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0章 人形血太岁
    见这么多蚂蝗一样的肌肉块飞过来,阎十一试着想把包紫拉上来躲开,却感到她似乎有千斤重,没来得及细想,只好用脚抵在墙上,勉力拉着她不让她掉下去,右手放下剑,从背包里摸出一瓶调制好的雄黄酒,打开瓶盖喝了一口,燃起一张灵符放在嘴前,对着飞过来的肌肉块喷了出去,雄黄酒遇到火焰,立即催出熊熊大火,把这些肌肉块全数烧毁。

    零星没烧毁的几块,也被秦丹秋用七星剑斩断,落在地上化成血雾。

    在他们以为消灭了刘玉倩之时,血油池中伸出来的那只血红肉手一下子抱住了包紫的腰,把她往下面拖。

    “啊——”包紫惊叫一声,整个人没入血油池中。

    “什么东西?”阎十一也被倒拖下去,赶忙拿起四柱凶煞剑,插进洞壁上的缝隙里,才把自己吊在池子边缘,回头一看,包紫已经有大半个身子没入了池子中还昏了过去,却看不到底下的情况。

    而池子边上,刘玉倩的无头鬼身漂在那里,显然不是她作祟。

    “咔啦——”

    这时,那个浅浅的洞壁缝隙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裂了开来,秦丹秋赶忙过来拽住阎十一的手。

    “没用,拉不动。”阎十一赶忙道:“我包里有绳子,拿绳子绑住我,我得下去把包紫救上来,下面的东西才是养在这里的正主!”

    秦丹秋赶忙从他背后的背包里取出一卷长绳,绕在阎十一的腰系好,还不等她用力,缝隙彻底裂开,阎十一向后倒下去,索性脚下一蹬,拿着四柱凶煞剑钻入池子,和包紫一起消失在油血的混合物中。

    秦丹秋看着手上的绳子还在不断往池子里延伸,也不知道阎十一有没有事,便把绳子另一头固定在水管上,又在自己的腰间和手上绕了几匝,嘴里一直数着数,随时准备往上拉。

    时间慢慢过去,池子里油和血都很粘稠,表面除了不断往上冒着水泡,没有任何动静,这让秦丹秋更加的不安,当她数到两百的时候,便再也按捺不住了,也不管阎十一有没有救下包紫,将绳子拉上来。

    “哗啦——”一个被油血包裹的人浮出水面,依身形判断应该是包紫,秦丹秋赶忙将包紫拉上来,抹干净她脸上的油和血,只见她牙关紧闭,脸色煞白,探了探鼻吸,十分微弱。

    然而,阎十一却没了动静,池子里甚至连气泡都没有了。

    淹死了?还是被下面的邪物杀了?

    他为什么要把绳子绑在包紫身上,而不绑自己?

    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一、阎十一!”秦丹秋趴在池边,难得露出焦急的神色,“你听到没有,回答我!你听到没有……”

    连着叫了几分钟,却依旧没有得到阎十一的任何回应,看着表面平静、赤红油亮的池子,秦丹秋呆呆坐倒在池子边,心顿时凉了,在这么污浊的池子底,一般人可能用不了两分钟,就该被憋死了。

    然而阎十一已经下去五六分钟了,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你就这么死了么?”秦丹秋咬着嘴唇浑身打颤,“你连子弹都能挡得住,会轻易死在这里?你连吃七个尸油丹没死、被林月芹夺魂没死、中乌头散没死,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在这里?你的命劫不是五月初五么?今天才五月初二,这不该是你的命运!”

    秦丹秋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池子,哪怕一点小动静都被她捕捉到,然而阎十一始终没能出现,不禁眼眶红了,喃喃道:

    “你知不知道,之前师父打电话来,是让我回去和茅山的大弟子叶斩风订婚,可我拒绝了……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虽然有时候你的油腔滑调有点讨厌,可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那么拼命,救沈珞瑶的时候那么不遗余力,甚至是刚才,你也毫不犹豫跳下去救包紫……你这样的蛮傻真的让人咬牙切齿,可……”

    “我不能让你死在这里,就算死我也要把你尸首带回去!”

    秦丹秋突然冷静下来,眉眼一拧,神色冰冷起来,把绳子系在腰间,七星剑在手,正要跳进血油池里。

    “哗啦——”

    池边翻起一个大水花,一柄黑灰相间的长剑从中冒了出来,剑身上还串着一个浑身赤红的婴儿,之后阎十一才从水里出来,大呼了几口气,“呼,终于出来了,快憋死我了!”

    “十一,你、你没死?”秦丹秋一愣,随后一喜,赶忙放下绳子,把阎十一拉上来。

    “本来是要死了!”阎十一把串在剑上的血色婴儿扒下来,“这小东西在下面用缚地根把我困住了,我知道你等一段时间肯定得拉绳子,我就把绳子绑在了包紫身上,让你先救她上去,这样我才能空出手来对付这小东西。”

    “可你在下面呆了快十分钟,就算你的气够绵长也坚持不了这么久吧,何况你还要打斗,你怎么做到的?”

    阎十一则把满是油和血的背包扔在一旁,拿出一个装法药的袋子,道:“就靠这些袋子里的空气,只是可惜了这里面的法药,都被污血污染了,好几千块呢!”

    “真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秦丹秋冷着脸暗骂了一句,看着阎十一那满不在乎的样子真的很想上去给他两巴掌。

    阎十一又看了看包紫,见她除了脸色差点,没别的事,才放下心来,回头道:“刚才我在底下听到你说什么喜欢、讨厌的,还要带尸体,听不大清,你想说什么呀?”

    “没、没什么……”秦丹秋俏脸一红,赶忙别过脸,看到地上那浑身赤红,不太像人类的婴儿,岔开话题道:“这就是血油池里养的邪物?这是什么东西?”

    阎十一邪邪一笑道:“你看不出来么?这是个血太岁,而且成精了!”

    “成精的血太岁?”秦丹秋露出惊讶的神色,“太岁本是十分稀有的灵药,被称为肉中灵芝,成因不同,颜色也不一样,大体分白黄黑青红五种,前四种都很一般,但红色的却十分少见,传说是要养在血污之中,十分邪煞。可即便这样,太岁成形至少千年,想要成精更得数千年吧,可这厂满打满算才十来年!”

    阎十一笑道:“这东西自然是皮革厂建起来之后转移过来的,不过这血太岁可是好东西,别看它生在血污里,却是出污血而不染,吃了它,修为必然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