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章 切磋
    辱及师门,阎十一皱起眉头,但他知道,越是面对这种情况越是要忍,否则天机门的名声会更加难听,稳了稳心绪,笑道:

    “子江师兄说笑了,天机门确实有一门鬼术,但气本无正邪之分,术亦无好坏之别,只看被何人所利用,我听说茅山宗在符咒一道别有造诣,分门别类,种类多样,有一部分是自正一盟威道本源道术演化而来,法力源自三清,还有一部分则是茅山宗各代先贤自创而出,乃是茅山宗不传之秘,不知这法力来源是何处?”

    宋子江一愣,茅山秘术乃是内门弟子才可得传授,他虽是外门弟子,但与大师兄叶斩风走得近,也多少知道一点,茅山秘术的法力来自阴司,也就是鬼力,那也就和借邪气没有区别,顿时愕然。

    可这么容易就被阎十一顶了回来,心里更加不痛快,“你还知道不少呢,伶牙俐齿,不知道你的手上功夫是不是也这么厉害!”

    宋子江暴脾气上来,直接出手,手上结了个法印击向阎十一。

    阎十一不敢怠慢,也结印回击,两人十几秒内连续变化了数十种手印,相互对抗。

    宋子江虽然想教训阎十一,但毕竟同是道门中人,阎十一也没做过什么有违天理的事,他还不敢动真格的,便以道门中最为基本的结手印来一分高下。

    别看仅仅是结手印,手印结得快慢可以很好的反映一个修士的实力,一个是平时的训练,一个是天赋,结印越快,对付鬼怪妖邪的时候,便能更快制伏邪祟,有时候一个手印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两人不断变化手印,越打越快,叶斩风在旁也没有喝止,抱着手臂看着。

    宋子江的脑袋逐渐出汗,神色也越来越难看,阎十一则一脸轻松,还假意求和道:“宋师兄,咱们都结了百来个手印了,就这样吧,点到为止?”

    宋子江却是骂娘的心都有了,他现在的手速已经是极限了,心说:“你要点到为止,特么倒是停手啊!”他是比试的发起者,自然不能就此收手,再度加了一把力,结印速度又快了一点。

    阎十一皱了皱眉,歪了歪嘴,显得有点无聊,看了一眼边上抱着胳膊的叶斩风,狡黠一笑,手上原本结的神盾手印要对上宋子江的茅山双五雷指,却中途变成了人遁手印,作鸡爪状抓向宋子江的腹中气海,这一下要是被抓中,可够他受的,估计得几天起不了床。

    宋子江眼看着阎十一的手戳过来,却是无能为力,这时候叶斩风动了,结出茅山指,扣住阎十一的手,接了过来,他明白,他想试探阎十一的同时,阎十一也很想试探他,便也不多说话,与阎十一对起手印。

    速度可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每一秒两人都能变化好几个手印,普通人都看不清两个人的手,而且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二师兄,这小子刚才压根没尽全力。”杨浪咽了一口唾沫,这么快速变换手印,他只在大师兄叶斩风和师父叶遇冷切磋的时候见过。

    “你小子少废话!”宋子江自然也知道自己是完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见阎十一和大师兄打得旗鼓相当,知道阎十一是真的有真材实料的,虽然不忿,但不敢再有轻视,见两人越打越快,一分钟时间内居然变换了近两百个手印,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而阎十一和叶斩风两人也是逐渐额头见汗,这么快的速度,手腕都有些酸疼麻木了,但高手对决,比的就是耐力和意志力,谁也不能轻言放弃。

    这么一来,两人是越打越快,越快越打,就是想等着对方先认输。

    “十一、大师兄,你们在干嘛?”这个时候包紫醒了过来,见到两人打斗,虚弱的惊呼了一声。

    阎十一和叶斩风同时心神一窒,两人最后一个手印没对上,各自打在对方胸口上,这一下两人可都没收着力,打到之后疼得厉害,于是同时抱胸蹲在地上,满脸的痛苦之色。

    “你俩该不会是为了争我吧?”包紫坐起来,突发奇想道:“可大师兄你不是一直喜欢丹秋的么,要打也该二师兄跟十一打才对,是吧,二师兄,你平时那么喜欢我。”

    宋子江一听,脸上变了几变,将包紫扶起来靠在床头,心虚道:“瞧师妹你说的,师兄我多开明一个人,我是喜欢你,可我也接受公平竞争,我相信以师兄我的魅力,师妹你肯定不会被这小子骗走的是吧?”

    “是吗?”包紫变换着脸上的小表情,颇有深意的反问一句,见阎十一和叶斩风疼得脸色煞白,便道:“按****间檀中,乳下一寸乳根穴,可以缓解疼痛。”

    两人照做,按了几秒钟,疼痛果然缓解不少,才站起身来。

    包紫见两人神色好了许多,开玩笑道:“你俩真不是为了争我吗?我这么可爱,不值得你们挣一下吗?”

    “别胡闹!”叶斩风却是正了正颜色,变成一副老干部的严肃脸,问道:“我看过你的伤势了,虽然是皮外伤,但体内经络异常,是怎么回事?”

    包紫则把误食血太岁的事说了一遍,见三位师兄都是满脸惊骇,安慰了几句,又问道:“师兄,你们三个怎么来这里了?我受伤也不过几个小时吧?你们就是乘飞机也没那么快从茅山过来吧?”

    “这个……”三人皆是尴尬,最小的杨浪道:“师妹,二师兄不用说了,他当然是来看你的了,大师兄么……之前我们去了一趟龙虎山,受挫了!”

    “被丹秋拒绝了呀?”包紫好奇的瞪着眼,见三人脸色都不好,尤其是叶斩风,脸色阴郁,便道:“大师兄,上次回茅山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你没戏的,你还不信,你跟丹秋两人都是冰块脸,怎么可能合适嘛!两人在一起都不说话,那得多闷呀!”

    叶斩风一听,脸色更不好了,宋子江正想解释,病房外冲进来一人,却是张弥勒。

    他此时神色慌张,六神无主,见到阎十一,急道:“十一,救命啊,我、我要完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