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9章 夺灵
    蚯蚓,有许多别称,土壤清道夫这个称谓估计上过学的都知道,其他的还有曲蟮、鸭虫、坚蚕等等几十种名字,但名气最大的莫过于地龙这个名字,只因蚯蚓在中医领域是一种十分普遍的中药,功效也十分的多,华夏国很早就有以蚯蚓入药的记载。

    但眼前这条从喀纳斯湖爬上来的巨型蚯蚓显然不是普通蚯蚓,全身鲜红如血,体表附着粘液,褶皱的皮肤内隐隐有液体流动,随着身体的蠕动不断伸缩,看上去很倒胃口。

    “血地龙?就这光秃秃的家伙也敢称龙?”张弥勒摸着自己的光脑门,大言不惭道:“龙头上长犄角、身体上有四肢,这家伙连嘴都没有,也敢叫龙?”

    “你还那么猥琐呢,还不是叫弥勒,你起这个名字对得起弥勒佛么?”阎十一打趣一句,指着血地龙道:“你可别小看这东西,在阴司忘川水里,一般恶鬼都拿它没办法的,它具有蚯蚓所具备的一切能力。”

    包紫在旁道:“你是说,这血地龙也会松土?”

    阎十一道:“除了松土挖洞,也可以和其他蚯蚓一样,即使被斩成数段,照样能活下来,而且还是雌雄同体,没有配偶还能进行孤雌生殖,极端环境下都未必能杀死它,可以说它才是打不死的小强。而血地龙更厉害的是,它还有一副尖牙,能吞噬许多一般蚯蚓不能吃的东西!”

    他刚说完,血地龙头部的软肉裂了开来,露出两排吓人的牙齿,一口叼在了马腿上。

    张弥勒道:“我去,这两排大板牙,别说人了,整匹马被咬着也得死啊,难怪烩布莱的姐姐会被拖走了……”

    烩布莱一听,有些不高兴,似乎是想起了姐姐。

    “少胡说,”阎十一见烩布莱脸色不好,便打发他道:“烩布莱,你回家去拿一些食盐过来,我替你除了这条血地龙,给你姐姐报仇。”

    烩布莱二话不说就跑回家去了。

    “十一,你真有把握么?这东西这么大,只靠一点食盐能有效果么?”包紫有些担心,主要还是有点恶心,“我知道这种无脊椎动物遇到盐很容易失水死亡,可它体型太大了,没有几十斤的盐可能都没法置它于死地。”

    阎十一并没有直接回答,拽着绳子的一头,慢慢往回拉马腿,把血地龙慢慢引离岸边,见距离差不多了,又把绳子交给张弥勒,而他自己又从身上拿出几瓶法药,在地上铺了几张黄表纸,分别把法药倒在黄表纸上,混合完后,又把法药都包了起来,递给包紫两包道:

    “血地龙皮肤坚硬,刀剑都未必破的开,盐虽然没有腐蚀性,却能让它的表皮失水,皮肤就变脆了,到时候用剑破开它的表皮,把这些东西扔进去,就是神仙也得死。”

    包紫接过药包闻了闻,惊道:“南天竹、鸡母珠、商陆、箭毒木、血龙葵、红花石蒜,天呐,全是剧毒,你平时怎么还带这些东西?这些可都是杀人越货的好东西呀!”

    阎十一笑道:“不愧是中医世家出来的,闻一闻就知道有哪些毒,平时这些仅仅是法药,我也没混着用过,要不是为了轻松一点不受伤,我还真舍不得这么混着用。”

    这时候,烩布莱抗着半个羊皮袋的盐回来了,十几岁的他还没发育完全,背得有些吃力,把盐放在阎十一面前道:“法师,这些够么?”

    “你不会把你家一年的盐都拿来了吧?”阎十一拎了拎,至少有五十斤,其实他只需要几斤盐在血地龙身上弄出个窟窿就行了,不过有这么多,倒是让他更加有把握了。

    于是在自己和包紫的后颈贴了藏身符,准备行动。

    “法师,能让我也过去么,我想亲手杀了它,为姐姐报仇!”烩布莱拉住阎十一的衣服,投过来恳切的眼神。

    阎十一考虑了一番,也在烩布莱后颈贴了一张藏身符,递给他一包法药,很是欣慰道:“你有这个勇气,我满足你,但一切得听我的,不许乱动。”

    烩布莱重重点了点头,凝眉看向远处还撕咬着马腿和张弥勒较劲的血地龙,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

    “十一,藏身符真的有用吗?我看这个血地龙还有眼睛的,真看不见我们么?”包紫跟着阎十一慢慢靠近血地龙,不按道。

    “血地龙来自阴司,别看它有躯体,其实和其它鬼物一样,看不见咱们的,而且它的智商也几乎为零,习性和蚯蚓也没区别,只要我把盐撒在它的退路上,它就逃不出去了。”阎十一慢慢绕到血地龙身后,以血地龙为圆心,撒出几道扇形弧线,又对包紫和烩布莱道:

    “我现在给他松松皮,你俩千万别过来,不然一会儿血地龙受了刺激,暴躁起来,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你们。”

    说着拎着剩下的小半袋食盐慢慢来到血地龙身后,趁着血地龙注意力都在马腿上,把剩下的食盐都倒在了血地龙脖子处颜色较浅的皮肤上,这里是血地龙孕育下一代的器官,食盐撒在这里,就算杀不死它,也能把它的后代给灭绝了。

    果然,在食盐的刺激下,血地龙立即感到了脖子上的异样,和普通蚯蚓被食盐刺激一样,立即狂躁起来,扭动身体,想要把食盐抖下去,同时本能的回身往喀纳斯湖里逃窜,可一碰到阎十一撒上的盐线,又立即挣扎着改变方向,朝边上挪动,却屡屡触碰到盐,最后又爬回了原地,身上已经被盐腌塌了好几块。

    又挣扎了一阵,血地龙终于无力的躺在了湖岸边。

    阎十一见时机成熟,从包紫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朝着血地龙脖子处塌陷最厉害的地方斩了下来去,立即斩出来一条一尺宽的伤口。

    “咕咕咕咕……”血地龙似乎赶到了疼痛,竟然发出鸟一样的叫声,回身朝阎十一咬过来。

    阎十一赶忙跳了开去,等血地龙又不动了,再绕到血地龙另一边,又砍了几剑,扩大伤口,砍完之后,伤口不断往外冒粘液和黑血,觉得差不多了,便对烩布莱找找手道:“你把法药扔进伤口里,它就死定了。”

    “真主保佑,姐姐,我替你报仇了!”烩布莱手里捏着法药包,手都发抖了,瞅准了位置,许久才把药包扔进了血地龙伤口里。

    可就在这时,血地龙的伤口里突然飞出来一样东西,钻进了烩布莱的嘴里,烩布莱顿时倒地不起,脸色青紫。

    而血地龙的巨大身体也动了起来,直扑阎十一而来。

    “糟糕!我忘了血地龙在灵界呆久了,有了灵身,还会夺灵这个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