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 扒皮鬼复活
    “还真挺嚣张呢!”听着土地婆的口风,阎十一可以肯定,这土地婆已经和邪财神狼狈为奸了,“你年纪也一大把了,怎么还活不明白?没个上千岁也得有几百岁了吧,好好的几世功德,就这么荒废了?”

    土地婆恨恨道:“几世功德又如何?我想让老伴和我一起共治此地,阴司却以我老伴生前打死了一只百年灵狐为借口,判了他四百年苦役,至今还在无边苦渡服役,任我如何请求也没有用,使我夫妇二人阴阳两隔三百余年,我为何还要劳心劳力给阴司卖命?”

    “三百年啊?那还真挺可怜的!”包紫捏了捏自己的脸,想象自己孤守三百年,顿时打了个激灵。

    阎十一则反驳道:“阴司审判自有它的道理,岂容你来诋毁?普通凡人,活在世上,多数都会造下些恶业,死后到阴司罚做苦役已然是最轻的刑罚,你的老伴儿能被判四百年,必然有其因果,我猜这只灵狐修炼百年,必然开了灵智,死之前肯定求过你的老伴儿,而你老伴儿却依旧痛下杀手,毫无怜悯之心,恶业也就成倍增加了。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土地婆脸上变了几变,显然被说中了。

    “心机吱哇一字模嘿豆子,真相只有一个!”包紫捂嘴笑道,“十一,你真跟老二说的一样,是法术界的柯南唉,这都被你猜对了!”

    “他说的意思跟你说的不一样好吗,你以后少跟他说话,免得被他带坏了!”阎十一骂了一句,又对土地婆道:“既然阴司没有错,你就该遵从阴司的安排,既然三百年都忍过来了,还差这几十年么?”

    包紫又插话道:“不对,十一,老二之前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什么来着的,她都孤单三四百年了,你该理解呀!”

    “……”阎十一真服了包紫了,吃东西不忌口,说话也不忌口,什么话都敢往外倒。

    那边土地婆道:“阴神什么的我不稀罕,不当也罢,我只要我的老伴儿不受苦。现在邪财神给我提供了一条出路,我干嘛还要再等近百年时间?”

    “新出路?难道是另一个鬼界?”阎十一猜测,想着那个鬼界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然阴神也甘愿放弃神位一心前往。

    “这个等你死的时候就知道了!”土地婆拐杖一跺,身体向后倒飞出好远,嘴里嘚啵嘚啵念着咒语。

    阎十一根本不放在心上,笑道:“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土地,确定要和我们三个天师硬刚么?”

    土地婆念完咒语道:“你们是天师,人间判官,我确实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毕竟也是人,可以不惧怕鬼魅,却未必防得住活物。来吧,宝贝们!”

    “嘶嘶嘶嘶……”

    没一会儿,一条条灰白相间的蛇从四面八方涌进了车间,保守估计得有数百条,大小不一,把三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想要跳出去挺难。

    土地婆道:“阎法师,这些是我圈养的家蛇,平时用来替亡人给家人传达信息,躲避灾祸之用,极少伤人,不过毒性却是不弱,要是被咬上几口,不知道你们三位挺不挺得过去?”

    “怎么办?”秦丹秋脸上都见汗了,显然同时对付这么多蛇,可有些难度。

    “你不是有雄黄酒么,撒一点,蛇就不敢过来了。”包紫道。

    阎十一看了看手里的小半瓶雄黄酒,今天来这里他就带了两瓶,一瓶掉进血油池了,这一瓶他刚才用完后就剩这点了,便都洒在了三人周围,那些家蛇闻到雄黄的气息,稍稍后退了些,却依旧昂着头,相互缠结在一起,看上去很是恶心,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土地婆却又笑道:“没用的,这些家蛇都有灵性,并不惧怕雄黄,我劝你们还是自刎的好,免得最后还要受蛇咬之痛,蛇毒之苦。”

    “你还真自我感觉良好呢,土地终归只是个小神,目光有够短浅的!”阎十一摇了摇头,“这些家蛇既然有了灵性,你却让它们来送死,知不知道会遭报应?”

    “那也是你们死后的事了!”

    “那可未必哟!”阎十一不慌不忙把秦丹秋、包紫以及自己身上能烧的法药和符纸都集中起来,撒上火油,说道:“家蛇或许可以不怕雄黄,但火烧到它们身上总不能不跑吧?”

    土地婆一瞧,赶忙念咒驱使家蛇进攻,可还不等她念完,背后一把青蚨剑****过来,插入她的后心,把她打飞出去,回头一瞧,只见一个大胸女警站在身后,边上还站着个猥琐光头和尚。

    “姐,你回来的真及时!”阎十一用灵符引燃地上的一堆法药符纸,脚一踢火堆,把蛇群冲开了一个缺口,三人借着火势冲了出来,蛇群也四散开来。

    “可惜让阎玉煞那个混蛋跑了!”阎琉舞愤愤道,上前扣住土地婆双手,用手腕上的五帝钱手环制住。

    刚才她回到皮革厂的时候,正好遇到大量蛇群往车间里爬,那时车间里已经没有职工了,只有张弥勒像一只烧猪似的抱着挂动物皮毛的支架躲避蛇群,她便先把张弥勒解救下来,才跟着蛇群进来,就看到了弟弟三人被围,借着土地婆的注意力被阎十一吸引过去,才把青蚨剑掷向土地婆。

    阎十一跑过来,立即扣住土地婆的眉心,把她提了起来,说道:“你有苦衷我不怪你,我也不杀你,现在我就送你去阴司,自有刑罚等着你。”

    “我背叛阴司,等于犯了弥天大罪,回去则意味着没了自由。”土地婆苦笑一声,神色突然一变,厉声道:“所以我不会回去的,我死也不回去!”

    接着苍老的容貌突然改变,鬼身破裂开来,露出猩红的肌肉,不等阎十一反应,脑袋上的肌肉突然分开,将他的手包裹住,阎十一大惊,四柱凶煞剑急撩而起,想将土地婆的整个鬼身拦腰切断。

    可长剑只推进到一半,就被许多肌肉块粘附住,无法前进半分,而土地婆的鬼身也完全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扒皮鬼。

    “刘玉倩,你还没死!”阎十一大惊。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刘玉倩咯咯笑着,手抓住四柱凶煞剑,向外一扯,使得四柱凶煞剑改变方向,刺向靠得最近的包紫。

    “糟糕!”阎十一赶忙泄力变向,但剑刃还是割伤了包紫的手臂。

    刘玉倩一击得手,再度故技重施,附到了周围的皮毛上,消失不见。

    阎十一赶忙放下剑,脱下西服包在包紫的伤口上,却是见到包紫双眼又赤红起来,便赶忙又按着她的眉心念静心咒。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靠在一边的四柱凶煞剑上,沾着包紫的血渐渐被剑身吸收,剑身散发出一丝前所未有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