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鬼驿丞
    “是谁?”阎十一问了一句。

    “开门,查水表!”门外回了一句。

    阎十一心说不知道是那个闲得无聊寻他开心呢,便道:“水表在房东家!”

    “社区送温暖!”

    “放房东那就行!”

    “你订的外卖!”

    “没叫!”

    “你的快递!”

    “没买东西!”

    “你网购的娃娃!”

    “尼玛!”阎十一觉着再说下去,就得被当成变态了,赶忙开门,却是见到一个打扮很像快递员小哥的男子,模样憨憨呆呆,看上去挺和善。

    阎琉舞一见,揪着他的T恤衫给他提了起来,怒道:“大半夜的敲什么门?吓老娘一跳!想死是不是?”

    “这位大姐,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就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干嘛动手呢!”男子把T恤从阎琉舞手里拉出来,把一个牌子递给阎十一,转了个身,背上写着三个字:江城驿,“我是江城驿的驿丞,我叫赵吏,专门来接阎法师……阎都卫的。”

    阎十一接过牌子一瞧,是崔判官的天子令,做不了假。

    “原来是你小子来接!”阎琉舞一听,更不乐意了,一下给他擒住了,按在地上,“老娘现在就毙了你,这样臭小子就不用去渡该死的命劫了。”

    “哎呀疼疼疼……”赵吏趴在地上赶忙求饶,“别呀大姐,我就是个驿丞,求放过!”

    “姐,你别激动,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阎十一把驿丞搀扶起来,打量着他,“看你应该是个活人,怎么干起了阴差的活?”

    赵吏满脸堆笑道:“都卫大人,您老不也是个大活人么,还不一样当了阴神,还是个不小的官,比起我这么个驿丞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见驿丞说话拐弯抹角的,阎琉舞的急性子就忍不住了,掏出手枪指着他的脑袋喝道:“少给我说废话,麻溜的,十一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不然一枪崩了你!”

    “别别别,大姐你真是女中豪杰,人中龙凤……”赵吏拍了一通马屁,见阎琉舞脸色越来越难看,才道:

    “人寿终正寝或者横死,魂魄确实是阴差来勾,厉鬼恶魂也有阴兵收拾,但总有些事是他们干不了的,就比如传达阴司的公文书函到各地的城隍、山神、土地甚至法术界的一些大门派,有些地方都设有禁制,寻常鬼差进不去,就只能由我们这些活人阴差负责了,当然也包括接送像阎都卫这样的特殊人物。而我就是负责江城这一片的驿丞。”

    阎十一了然,他是听说过阴司在阳间有一些特殊设置的,除了鬼驿丞,还有鬼探,鬼记者等等,都是由活人担任职务,执行一些阴差没法办到的事情,这些人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灵媒,平时帮人算算命测测吉凶祸福,其实大多数消息都来源于他们之间的情报网,并不是窥天机算出来的,

    便问道:“那你来这里的任务是带我去渡命劫的地方了?”

    赵吏点头,又道:“由于目的地较远,时间有限,还请阎都卫快些准备,带好所需的物品,跟我走。”

    “你能告诉我咱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么?”

    “这个我不能说,免得隔墙有耳,到了地方,您自然知晓。”

    “不说是吧?”阎琉舞把枪杵了过去,“再给我卖个关子试试?给你一梭子,看你还能不能行,我还不信,在这儿就不能渡那个狗屁命劫。”

    “姐,你先把枪放下,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事儿真不是打死他就能解决的。”阎十一把老姐拉回来。

    赵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埋怨着怎么就碰到了这么个女瘟神,苦着脸道:“大姐,我也是按章程办事,我也是没办法,你要是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怨恨,可要是误了时辰,阎法师没到指定地方,那迎来的就不是命劫了,可能是雷劫,也可能阴司阴神来强行拘魂,那就真是十死无生了。”

    见这驿丞是个碎嘴子,嘴还挺严,说了挺多,其实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才想起李功曹说的,有鬼喜石就给来接送的鬼差,便从口袋里拿出那颗奶蓝色的石头,递给驿丞道:“这一路还得有劳你照应,这东西就送给驿丞官你,算是这一路的酬劳。”

    赵吏一见鬼喜石,双眼精光大放,点头哈腰道:“多谢,多谢,阎都卫。”

    正伸手要拿,阎十一又收了回来,才道:“别着急拿,我想知道一些你能说的和一些你不能说的事,我要是满意了,就把这东西送给你。”

    “是是是……”赵吏舔了舔嘴唇,“其实这一次阎都卫的命劫并不难,前后一共七天时间,只要在这七天内,阎都卫能按照要求解决相应的事,并且从那里安全退出,就算渡过命劫了。至于要求,得到了地方,我才能说,这是上头规定的,我也没法更改。”

    阎十一想了想道:“那有没有人数限制?如果我带整个法术界的高人去,岂不是很容易?”

    “话是这么说,不过……”驿丞顿了顿,“不过我的车载人数量有限,如果只有法师一人,路上只需要一天时间,如果两人则需要两天,之后依次往上加,也就是说最多七人,但那样,法师就没时间做别的事了。当然诸位也别想跟着我们,因为那条路你们进不去!”

    “这不是诚心刁难人么?这是哪个混账东西想出来的?”阎琉舞气道。

    “姐,姐,你可千万别乱说!”阎十一赶忙制止,“这本命天劫是天地赐予,用来考验人的,对我而言,渡过去了,好处必然是十分巨大的。”

    对于这种虚无缥缈的事,阎琉舞向来没感觉,双手抱胸道:“那行,你准备带几个人去?反正我必须得去!”

    阎十一仔细想了想,看了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能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必然是最关心自己的人,但也因为如此,他不能随意让他们冒险,便道:“我一个也不带!”

    “不行!”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包紫却道:“别人可以不去,但我不可以不去,我的身份大家也知道了,十一的师父说背剑千年、殉情十世、九世共轮回,得一而破,不出意外我就是那个背剑千年,我想这是天注定的缘分和使命,我不能推卸的,你们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他完整带回来的。”

    “那就这样吧,我和包紫一起。”见包紫满脸的笃定,阎十一想了想,才点头同意。

    “可……”其他人却依旧有些不甘心。

    “决定好了么?那就走吧!”驿丞带头走下楼,众人下楼一看,驿丞的座驾居然是一辆灵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