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4章 背叛阴司的阴神(求月票、推荐票!)
    灯熄灭后,没一会儿,一个官员打扮的阴差出现在窗户外,却没有立即进来,而是示意阎十一把窗户打开。

    阎十一认出来这人是值年功曹李功曹,赶忙打开窗户,李功曹才飘身进来,却是身形狼狈,没有上次那么神采奕奕,反而是脸皮煞白,眼窝深陷,一副死相,竟是连鬼身都快维持不住了,以至于连薄薄的一层玻璃都穿不过来了。

    “李功曹,你这是怎么了?”阎十一赶忙按住他的眉心,念了一遍养魂咒,这才让李功曹稳定住鬼身,不再出现死相。

    刚缓过气来,李功曹赶忙道:“阎法师,快,快逃,马上就有阴差要来抓你了!”

    “抓我?”阎十一纳闷,“为什么?抓人总得有个原因吧?我又没犯事,阳寿……就算有命劫,也还有两天时间呢,现在抓我下去不合规矩吧?”

    李功曹道:“阎法师你今天斩杀了一个土地,这事儿让孟婆知道了,她去崔判官那告了你一状,好在崔判官与钟元帅交情好,和了个稀泥没理会。谁知孟婆又去了后土宫,跟后土娘娘告状去了,后土娘娘向阴司施压,阴司那些大佬也没办法,只得派人来抓你,七爷和八爷亲自带队,估摸着快到了,你还是快跑吧!”

    “孟婆?”阎十一想起来了,之前在三钱山荒废学校里,他引忘川水收邪灵,那些邪灵到阴司之后把孟婆的摊子给掀了,这罪责就记在了他身上,当时黑无常还提醒过他,没想到孟婆真这么小心眼,想了想道:

    “我行得正坐得端,跑什么?之前引邪灵入阴司也是无奈之举,发生那样的事,我也没料到,何况也没怎么影响阴司秩序,用得着这么小题大做?至于这一次斩杀土地,我也有理由,这土地婆已经背叛阴司,与邪神同流合污,我的做法虽然极端,但也算是给阴司铲除叛逆官员,就算没功也不算有过吧?我不信后土娘娘也这么小心眼。倒是你,你怎么搞成这个德行?”

    李功曹叹了口气道:“阎法师有所不知,我知道阎法师你执法公正,颇有威信,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可这次阴司气势汹汹而来,肯定没有好结果,毕竟是诛杀阴神,那是大罪,现在那个土地也魂飞魄散,死无对证,阎法师你要是被抓去,未必会死,但这一身法力是肯定要被剥夺的了。我惜法师修行不易,这才冒死赶来报信,不想途中遇到了孟婆派来的鬼差,打了一架,就成这样了。”

    “那还真要多谢李功曹好意了!”阎十一皱眉,“可我躲到哪里不都一样?只要还在阳间,鬼差迟早能找到我的。”

    “也并不是,有些地方连鬼差都不敢去的!”李功曹附在阎十一耳旁道:“阎法师,我知道江城的之江大桥下有一处海眼,可以避过阴差搜捕,你可以去那里暂避一时。”

    “海眼是什么?”包紫坐在一旁,用缠着纱布的手挠了挠头,问道。

    阎十一细细想了想,道:“那个海眼我听说过,在造之江大桥的时候,施工队打桩时,挖到了一条腰身粗细的铁链,工头觉得这铁链会影响施工,就让人把铁链拉上来,拉了一两千米后,水底下就开始不断往上冒黄汤,还有一阵阵阴风吹出来,风里带着淡淡的海味。好多施工器械和材料被吸了下去,后来施工队请了高人,把铁链还原才相安无事,现在这条铁链还挂在之江大桥上。”

    包紫一听,更好奇了:“还有这事?那这个海眼通向哪里?地底?”

    “这我也不知道,我猜要么是冥界,要么是东海!”阎十一看向李功曹,“李功曹你知道通向哪里么?”

    李功曹一愣,又道:“通向哪里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那里能躲避阴差,绝无食言。”

    “你也不知道么?那我来告诉你好了!”阎十一突然出手,一张定魂符贴在李功曹的眉心,朱砂笔在李功曹身上写下敕令,大喝一声:“破!”

    李功曹立即被弹到了墙上,现出原形,却还是一身官服,只是容貌已经不是李功曹了,狠狠看了一眼阎十一,想要逃走。

    阎十一自然不能放过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根朱砂线,穿上一枚五帝钱,打了过去,绕在他脖子上,拉了回来,再将他的四肢反绑,喝道:“你到底是谁?尽然敢假扮阴神!不说我就灭你的魂!”

    “慢慢慢!阎都卫且慢动手!”这时又一个穿功曹服的阴神飞了进来,却是李功曹,看了一眼地上的假功曹,抱拳关心道:“阎都卫可有伤着?”

    阎十一惊讶道:“看你前后脚来的,应该是知道这人的来历了,他是谁?也是阴神?”

    “是,他是我部下的执笔师爷!”李功曹满脸惭愧,“是下官管教不严,差点害了阎都卫,好在阎都卫火眼金睛,没让这厮得手!”

    “是呀,十一,你怎么看出他是假的?他刚才那样子和这位大叔没什么差别嘛!”包紫化身好奇宝宝,继续问道。

    阎十一看着那假功曹道:“你听刚才李功曹叫我什么?他又叫我什么?”

    “一个是阎都卫,一个是阎法师,就这个差别么?是不是太草率了?”

    李功曹解释道:“包法师,你有所不知,阎都卫法师和阴神双重身份,但法师毕竟是阳间的,和阴神并不是一个系统的,称法师总是有些见外,往往法师得了阴司封官,我们都习惯称他的官职,就像你的师父,破例受封掌索命司章京,我们也是称他为叶章京,而不是叶天师,显得更为亲近。这厮自然也懂这个道理,只不过他不晓得阎都卫除了法师身份,还是钟馗浮屠军的都卫,这才露了破绽,让阎都卫发现了。”

    “还有这样的潜规则呀?那我以后也要弄个阴神当当!”包紫觉得有趣。

    阎十一则道:“其实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只不过称呼而已,直到他提出要我躲避阴司追捕,我不知道那个海眼是不是真的能躲避阴差,但之江水十分湍急,别说潜下去会不会淹死,就是泡在冰冷江水里也够我喝一壶的了。而且,我所做的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根本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

    李功曹却道:“这个……阎都卫,你可能猜错了,七爷和八爷还真带了不少阴差来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