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7章 四柱斩神(第四更)
    阎十一不断念着静心咒,可包紫却再没有像之前那样好转,看到胳膊上流出来的血,眼睛更加赤红,甚至凶厉起来,抓起放在一旁的四柱凶煞剑就往自己胸口刺。

    “你疯了!”阎十一眼疾手快把剑打歪。

    但剑尖依旧刺破了包紫的肩膀,剑刃也割破了包紫两只手掌,而包紫更是死死抓住四柱凶煞剑,任由阎十一怎么拽也不放开。

    “不行,你这么拽,会切断她手指的!”阎琉舞制止,试着用手刀击昏包紫,却也没能奏效,掰她的手指也掰不开。

    “你们快看!”秦丹秋却是惊叫一声,指着四柱凶煞剑,“剑身在吸收包紫的血!”

    吸血魔剑?

    四人骇然,却又不能强行制止,好在没一会儿,包紫就自己昏了过去,放开了剑身,阎十一立即将四柱凶煞剑踢得远远的,生怕包紫会醒过来再拿起来伤害自己。

    阎十一从包紫的挎包里翻出许多纱布,却都被污血和油脂浸透了,没法用,正要把衬衫脱下来,阎琉舞从双峰间掏出一卷军用纱布和一些消毒药粉,暂时给包紫所有伤口消毒包扎,随后道:“包紫失血不少,得马上送医院去。”

    “行,你们送包紫去,我得把刘玉倩这只扒皮鬼彻底除掉。”

    “她明知打不过,还能不跑么?”

    阎十一朝出口处看了看,“太阳还没下山,她出不去的,但如果今天放过她,以后会是个大祸患。”

    秦丹秋觉着这样安排比较合理,便道:“我留下和你一起,琉舞姐,你和老二送包紫去医院吧,这里你们也帮不上忙。”

    “好!”阎琉舞答应,架起包紫往门外走,回头道:“我看你们法药所剩不多,一会儿我让杨强智带人来查封这个厂,顺便让师叔送过来一些法药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阎琉舞三人走后,只剩下阎十一和秦丹秋两人,秦丹秋打量了一眼杂乱的车间,问道:“你有办法抓住刘玉倩么?”

    阎十一摇摇头,捡起地上的勾魂笔和青蚨剑,慢慢感知着,但整个车间此时都弥漫着各种气息,他根本没办法追踪刘玉倩的气息,便道:“你有罗盘么?”

    “没有!”

    “那你平时都靠什么找鬼和妖?”

    秦丹秋指了指自己小巧的鼻子,反问道:“你不用罗盘,用什么找的?”

    “第六感,额……”说到这个词,阎十一脑中顿时浮现出某种商品,忙换了个名词解释道,“我师父说我是至阴灵体,对阴邪气息特别敏感,所以我也没用罗盘的习惯。”

    他也是郁闷,两个不用罗盘的天师居然碰到了一块儿,心里想着等解决了这里的事,必须要去弄一个好的罗盘,光凭感觉总有不好使的时候,就好像现在。

    秦丹秋又道:“你不是还有一门和小动物说话的本事么,你看那里还有几条家蛇,不如你去问问?”

    “我不是每种动物都能沟通的,只有少数几种家畜家禽,或者哺乳动物才能沟通,对这种冷血动物似乎不太好使。”阎十一蹲在地上,嘴里咿咿呀呀的对着一条家蛇说了一通,那家蛇却是高高扬起了头,发出嘶嘶声,防备起来。

    阎十一无奈站起来,摊了摊手,表示没法沟通。

    “你这技能还真是奇怪!”秦丹秋皱了皱眉,却见到阎十一背包里生死簿在那一闪一闪发光,便道:“生死簿好像有话说。”

    阎十一才把生死簿拿出来,用衣服擦了擦上面的污血和油渍,才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一行字:

    “臭死啦,臭死啦……”

    阎十一忙道:“这不给你擦干净了么?”

    “擦怎么擦得干净,人家要洗香香!”

    阎十一愕然,就这么一本书还洗香香,但此时不是吐槽的时候,正色道:“小簿簿,现在我遇到了一个扒皮鬼,之前被丹秋击杀了,可不知怎么回事,又从土地婆的体内出来了,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生死簿检索了一会儿,显示出来一段文字:“扒皮鬼无皮无骨,三魂七魄塑于肉中,可以任意改变形状,附身在任何没有生命力的皮质之物上,另外,扒皮鬼还可以潜藏在任何鬼魂鬼身之中,但前提是此鬼愿意与其融合,融合之后,鬼身将受扒皮鬼支配。”

    “原来如此,”阎十一了然,又道:“那你有没有办法找出扒皮鬼?或者变个罗盘什么的?”

    “要是小簿簿能以法身出现,自然可以替主人找到,但现在的小簿簿没法感知,不过罗盘还是可以变的。”

    一眨眼,生死簿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罗盘。

    阎十一总觉着这就是在网上下载的一个APP罗盘软件,疑惑道:“你这个罗盘好使么?寻常罗盘可是靠磁场的改变运作的,你这个感觉不靠谱啊。”

    “小簿簿虽然没法直接找出扒皮鬼,但是对方圆十里范围内的磁场、气场的改变十分敏感,主人放心吧!”

    罗盘立时自动运转起来,都不需要阎十一拨弄运算,不一会儿指针就停在了某个方向,阎十一便沿着这个方向缓缓移动过去,最后才确定扒皮鬼附身在车间角落的一块很不起眼的皮草上。

    阎十一举起勾魂笔,毫不犹豫扎了下去,扒皮鬼嚎叫一声,从皮毛里钻了出来,阎十一眼疾手快,勾魂笔捅进扒皮鬼的胸口。

    扒皮鬼胸口的肌肉分了开来,让阎十一刺了个空,脚下一蹬,越过他的头顶,却又被秦丹秋的七星剑斩断了胳膊。扒皮鬼只得把断臂抓在手里,蹿得很远。

    而当阎十一和秦丹秋回转身来想要去追,却发现自己又只能在原地奔跑了。

    “该死,又是缩地成寸术!”阎十一骂了一句,没想到扒皮鬼融合土地婆后,还融合了她的法术,他现在手里可没有灵符让他施展捉阴神咒,便问生死簿:“怎么破这个缩地成寸?”

    “斩杀施法者!”

    “这还要你说,关键是我现在动不了!”

    “斩仙飞剑!”秦丹秋把七星剑掷向扒皮鬼,扒皮鬼却是一边安上断了的手臂,一边很是从容的裂开七星剑即将刺中的身体部位,让七星剑毫无阻隔穿了过去。

    “仙剑请回头!”七星剑再度飞回来,还是没能上碰到扒皮鬼,秦丹秋只好收回长剑。

    生死簿则显示:“用四柱凶煞剑诀中的四柱斩神诀,引阴司七煞鬼力可以击杀。”

    “不早说!”阎十一早就将四柱凶煞剑诀烂熟于胸了,只是一直不敢轻易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