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茅山师兄(今天依旧五更,同时发了~)
    “你不知道?”听到阎琉舞那么不负责任的话,阎十一怒了:“阎琉舞,人可是我交给你的,你说你不知道,那包紫现在在哪?”

    “瞧给你急的,又不是你老婆!她伤的不重,应该没事。”阎琉舞不急不躁道,“只不过我们刚到医院不久,他的三位师兄就来了,看到师妹受伤,把我们都赶出来了。”

    “师兄?”阎十一皱了皱眉,继续追问:“姐,你现在还在医院么?你赶紧确认一下,她还有没有活着!”

    “你脑袋秀逗啦?她那些都是皮外伤,就算手指伤到骨头比较重,可也不至于危及生命吧。”电话那边传过来阎琉舞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又道:“伤口都处理过了,医生包扎的很好,包紫现在还昏迷着,不过气色不错。”

    “哦,那就好,那就好!”阎十一总算舒了一口气。

    电话那边,阎琉舞却放低了声音道:“一会儿杨强智过去接你们,你直接回家,医院就别来了!”

    “为什么?”

    “包紫伤成那样,她三位师兄现在眼都红了,在病房里骂骂咧咧的,要不是看我是警察估计就对我动手了,你是这次事情的主导者,包紫是帮你的忙伤成这样的,她娘家人能乐意么?我看他们仨那焦急的样子,估摸着很喜欢包紫,说不定是你的情敌,你还是别来,免得血溅少室山,啊不,血溅人民医院!”

    “姐,听你这语气怎么像是特别希望我去呢?”阎十一无奈,“包紫伤成那样,我不可能不过去,至于她师兄怎么想不关我事。”

    阎十一挂了电话,对于茅山弟子,他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和龙虎山一样,名声在外,不知道有没有像秦丹秋这样的年轻天师。

    一个多小时后,杨强智和唐四藏带着三辆警车,十几个警察来到了皮革厂,估计他姐又把九溪镇派出所的民警都调来了,对整个厂进行了全面搜查。

    阎十一特别嘱咐师叔,要好好清理第三个屠宰车间,之后便让一名警察先送他两人回到九溪镇。

    回到住处,阎十一和秦丹秋都洗了个澡,洗去身上的血腥气,阎十一换了平时的衣服,准备去医院看望包紫,却见秦丹秋又穿起了那件皮卡丘睡衣拿着自拍杆自拍,奇怪道,“你不跟我一起去看包紫么?”

    秦丹秋道:“还是不了,免得麻烦!”

    “麻烦?”阎十一想不明白,但既然秦丹秋不想去,他也不在意,跟她要了车钥匙,自己开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已经晚上八点了,阎十一直奔包紫所在的病房,刚想推门进去,就听病房里有男子声音道:“二师兄,查到了,那个二逼叫阎十一,小师妹就是为他求师父去大荒原找鬼犀角的。”

    另一个粗壮的声音道:“阎十一是吧?特么的,就是他害师父受伤的,现在还把小师妹害成这样,他最好别出现,要是让我看见了,非给他拆魂不可!不,是直接灭魂!”

    “是呀,二师兄,这个阎十一不光害了师父害了小师妹,还抢了大师兄的老婆!”

    “谁说不是呢,咱们俩这次陪大师兄去龙虎山跟秦丹秋提亲,她师父都同意了,没想到龙虎山掌门的那个废物侄子跳出来反对,也要和秦丹秋订婚,搞得秦丹秋恼火,不仅不同意他的,连咱大师兄也给拒绝了。要不是在他的地头,我就弄死他了。”

    “是呀,后来我就听龙虎山的师兄说了,其实秦丹秋是外面有人了,就是这个阎十一!”

    ……

    阎十一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才知道秦丹秋不来的原因,想来是猜到了来看望包紫的三个师兄是谁,确实挺尴尬的,不过这消息却是让他很开心,秦丹秋所说的私事是婚事不假,但她却全都拒绝了,而他自己则被传成了秦丹秋“外面”的那个人。

    虽然只是谣言,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行了你们俩,翻来覆去说这些不嫌烦么?”这时病房里又传出一个严肃的声音,“以后这种丢人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大师兄,话也不是这么说,一开始秦丹秋也没说拒绝和咱茅山联姻,可第二天她突然就变卦了,这是耍大师兄你呢,一点不给咱们茅山面子,我看肯定是那天晚上,那个叫阎十一的给她洗脑了,见到他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

    “行了,”那个严肃的声音道:“阎十一么?我还是很期待与他见上一面的,江城师范的九层鬼塔都被他拆了,可见这人实力不俗!”

    阎十一又听了一会儿,这才敲了敲门,推门进去,病房里包紫双手缠着绷带躺着酣睡,一胖一瘦两个男子坐在床边的小床上,还有一个男子则站在窗户前望着外面,听到开门声都回过头来。

    那胖乎乎的男子,体格比小五还壮,喝问道“你是谁?”

    阎十一听得出来,这男子就是刚才对话中的二师兄,便自报家门道:“我是来看望包紫的,我叫阎十一!三位就是包紫在茅山的师兄么?久仰久仰!”

    “阎十一?”一胖一瘦两人立时站了起来,捋胳膊挽袖子,将阎十一围住,胖弟子喝道:“好你个阎十一,害我师父和师妹还不够,还抢我大师兄的女人。”

    胖子说着,指向窗边的男子。

    “你就是茅山的大师兄呀,久仰久仰!”阎十一打量着那个男子,年纪三十上下,一身老式的短袄长裤,看着像是上个世纪的人,却隐隐已经有一派宗师的风范,神情亦是严肃刚正,不苟言笑,脖子上挂着一个木牌,看颜色应该是天师道箓。

    又一个天师!

    男子抱拳回礼,自我介绍道:“在下正一盟威道,茅山正宗,现任掌门叶遇冷首徒,叶斩风,他们是我两位师弟,宋子江、杨浪,敢问阎师弟师出何处?”

    阎十一一愣,心想这三人已经调查过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师承,这是有意刁难自己,淡淡一笑道:“师兄师出名门,师弟我不过是在海边渔村里学过两年道法,家师在静灵庵出家,门派之类的也没有提过,师兄只当是民间的散修便可。”

    胖子宋子江却撇着大嘴道:“不就是天机门嘛,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不就会点借邪气养小鬼,为人所不齿的把戏么?怕说出来让人笑掉大牙?”

    “子江,住口!”叶斩风喝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