大叔和妻子见到儿子被抱回来,也跟过来询问,阎十一没时间回答,把烩布莱放在木床上,扒开他的衣服,见胸口正中的金针下扎着那条血地龙的灵身,便赶忙拿过来一个小碗,取出各种法药调制起来。

    “喂,你们对我儿子做了什么?”撅堆大叔见到自己儿子脸色铁青,嘴唇黑紫,生气全无,拽着阎十一的衣服怒道。

    “不想你儿子死就别妨碍我!”阎十一扒拉开他的手,没时间解释,只道:“他是为了给姐姐报仇!”

    撅堆大叔神情变了变,看了儿子一眼,才道:“我儿子还有救么?”

    阎十一顿了顿,又道:“烩布莱我一定能救回来,但那个被你称作神的使者的东西还在岸边,未必就死了,你最好现在就找村里的人一起用火把它烧死,否则等它恢复过来,喀纳斯湖水怪的传说还会继续!也许除了你女儿,还会有更多人被拖下水吃掉。”

    “我、我这就去!”撅堆大叔神色气息有点急,显然他自己都不信这个所谓的神的使者,之所以那样对儿子说,想必是为了儿子不要去冒险,思索了一会儿,就和老伴一起出了屋外。

    没一会儿就听到村子里响起了急促的钟声,很快就有许多人拿着手电,抗着柴火去了喀纳斯湖边。

    屋里只剩下两人,包紫在旁协助,不禁问道:“十一,血地龙既然是鬼物,怎么会有灵身,这个似乎不太符合逻辑。”

    阎十一调制着法药,皱眉道:“你还记得驿丞说的么,灵界的所有灵物,都会凝聚出自己的灵身,就算是鬼也会有实体,除了本身各项能力提高之外,特长会大幅度提高,血地龙在冥界就是以吸收鬼气作为攻击手段存活下来,机缘巧合下到了灵界之后,它没法吸收鬼气,要存活自然是吸收灵力,但它毕竟只是蚯蚓,上限太低,吸收灵力的速度太慢,远远不如吞噬其它物种的精血和皮肉来得快。”

    包紫往阎十一的碗里加着法药,猜测道:“你是说,它到灵界之后,没法找到足够多的灵力补给,才会突破结界来到人界,躲在喀纳斯湖里,偶尔把湖边的牛羊马,甚至人拖下水,用来补充灵力?”

    阎十一点头,把调制好的法药灌入烩布莱的嘴里,又在烩布莱的周身涂上法药,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对包紫道:“把他胸口的皮肤切开,但小心别让血地龙的灵身钻进你体内。”

    包紫点头,她虽然还没有正式进入医院工作,但跟着她爷爷,大手术也做过不少,从挎包里拿出来一卷手术刀,铺在桌上后,抽出一把趁手的,和阎十一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才朝着胸口金针所在的地方切了下去,划出一道细长的口子。

    “噗——”

    烩布莱的皮肤刚被划开,一个青绿色的长虫便从破口处探出头来,发出“咕咕”的鸟叫声,想要挣扎出来,只可惜身体被金针扎着出不来。

    阎十一以剑指夹起一道灵符,按住血地龙灵身的脑袋,把金针拔出来之后,夹了起来,冷哼一声道:“好好的阴司冥界不呆,偏偏跑到灵界,还要来人界害人,虽然以你的智商只是出于本能,但我也不能饶了你。”

    说完,用灵符将血地龙灵身完全包裹,引来地火焚烧,血地龙灵身不断发出咕咕的声音,却没能挣扎出来,没多久就被烧死了,阎十一又将即将燃烧殆尽灵符放入法药中,涂抹在烩布莱的胸口。

    烩布莱胸口上的伤口,立时有黑血不断流出,而他的脸色也逐渐正常起来。

    “十一,十一,快,你快去看看,那条血地龙要疯!”这时,张弥勒火急火燎跑过来,“撅堆大叔和村里人放火烧它,血地龙就跟螃蟹似的,十米长的身体分成了几十节,分开来想要逃走,场面快控制不住啦!”

    阎十一早就想到这血地龙不好弄,对包紫道:“烩布莱交给你了,等污血排尽,你再给他包扎。”

    说完和张弥勒一起去了湖边,只见湖边火光冲天,骂声一片,大多数都是维吾尔族语,也有说普通话的,大体意思是:“让你偷吃我的马,让你偷吃我的羊……还敢吃了撅堆的女儿,真主令你守护这片土地,你却伤害真主的子民……”

    阎十一走近一看,血地龙果然和张弥勒所说分成了几十段,连滚带爬想要回到喀纳斯湖,血地龙的生存能力很强,只要有一段身体逃出去就能苟延残喘,死灰复燃。

    好在这些维吾尔族的村民也是够勇敢,拿着各种武器,不断将这些血地龙的断躯赶回火中。

    阎十一上去帮忙,用灵符贴在这些断躯上,血地龙毕竟是鬼物,被灵符一贴就老实多了,被火烤的哔哔作响,流出诸多散发恶臭的粘稠液体想要拖延死亡的时间,但终究还是徒劳,烧了几个小时后变成了几十张焦黑的皮。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阎十一将皮都收了起来,血地龙在冥界忘川水中,是极难弄到的一种法药,因它有吸收鬼气的能力,用它的皮调制法药施展鬼术,效果会增加很多。

    这是个不小的收获!

    这时,村里又跑过来两个年轻村民,在撅堆大叔耳边说了几句,撅堆大叔才对阎十一道:“老村长似乎对客人你的行为有点不满,他有话对客人你说,请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