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洗不掉的脸
    阎十一笑笑,摊了个煎饼递给她,安利了一番无神论道:“妹纸,别疑神疑鬼的,只要为人正直,胸襟坦荡,就算世上有鬼,也不会找上你的,何况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哪有那么多妖魔鬼怪是不是?”

    “胸襟坦荡?”女孩捂着自己的胸口,见自己穿的是圆领的T恤,幡然领悟道,“法师,你的意思是让我多露一点么?早知道我就把平时直播的衣服穿来了,保证胸襟坦荡!”

    “额……”阎十一心里有种吐血的冲动,可能是这姑娘平时做直播做惯了,男同志的什么要求都要跟露肉联系在一起,便撒了个小谎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那天的视频其实是假的,都是后期制作的特效,做完了才放给你们看的,其实压根就没鬼。”

    “法师,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这女孩儿显然不信,指着小五和小六道,“当时我还打赏了一枚火箭的,他俩就把镜头转过去,指名感谢我了,这怎么可能是后期制作的?”

    “额……”阎十一愕然。

    女孩却是揽着阎十一的胳膊,毫无顾忌的撒娇道:“法师,我是真的想求你帮忙,我其实并不是路过,我是一路打听才找到这里的。我宿舍四个人,都在豆奶平台做直播,但最近三天,我们宿舍已经失踪两个人了,现在就剩我和倩倩了,我们、我们有点害怕,你看在我们是你迷妹的份上,帮我们一把吧!”

    被女孩揽着胳膊,阎十一有些心猿意马,但还是不太相信,如果这女孩宿舍的两个姐妹是被鬼抓走的,同一个宿舍的人也该多少带点鬼气,而眼前这个女孩身上没有鬼气,脸上厚厚的粉底也看不出气色,便安慰道:“也许你两个室友就是出去玩了几天也说不定,可能你现在回去,她俩就已经回来了。”

    “可是、可是她俩失踪的时候,手机钱包衣服都没带,我们大姐玲玲有洁癖,一天不洗澡不换衣服就会发疯的,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带就出去玩!”女孩还试图证明自己的观点。

    阎十一皱眉,他命劫在即,邪财神的事也没完,实在不想再被这事所羁绊,便道:“要不这样,我给你推荐江城刑警总队,你去那里报警,找阎琉舞阎队长,报我名,肯定给你优先处理,你看怎么样?哎?对呀,老姐和师叔呢,我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俩干嘛去了?”

    “吱——”这时,一辆摩托车轰鸣而来,停在煎饼摊前,正是阎琉舞和唐四藏,唐四藏手里还提这个大箱子。

    阎琉舞摘下头盔,白了他一眼道:“大老远就听到你在这儿吹牛逼,什么叫报你名好使?你以为刑警队咱们家开的?走失了两个小网红,还轮不到我们刑警管,要是俩都死了,那可以。”

    阎十一道:“姐,你是顺风耳么?离这么远也能听到?”

    女孩一见到阎琉舞,看着她的飒爽英姿和爆炸性的身材,满脸的惊讶,又道:“已经在派出所备过案了,可因为没有足够的依据,没给立案……”

    “对呗,就是这个意思!”阎琉舞补了一句,“刑事立案非常严谨,一旦立案,警察局就得派出大量警力侦破,也许你的两个室友就是想静一静而已。”

    “不、不对!我、我有证据!”女孩却是反驳,掏出手机,翻出了相册,“这些证据警察不接受,可我想法师你一定看得出来。”

    阎十一接过手机,翻看照片,却是越看越心惊,几十张照片,分别是这女孩的三个室友的,刚开始的照片都是三个女孩的素颜照和化妆照,但越翻到后面,照片越奇怪,三个女孩的脸逐渐被另一张脸所占据,从一开始额头上的一小块,逐渐占据了半张脸,而这半张新脸,白如蜡纸,唇红如血,眉眼妖媚至极,和另外半张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最为可怕的是,三个女孩所形成的半张脸却是长得一模一样!

    张弥勒看了一眼,撇撇嘴道:“这有什么的,现在姑娘不都这样,你拿一瓶化妆水浇到她脸上,可能比这还恐怖。”

    阎十一不理他,把照片给包紫、秦丹秋和唐四藏看,问道:“你们觉得呢?”

    秦丹秋道:“我基本不用化妆品,不知道能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包紫也道:“我用中药保养,也不用化妆品。”

    “别看我,我老头子一个!”唐四藏看了一眼,又道:“不过这脸确实挺怪异,看着有点渗人,就跟看林月芹似的,”

    “是这样么?”沈珞瑶正拿着化妆盒给自己化妆,把自己的一半脸勾勒了一下,展示出来,正是那种诡异的浓妆,大白脸、大红唇,嘴角上翘,眼线极长,和另一半脸呈现极大的差异。

    “我勒个去,没想到沈大小姐你还有这么个特殊技能!”看着沈珞瑶的诡异脸,阎十一也是一愣,“你平时也这么干的么?该不会这半张才是你的真容吧?”

    “你媳妇儿才长这样呢!我才不画这么妖艳的妆,跟个失足妇女似的。”沈珞瑶骂了一句,用卸妆水把脸上的妆都擦了,素面朝天,还其本来面目,却依旧光彩照人,皮肤嫩得能捏出水来。

    这么一来,大家都觉得这女孩是在说谎,女孩也是急了,抢过沈珞瑶手中的卸妆水,把自己脸上的妆也卸了,才委屈道:“现在你们信了吧?”

    女孩卸完妆后,皮肤比不上秦丹秋三人,脸上还有点小雀斑,但也能打个七分,可她的额头上却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白斑,十分突兀。

    阎十一伸手摸了摸,并没有察觉到异样,就像是天生的一样,“额……你确定不是胎记?”

    女孩则从手机里翻出她以前的素颜照,哭道:“这是我以前的照片,本来我们都以为是皮肤病,去医院也看过了,查不出来,我们只能靠化妆品遮掩,等凑够钱了去整容算了,直到三天前玲玲姐和天天一起失踪,我和倩倩才害怕起来,尤其是倩倩,她的脸也差不多快被占了半张了。对,我得给她打电话,万一……”

    女孩拨了个电话,对方却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