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8章 血地龙
    到撅堆大叔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撅堆大叔给三人安排了一所有两个房间的木屋,又让儿子烩布莱送来了各种当地美食。

    一天前,包紫一个人就承包了那一大背包里的大部分压缩食物,三人早就饿了,见到大盘鸡、手抓饭、羊肉串、烤馕等许多珍馐,也不顾及形象,直接用手抓。

    一顿风卷残云过后,几个大盘子吃得倍儿干净,连汤汁都没留下,阎十一见包紫还不停的嘬着手,似乎是没吃饱,便对在一旁的烩布莱道:“不知道你们家有没有甜食?能不能弄点来,我们好当宵夜。”

    烩布莱想了想,蹦出三个字:“玛仁糖!”

    “我要吃、我要吃!”包紫立即举手同意。

    “不不不……这个就算了!”而阎十一和张弥勒一听,赶忙摇头摆手,“这是土豪吃的,咱们可吃不起啊!”

    “怎么啦?”包紫疑惑。

    阎十一小声道:“玛仁糖就是大名鼎鼎的切糕!你吃得起吗?”

    “哦,那真吃不起,不要了!”包紫也听过切糕的大名,她们仨这回出门可不是为了旅游,带的钱不多,禁不起那么消耗。

    烩布莱捂嘴笑道:“没那么可怕,我们这里地道的切糕没那么贵,都是自家产的原料,拿市场卖才五十块钱一斤。”

    “你确定不是五十块钱一两?”张弥勒反问一句。

    烩布莱没说话,跑了出去,一会儿端着一盘切糕进来,道:“送给你们吃的,不要钱!”

    阎十一和张弥勒瞧了瞧满满一盘切糕,狠狠咽了口唾沫,估摸着也得有个两三斤重,却是迟迟不敢动手去拿,万一烩布莱反悔,说不定这一盘就得让他们破产。

    包紫看着油光光、甜腻腻的切糕,却是忍不住了,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吃了一口,立即露出一副很享受的神色。

    张弥勒赶忙道:“这都是她吃的,我们可不认识她,你要钱管她要,她要是没钱,你就把她留下来当童养媳还债。”

    见张弥勒那猥琐样,阎十一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爆栗,见烩布莱满脸欲言又止的神色,问道:“烩布莱,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烩布莱咬着手指,踟蹰半天,才道:“你们能不能帮我抓妖怪?”

    “啊?”三人一听,都愣住了。

    见烩布莱满眼的期待,阎十一忙问道:“你为什么要我们帮你抓妖怪呀?你是不是遇到过什么?你怎么看出来我们会抓妖怪的?”

    “这还用说,当然是他看出了我一派高僧的风范!”张弥勒立即摆出一副大德高僧的模样,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世人多重金,我爱刹那静。金多乱人心,静见真如性。钱财乃身外之物,小施主,如果你能把我们的房钱和餐食钱免了,我们就帮你捉妖怪……”

    见烩布莱一脸茫然,又改口道:“额,打对折也行!要不,八折?”

    “打你妹的折啊!能有点正行吗?”阎十一拍了一下张弥勒的大脑门,又问烩布莱道:“你说说看,要真是妖怪作祟,我一定帮你的。”

    “你们是道士对不对?我看到你们包里有那个黄黄的纸。”烩布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点了几下之后,把手机递给三人看,“你们用的纸,和这个叔叔用的一样的。”

    阎十一瞧了瞧手机屏幕,上面播放的却是英叔打任老爷那部僵尸片,不禁佩服英叔的影响力,也佩服小小年纪的烩布莱有这么出众的洞察能力,便道:“对,我们是道士,我们没有电影里那位叔叔那么厉害,但一般僵尸鬼怪妖魔,我们都能解决的,你有什么困难说说看。”

    烩布莱瘪了瘪嘴,显然是想起了伤心事,却强行忍了下来,道:“在我七岁的时候,我的姐姐卓別娜·撅堆,在喀纳斯湖边被妖怪拖下去了,连尸体都没找到,我想替姐姐报仇,可是阿塔阿那(维吾尔族自治区对父母的口头称呼)不让,说是神的使者夺走了姐姐,是姐姐的福气,可是我不信!”

    看着烩布莱伤心的样子,阎十一也有些感同身受,如果他姐被妖怪吃了,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必须是要报仇的,便继续道:“那你看到过这个妖怪么?或者你目睹了姐姐被妖怪拖下水的?”

    “当时天很黑了,姐姐在湖边洗衣服,被拖下水的时候没人看到,但是湖边有姐姐在地上挣扎的痕迹,手指在地上留下了很深的抓痕,一直延伸到喀纳斯湖里面!”烩布莱小小年纪,却是强忍悲痛,缓缓叙述:

    “后来,我从家里偷了一个马腿,把马腿放在湖边,把那个妖怪引出来了,样子好像蚯蚓一样,可是个头很大,比我还要大好几倍,我跟阿塔说了,阿塔却打我了一顿,要我以后不许再这么做,我不服气,我一定要为姐姐报仇!”

    张弥勒拿着一块切糕吃着,一边享受美味,一边猜道:“早就听说喀纳斯有水怪,看来传闻是真的了,这要是被咱抓到,还不得有许多奖励?”

    包紫吃得差不多了,擦了擦手道:“十一,我觉得这事儿跟真灵界有关,毕竟就隔了一个结界,会不会有真灵界里的东西跑到人界里来了?”

    被包紫这么一提醒,阎十一顿时有了些想法,便对烩布莱道:“我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要不这样,你再准备个马腿,咱们晚上去看一看那个水怪长什么样,要是可以,我就直接把它除了。”

    “嗯!”烩布莱兴奋点头,跑出去准备了,没一会儿就见他抗着一个马腿偷偷摸摸进来,跟做贼似的,应该是瞒着他的爸妈偷的。

    事不宜迟,四人偷摸来到喀纳斯湖边,用绳子绑在马腿上,把马腿扔在湖岸上,拿着绳子另一头,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湖里就有了动静,不一会儿,从湖水里爬出来一条溜光水滑的大家伙,在鹅毛小月的月光下,大致看清了这东西的样貌,体长十米左右,合抱粗细,通体血红,脑袋上还有两只滚圆的眼睛,泛着白光,在拖马腿之前,还很人性化的朝两边看了看,见没有人,才把马腿卷起来,想要拖入湖中。

    “这东西看着还真像蚯蚓,就是体型太大了,还有点恶心!”包紫评价一句。

    阎十一道:“这东西就是蚯蚓,但不是普通蚯蚓,是阴间的东西,叫血地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