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章 玉煞来临
    来人速度极快,目标直指刘靓靓身后的两只修罗小鬼,双掌一拍,把两只修罗小鬼拍飞出去,同时把修罗小鬼怀里的血太岁抢了过去。

    “你是谁?赶来抢我的东西!”刘靓靓一见这帅气男人抢了血太岁,立即出手回抢,与男子交手。

    男子身姿潇洒,很是轻松闪躲着,细长眉眼冷冷瞥了一眼,不带丝毫感情道:“你,不配知道!”

    刘靓靓被这男子眼光一扫,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手上一窒,再度问道:“你到底是谁?竟然能强行破开我设下的封门诡术!”

    “阎玉煞,你给我站住!”这时候阎琉舞跑了进来,手里拿着枪对准男子,“快说我爸妈在哪,不然我开枪了,今天你绝不会有机会逃走!”

    眼前这个男子就是阎玉煞,红白玉的主人!

    “你、你叫阎、阎玉煞!你是、你是妖尊?”刘靓靓得知阎玉煞的名字,不禁后退几步,面露恐惧之色,许久才稍稍平复心绪,“你抢我的血太岁,不怕主上怪罪么?”

    “那——是你的主上!”阎玉煞却是连头都不回,只冷冷丢下一句,拿着血太岁几个起落,就出了车间。

    “砰砰砰……”阎琉舞连开几枪,却是一枪都没打中,便连忙追了出去,“阎玉煞,你给我站住,有本事单挑啊,老娘要报上次的羞辱之仇!”

    “哇,好帅呀!”包紫的眼中浮现出一个个小星星。

    “切,帅能当饭吃么?还不是被我姐追得到处跑!”阎十一心里顿时泛起醋意,这阎玉煞长得帅,修为又高,一身普通休闲服被他穿出了时尚范,难怪妹子们着迷了,除了话少点,几乎完美,或者说就因为这副冷酷让他更完美了。

    “你吃醋了?”包紫捂嘴直乐。

    “我吃什么醋?我长得比他帅多了!”阎十一昧着良心自夸一句,但终究底气不足,“我发誓,以后生的儿子肯定比他帅!”

    秦丹秋却冷静很多:“这男人不简单,刚才刘靓靓看上去很怕他,还称他为妖尊,世间多有大妖隐伏,要么不出现,一旦出现便是惊天动地,而能成为妖的王尊,这男人的实力绝对非同寻常。”

    “管他呢,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他的帅脸打残,让他跪地上喊我叫爸爸!”听着秦丹秋这么重视一个男人,他心里更不舒服了,大言不惭说了一句,但又觉得自己不够大气,把仇恨转向刘靓靓道:“不过我想先让她跪地求饶先!”

    三人一起拥上前,包紫和秦丹秋对付两只修罗小鬼,阎十一则主攻刘靓靓,可能是被阎玉煞吓到了,刘靓靓和两只小鬼打得都有些缩手缩脚,被三人压制住。

    阎十一更是打蛇随棍上,一手四柱凶煞剑,一手杀妖符辅助,一有空当,就往刘靓靓身上贴一张,虽然威力不能致死,也是打得刘靓靓全身黑一块红一块,很是狼狈。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边阎琉舞追着阎玉煞一路出了皮革厂,进到山里,追到山顶,前面就是悬崖了,阎玉煞才停下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阎琉舞不愧是王牌特种兵,山顶的路十分陡峭,甚至没有路,她却也能跟上阎玉煞的步伐,毫不费力爬了上来,此时举着枪,对准阎玉煞。

    阎玉煞却是毫不在意,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头飘逸长发随风律动,慢慢回转身来,妖异的俊脸,精致的五官,细长的眉眼,毫无感情的看向阎琉舞,若非要深究,他的内心中或许有一丝羞怒。

    阎琉舞再度质问:“说,我爸妈在哪?”

    “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没死。”阎玉煞淡淡道。

    “砰——”

    阎琉舞开了一枪,打在阎玉煞两腿之间的地面上,怒道:“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回答我!”

    “等你有足够的实力,我,再回答你!”阎玉煞毫不在意脚下被子弹打得冒烟的土石,说完,身体向后倒下,直挺挺坠下悬崖。

    “喂,你!”阎琉舞骇然,赶忙趴在悬崖边往下看,却是见到阎玉煞在悬崖突起处攀附几次,就安全落到了下面的树林中,“特么……”

    阎琉舞都忍不住爆粗口了,她是特种兵也没法做到不依靠绳索就能快速下悬崖,才明白阎玉煞把她引到山顶,就是为了更好的摆脱她,便对着山崖下大吼道:阎玉煞,你还是不是男人,连单挑都不敢,你最好别落到老娘手里,不然绝对让你做不成男人,气死我啦!”

    “气死我啦——死我啦——我啦,啦啦啦啦……”山谷里回荡着她的怒吼,却没有得到阎玉煞的回应。

    阎琉舞又憋了一肚子气,气哄哄往回走,回去帮老弟的忙。

    ……

    车间里,两只修罗小鬼被包紫和秦丹秋追得到处跑,邪财神刘靓靓情况也不容乐观,已经是遍体焦黑,头发散乱,一副十分狼狈的模样。

    “嘿,邪财神也不怎么样嘛!”阎十一占了优势,把四柱凶煞剑舞得虎虎生风,沉重的剑身打击感十足,要不是刘靓靓的玉如意够硬,早就该被砍断了。

    “少得意,要不是你的那些黑狗血……”刘靓靓被打得节节败退,此时又被阎十一的话语一激,说漏了嘴。

    阎十一一听,更是兴奋,嘲讽道:“哈,原来你还是怕黑狗血的,早知道当时就该往你脑袋上浇,估计那样你就没一点法力了,可惜可惜!唉?不对,没多少法力你都这么厉害,这要是让你恢复过来,还不逆天?”

    一想到这,阎十一赶忙手上加力,“今天不诛灭你更待何时?”

    “还真以为你能收拾得了我?”刘靓靓口中连续吐出好几口黑色妖气,这次没有化成元宝,而是迷住了阎十一的眼睛,自己则向后退了出去。

    “尼玛,口气真重!”阎十一看不见刘靓靓的具体位置,凭着感觉朝刘靓靓退去的方向刺去,一剑正好划过她的胳膊。

    “啊——”刘靓靓轻呼一声,再度向后跃出去一大截,喝道:“拜请福德鬼仙,保佑此地,护我周全,阻截恶道,阴阳清明,来来来!”

    请神咒?

    阎十一听着很像法术界的请神咒,只是简单很多,仔细一分辨,怒道:“你才恶道呢,我是主持正义好吗!你一只恶妖也能请阴神?吓唬我呢?看剑!”

    毫不犹豫追身而上,却发现自己怎么加速都追不上刘靓靓,自己脚下的地面在动,可周围的东西却静止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