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9章 人彘(第十更)
    这个所谓的安全出口,后面是一个悠长宽敞的山洞,山洞顶上一排昏黄的白炽灯,有点像抗战时期的防空洞,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山洞两边,悬挂着密集的坛子,半人来高,每个坛子里都装着一个肥硕的人头怪物,只有脑袋露在外面,嘴里插着一根白色半透明软管,软管被固定住,又和上方的一根大钢管相连,不断有半固体状的东西从钢管里挤出,通过软管注入人头怪物体内。

    而每个坛子底下也有皮管连接,有像油脂一样的东西流下来,落到下方的传送带上,被传送到山洞深处。

    三人见到如此诡异骇人的场面,顿时觉得背后发凉。

    包紫捂着嘴惊道:“天呐,这就不是黑心工厂了,这简直就是变态工厂,居然把人做成人彘!”

    阎十一走到一个坛子前,把人彘嘴里的皮管拔出来,发现这皮管很长,是直接插到人彘胃里的,而皮管中挤出来的是一坨坨搅碎了的脂肪,应该是从前面车间里的各种动物身上刮下来的。

    秦丹秋皱着眉道:“这么多数量,应该不是人吧?不然失踪这么多人,政府不可能发现不了。”

    阎十一没有回答,放下皮管,蹲下身子,用手指在传送带上沾了点油脂,用舌头舔了舔。

    “咦——”包紫露出厌恶的神色,但见到阎十一还咂摸了一下嘴,吃货属性又按捺不住了,问道:“好吃么?”

    阎十一擦了擦手,看着她道:“你已经吃过了,还问我好不好吃?”

    “是你吃过了,我哪有吃过?”

    “不止你吃过,咱们都吃过!”阎十一卖了个关子,又道,“之前珞瑶不是从香稻村拿了一些香米回来嘛,那些香米就是用这些油脂催发才有香味的!”

    “呕——”包紫立时吐了开来,直吐到脸色煞白,才苦着脸道:“就我吃得最多,我会不会中毒死了啊?或者也被做成人彘?”

    “之前听你们说了香稻村的事,既然香米已经生产了十几年,吃的人应该很多,如果有毒,早就该出事了。”边上秦丹秋的脸色也不好看,蹙眉道:“只不过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有五官,但皮肤与人差别很大,反而像某种虫子。”

    “你说对了,”阎十一从包紫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砸开了一个坛子,坛子里的人头怪物便掉到了地上,整个身体细长,像蛇一样盘着,菊门则连在坛底的软管上,传送带上的油脂就是从菊花里流出来的。

    “呕——”包紫一见,又吐了,没想到香稻村的香米,就是这些东西的排泄物滋养出来的。

    阎十一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恶心的,你想想,农作物大多数都要施肥,除了化肥之外,用的最多的就是农家肥,农家肥么基本就是从化粪池里面捞出来的……”

    “呕——”包子一听,吐得更厉害了。

    “你就别恶心她了,她每顿都吃那么多,就算含量再少,积少成多……”秦丹秋也过来给她顺气,本来想安慰的话出口才发觉不对味儿,赶忙转了话头,指着地上人头虫身的怪物道:“我不认识这东西,你见过么?”

    “我曾在生死簿上见过类似的东西,如果没有看错,应该是鬼河车,冥界的东西。”阎十一举剑斩断了这怪物的脑袋,见怪物立即化成一摊血水,又道:“

    是一种寄生鬼,不能独活,只能寄生在其他鬼身上,但它有个好处就是能替寄主将吸收进来的精气迅速转化成鬼力,对于鬼物修炼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因此一些冥界的恶鬼体内往往都有这东西存在。现在被人抓到阳间用来炼油,还真是别出心裁呢!”

    秦丹秋可没他这么好的心境,担忧道:“难道吴四丸子就为了让鬼六婆安顿在香稻村,特意从阴间抓这么多鬼河车上来?这未免有点本末倒置了。”

    “答案应该在山洞尽头!”

    阎十一握着四柱凶煞剑,一路走一路砸,连坛子带鬼河车一起削断,乒乒乓乓,油花四溅,约莫走了百十来米,两条传送带的尽头是一个四五米见方的大油池,池子上有滤网,过滤油脂中的杂质。

    过滤完的油又通过管道流向右边,大约十几米的地方,又有个池子,池子更大,大概跟小型游泳池差不多,但里面的油变成了血红色,透出极重的血腥味,才发现池子的另一边还有一个管道,流出来的却是殷红的血。

    三人同时皱眉,秦丹秋道:“这血油池好邪性,要是有鬼和邪物在这里修炼的话……”

    还不等她说完,血油池中蹿出来一个浑身赤红、满身血污的东西,直扑三人而来。

    三人定睛一瞧,就是逃走的扒皮鬼刘玉倩,见她此时的动作比刚才还要迅捷,不敢怠慢,各自拿武器灵符格挡,阎十一有四柱凶煞剑在手,更不手软,朝着在空中的刘玉倩劈了过去。

    刘玉倩双手的肌肉分离开来,如跗骨之蛆一般贴在剑刃上,在剑上一借力,血淋淋的双脚踢过来,阎十一夹起一张灵符,贴了过去,“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

    灵符一贴到刘玉倩脚上,燃起的同时爆了开来,将她的脚面整个炸穿,刘玉倩嚎叫一声,嘴里吐出十几条触手,卷向一旁的秦丹秋,同时裂开肚子,肠子飞出,卷向包紫。

    秦丹秋七星剑一转,几个剑招,就把触手统统斩落。而包紫可能是吐多了,精神有点萎靡,一不小心就被肠子卷住脖子,连砍了几剑,也没能把肠子砍断。

    刘玉倩一见得手,在四柱凶煞剑上一按,向后倒飞出去,顺带把包紫也带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阎十一反应过来,包紫已经飞出了池边,眼看着包紫就要被刘玉倩拉进血油池,阎十一赶忙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掉下去,再用剑砍断了缠在她脖子上的肠子。

    秦丹秋更是把七星剑甩了出去,使出斩仙飞剑,飞向半个身子已经进了血油池的刘玉倩,一剑斩断她的脖子,喝了一声“仙剑请回头”,七星剑立即掉头,刺入刘玉倩的眉心,带着她的脑袋急急飞了回来,插入石壁中。

    “我还会回来的,啊——”刘玉倩尖叫一声,整个头颅分解开来,一条条肌肉飞出来,就跟蚂蝗一样,扭动身体朝三人贴来。

    可就在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些肌肉块的时候,血油池中,伸出来一只血红的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