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7章 皮中找鬼(第八更)
    看着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扒皮鬼刘玉倩,阎十一皱了皱眉,把边上的刘靓靓扶了起来:“刘经理,把你认成刘玉倩确实是我先入为主了,但这只扒皮鬼应该早就在这里了,你不会不知道吧?还有第三车间职工全都魂魄不全,你作为经理不可能不知道,还是说出实情,否则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可……可我真的不知道!”刘靓靓满脸惊惧,似乎是被眼前这个没皮的肉团吓到了,“这、这东西会伤人么?”

    “保险起见,得罪了!”阎十一依旧不太信任刘靓靓,从背包里拿出一袋黑狗血,倒在刘靓靓的手脚上,有用朱砂笔沾了点血,在她眉心点了一点,黑狗血腥臭属金,可以克制鬼魂,破除邪物法身,使其现形,失去法力,比女子经血还要厉害。

    可他做完这一切,刘靓靓一点事也没有,只是手脚上都是狗血,浑身散发着腥臭味,和她之前的形象大相径庭。

    刘玉倩四肢着地,浑身滴着血,身上一根根肌肉纤维耸动,就像布满了一条条红色肉虫,很是恶心,笑道:“法师你还真谨慎,这位刘经理可不是鬼,鬼可不能在大白天陪着你闲逛,我躲在这里,只是为了吸食这里的血气修炼,要不是今天你们来,我可不打算出来,你们是许建国的家人请来杀我报仇的么?”

    阎十一道:“许建国他咎由自取,我没必要帮他,你和许建国的关系我也不感兴趣,既然你已经唆使媚鬼杀了许建国,仇也该报了,就该去阴司报到,你今世无故惨死,来世会有补偿,逗留阳间只会徒增罪孽。”

    “法师说得还真在理呢,可你知不知道,把我扒皮的其实不是许建国,而是吴四丸子,吴四丸子以注资当时的印刷厂为由,让许建国做选择,在苏晓和我之间选择一个,被选中的就得被扒皮。”

    刘玉倩说到这里,原本有恃无恐的神情突然暴怒起来,道:“可他毫不犹豫选了我,我才知道他平时说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假的!我恨他不是因为他选择让我去死,而是他心里最在乎的女人不是我!”

    阎十一脑袋顿时又卡壳了,女人的心思还真难理解。

    “你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说得振振有词,同为女人,你不觉得羞耻么?”秦丹秋冷哼一声,驳斥道。

    刘玉倩咯咯笑着,调侃道:“这位冷艳的女法师,你还真是清高,如果哪一天你找到了自己的爱侣,每天你侬我侬,山盟海誓,可最后他却抛弃了你,就好比这位男法师很喜欢你,最后却和那位女法师结婚生子,幸福美满,而你付出了感情时间精力,到最后却是孑然一身,你会怎么做?你不恨么?不怨么?”

    “……”这话一出,不光秦丹秋语塞,阎十一和包紫也有些微微脸红。

    包紫想了想,语出惊人道:“你这叫什么话,我可不是横刀夺爱的人,再说,只要我的男人爱我,我一点不介意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这只能证明他优秀,有魅力,我替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对于包紫的大度,阎十一和秦丹秋两人再度无语。

    “得得得,别扯开话题!”阎十一觉得再说下去就该成家庭伦理剧了,正色道:“你的冤屈,我已经清楚了,我会在往生陈情符上给你求情,让你早日投胎,下辈子能有不错的福报。”

    刘玉倩又放肆大笑:“那就多谢法师了,不过我找到了一个比去阴司投胎还好的出路,就不劳烦法师了。”

    说完,刘玉倩脚下一蹬,冲三人中修为稍弱的包紫而去,身上一条条肌肉纤维从身上翘起,像绳子一样卷向包紫。

    “不识好歹!”阎十一猜测,刘玉倩所说的比阴司还好的出路,极有可能就是生死簿此前所说的另一个鬼界,如果阴阳两界的鬼都去了那里,两界秩序必然大乱,他作为法师是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便不说二话,撒出一把五帝钱,打了过去,同时祭出勾魂笔欺身而上。

    刘玉倩回转身来,用肌肉纤维把五帝钱全部荡开,但肌肉纤维还是被五帝钱上的法力灼伤,冒着白烟,变成了黑色。

    身前阎十一勾魂笔刺来,身后包紫和秦丹秋两把剑也刺了过来,刘玉倩避无可避,双手一展,手臂上的肌肉拆分成数十条,像章鱼一样,卷住勾魂笔和两把剑,随后嘴巴一张,嘴里也伸出无数触手,缠向三人。

    阎十一冷哼一声,手掌一翻,一张灵符落在手中,穿过触手,直接贴到了刘玉倩的胸口,“五雷神王,却除不祥,霹雳一发,邪祟消亡,火車万丈,烧杀瘟黄,猛风扫荡,飘散八方,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破!”

    咒法念毕,雷声一阵,狂风一道,刘玉倩的胸口立时炸裂开来,身体被炸出去老远,落在了流水线的传送带上。

    阎十一可不能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在勾魂笔上挑一张灵符,赶过去要给刘玉倩来个致命一击,刘玉倩也知道危险,捡起传送带上的皮毛就扔了过来。

    一张张大小皮毛飞过来,阎十一只能躲开去,等他回过神来,刘玉倩已经没了身影,回头问道:“你俩看到她去哪儿了没?”

    “没有,刚才刘玉倩扔过来的皮毛太多,挡住了视线。”秦丹秋和包紫靠过来,三人背靠背防御。

    包紫道:“这刘玉倩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能逃过咱们三人的眼睛。”

    阎十一扫了一眼周围,时刻保持警惕,解释道:“扒皮鬼在恶鬼里面算是比较特殊的,尤其是被活剥的,死后的鬼身就是刘玉倩这个样子,而且没法像其他鬼那样子变化,永远只能保持这副丑陋的面容。”

    “那不是很可怜?”包紫道。

    “是很可怜,否则我也不会法外开恩,给她求情!”阎十一继续道,“但有失必有得,它虽然不能变化,但因为没有皮肤,不仅身上的肉可以随意调动,而且对各种皮可以完美契合,比如皮衣、皮包、皮鞋、皮夹,甚至一个皮制的耳朵帽,但凡是皮制的东西她都能快速附着进去,丝毫不露痕迹。”

    “可这里这么多皮,咱们怎么找?”

    “找是找不到的,咱们的手速远远跟不上她附身的速度!”阎十一把身上的皮夹子掏出来扔在地上,“把身上皮制的东西都拿出来,别让她有机可乘,我有办法把她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