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蜕变的煞剑(第五更,月票、推荐票书友们别忘了投一投~)
    “丹秋,把剑借我,”阎十一接过七星剑,蓄起剑势,念起剑诀,“七煞威勇,将星化气,严阵肃杀,冲破幽冥,狂煞来临,扼制凶邪,困!”

    长剑剑尖触地,无形之中,有一道强烈的邪煞之气自地底猛冲出来,虽然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带起强烈的劲风卷向扒皮鬼刘玉倩,刘玉倩一瞧,赶忙附身到周围的皮草上,但煞气不依不饶,紧随其后,不管她如何躲避,如何快速的更换藏身地点,始终都能被煞气所找到。

    “啊——”

    煞气冲入一块牛皮中,把刘玉倩带了出来,砸到地上。

    与此同时,阎十一脚下的缩地成寸术也失效了,赶忙仗剑跑了过去,他是法师,也是人类,把冥府煞气引来已经是极限,但没法操控,要击杀刘玉倩只能用道术和法器。

    来到刘玉倩身前,见她此时在地上挣扎不起,似乎是被煞气困住了,也不犹豫,对生死簿道:“她的四柱!”

    生死簿立即显示:“九龙山土地婆,本名温桂花,清乾隆年间人……四柱为:辛未、丁酉、壬辰、壬未。”

    由于刘玉倩占了土地婆的鬼身,就得用土地婆的四柱,才能发挥四柱斩神诀的威力,阎十一把土地婆的四柱记在心中,舞了个剑花,调转剑身,剑尖冲下,对着刘玉倩的脑袋刺了下去。

    可出乎意料的是,七星剑竟然停在了刘玉倩眉心前一寸,任凭阎十一怎么用力,也不肯刺下去。

    刘玉倩狂妄大笑道:“法师,我的鬼身是土地婆的,那是阴神,法器不敢伤的!”

    秦丹秋从没杀过阴神,在七星剑上加了一把力,却依旧没法让剑身挺近半分,歉然道:“七星剑是龙虎山三宝之一,有了灵性,只斩妖鬼邪魔,我也没办法改变它的意志。要不把她抓起来,移交阴司?”

    “休想!”刘玉倩身上的肌肉快又开始分解,慢慢从煞气中挤出来。

    “没时间搭阴桥了!”阎十一扫了一眼,却是被一道亮光吸引过去,定睛一瞧,却是之前被他踢开的四柱凶煞剑,顿时眼前一亮,把七星剑交还给秦丹秋,一个箭步窜过去,就地一滚,捡起四柱凶煞剑站了起来。

    一抖剑身,表面上落下来诸多黑灰的铁屑,原本黑灰相间的剑身变成了纯银色,古朴又透着沧桑,却再没有了此前的煞气冲天。

    “怎么……”阎十一立即就觉察出了四柱凶煞剑的微妙变化,但他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多想,见刘玉倩的肌肉块挤出了近半,便不再迟疑,再度蓄起剑势,“破军赫奕,杀鬼万千。勾连九星,霹雳震轰。守正元辰,大有妙庭。光射大灵,收摄邪精,四柱斩神,以煞戮仙!”

    四柱凶煞剑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插入刘玉倩的眉心,一股强烈至极的煞气自剑身蔓延开来,延伸到刘玉倩的每一块肌肉上。

    刘玉倩厉声尖叫,浑身颤抖起来,肌肉块如蚂蝗一样散在地上不断扭动,一块块爆裂开来,血红色汁液溅的到处都是,散发出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

    土地婆的鬼身分离出来,漂在空中,看着阎十一,满脸的不甘,怨毒道:“你杀了我,后土娘娘不会放过你的,你只会比我死得更惨!”

    说完土地婆的鬼身逐渐淡去,空中却只剩下一个女人的淡淡鬼影,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刘玉倩的真身,只是此时她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可刘玉倩依旧笑道:“你杀不死我的,我已经不属于阴阳两界了,咯咯咯咯……”

    阎十一自然知道,之前梅兰菊竹四季姐妹花就是如此,春梅让她跑了,其他三个被邱雯给吞噬了,当然这个做法不符法师准则,之后他就后悔了,而现在面对刘玉倩,他更是为难。

    想了想,摸出两枚五帝钱先把刘玉倩收了,免得她逃跑,才从背包里拿出阴阳功德瓶,也是沾了不少血污和油渍,赶忙擦了擦,好在也没有受到污血的影响,拔开瓶塞,看得到天门里面有三个身影,当然是邱雯、苏晓和林月芹,也不打扰她们修炼,把目光转向从来没用过的阴面。

    也就是阴阳功德瓶的地门,念了开地门咒,才把刘玉倩的魂魄收了进去,笑道:“在里面呆着吧,等我想到办法再收拾你!”

    做完这一切,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让邪财神刘靓靓跑了,但收了刘玉倩也不算太差,至少这个皮革厂窝点被端了,再看了看自己,满身的油渍和血污,不是一般的狼狈,一身三十万的阿玛尼估计是废了。

    把能用的法器都收回背包,这才准备和秦丹秋一起回江城,来到车间外,才发现厂子里乱成一团,职工都堵在经理办公室,吵吵嚷嚷,阎十一朝里面望了一眼,里面却只有几个助理,并没有刘靓靓的身影。

    他可没有义务去帮忙调解,便和秦丹秋出了厂子,天色渐暗,他俩才发现这里十分偏僻,根本没有公交车或者出租,只好坐在路旁等老姐派人来接。

    阎十一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四柱凶煞剑,今天他可是用了剑诀的,却没有像上次那样被抽干力气,剑身也是大变样,觉得很是神奇,对秦丹秋道:“也不知到是不是吸了包紫血的关系,这剑似乎威力更大了,我觉着就跟生死簿认我为主一样,这剑也认包紫为主了,不过这也应该,人家背了它二十几年呢,从不离身!从不离……身!”

    阎十一立时站了起来,心中大惊,想起来包紫说过,四柱凶煞剑是不能离开她的视线的,不然会死!

    可现在包紫都快到江城了,剑却在这里,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却发现,手机被血污浸透,开不了机了,忙对秦丹秋道:“手机,手机,打电话给包紫!”

    秦丹秋赶忙把手机递给他,阎十一拨通包紫电话,却是关机,又一想包紫也掉进血油池了,手机可能也坏了,便打电话给老姐,总算接通了,“喂,姐,包紫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剑还在我这儿!”

    “我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