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5章 失魂的职工(第六更)
    (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多多益善,书友求给力!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随后众人又各自介绍了一番,尤其介绍到包紫和秦丹秋,两人都带着剑,实在扎眼,便称是警局里的便衣,糊弄过去,随后便各种客套形势走一遍,阎十一才把锦旗递给刘靓靓。

    刘靓靓接过锦旗,交给员工,笑着对阎十一道:“原来阎先生和阎警官是姐弟,一个是刑警队长,一个在市委工作,还真让人有点羡慕呢!”

    “有什么好羡慕的,每个月拿点死工资而已,不像刘经理你,管着这么大的一个企业,日进斗金,腰缠万贯,人还漂亮,标准的白富美,才让人羡慕呢!”阎十一说着这番话,心里都有点犯恶心,他很少说这么恶俗的话,虽然这是事实,随后转了机锋道:“我头一次来贵企业,不知道能不能参观一下车间?”

    “当然可以!”刘靓靓很是热情,带着众人在三个车间转悠起来,前两个车间是皮革厂的主车间,里面几十条流水线,从鞣制完的皮坯开始加工,染色、烫板、挂晾、回软等等一系列工序,都在流水线上完成,每一条流水线都有其作用,走到第二个车间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皮衣,皮包,皮鞋等皮制品的半成品甚至成品了。

    见一件件皮草快速产生,众人也算开了眼界,正要去第三个车间,刘靓靓却拦住他们,带着歉意道:“第三个车间是厂里屠宰、清洗等工序的原料车间,气味比这里要重很多,环境也不是很好,之前阎警官带来的相关各局工作人员,有许多都受不了,甚至吐了,所以我看还是算了吧?”

    “阿弥陀佛,一切处无心是净,得净之时不得作净想,名无净;得无净时,亦不得作无净想,是无无净!即便如地狱那般艰险,我亦当如履平地,不屈不挠!”张弥勒又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你不装能死吗?”阎十一小声道。

    “能死!”张弥勒小声回了句,“你身边有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由你挑,你当然不在意,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还不许我在美女面前表现表现?万一能来一场说滚就滚的床单呢?”

    “靠!”对于张弥勒的无耻,阎十一无力吐槽,回头对刘靓靓道:“我觉得以后也没多少机会来参观了,不去看一眼总觉得有缺憾,还是去看一看吧,要是熬不住,我们再出来也不迟,刘经理,你放心,我们不会因此影响对贵企业的印象的。”

    “那好吧!”刘靓靓略略犹豫,最后还是答应,带着众人往第三个车间走去。

    此时似乎正好赶上中午换班,第三个车间里走出来不少职工,精神状态却和前两个车间里的职工完全两样,一个个脸色灰暗,无精打采,步伐也很是拖拉,就跟没睡醒一样,阎十一扫了一眼,立时觉察出不对来。

    包紫小声道:“这些人有古怪!”

    秦丹秋也道:“好像失魂了!”

    “是七魄没了!”阎十一微微点头,人三魂离体就算时间长一点关系也不大,并不影响身体运转,最多变成个植物人,但如果七魄离体久了之后,身体机能就会停止运作,最关键的就是尸狗、雀阴、伏矢三魄,控制的是人的心、肺、大脑,没了哪一样,都有可能产生病变,严重的还会引起死亡。

    这些职工显然都七魄不全,可见这个皮革厂的确有问题,阎十一心中了然,不动声色,假意问道:“刘经理,这些职工看起来怎么没精神,是不是病了?”

    刘靓靓抚媚一笑,勾人心魄,淡然道:“这个车间没法达到机械化作业,多半是靠人工,工作量最大,职工最累最辛苦,下班之后人困马乏的,确实没多少精神,不信的话,阎先生一会儿在车间里呆半天,就站那儿,出来的时候可能模样也差不多。”

    “那我得试试!”阎十一暗中防备着,走向第三个车间,刚走到门口,一股腥臊味直冲脑际,那是血、屎、腐肉以及动物自带的骚味混合而成的味道,屠宰场或者菜市场常有这种味道,但这里显然浓重了许多。

    每个人都皱起了鼻子,有点难以忍受,再往车间里边一瞧,那场景真是地狱也不过如此。

    十几条长案板,从仓库门口一路到底,上面摆满了各种动物,牛羊猪、鸡鸭鹅,还有狐狸、水獭、浣熊等等许多野生动物,至于是养殖的还是野生的,却是难以分辨。

    地上、案板上,到处都是血,有些地方甚至积血成河,顺着下水道流下去。

    而这些还不算最让人受不了的,只见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员工,抓起一只红毛狐狸,抓住狐狸的两只后腿,抄起来就往地上砸,连砸了好几下,等狐狸被砸晕了,才拖到案板上,用铡刀把狐狸的四个爪子斩下来,然后顺着屁股开始,把狐狸皮整张剥下来,最后把还没死透的狐狸扔到大筐里。

    众人还看到,那只被剥了皮的狐狸在筐里伸出脑袋,眼中流着血泪,似乎是在求救。

    “呕——”张弥勒头一个受不了了,趴在仓库门口吐了起来。

    阎十一本还想损他一句怎么不如履平地,不屈不挠,但看到这场景,他实在没这个心思,倒不是他圣母婊作怪,而是发自内心的不忍,古语云:君子之于禽兽,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

    这是人性,每个人都不可避免。

    “我看还是不要进去了吧?”刘靓靓劝了一句。

    阎十一有点不甘心,但大伙都这么个厌恶表情,再要进去,就太让人怀疑了,可不进去,又没法继续查下去。

    就在他两难的时候,车间内突然躁动起来,一个正在给牛扒皮的职工,突然把刀捅进了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疯狂的表情,大叫道:“鬼,鬼啊,你们这些恶鬼,恶鬼,都不得好死,和我一样,不得好死……”

    这职工狂叫着,手里拿着剔骨的钢刀,朝车间门口奔过来,举刀朝刘靓靓砍了过去。

    “啊——”刘靓靓惊叫一声,躲到了阎十一身后。

    阎十一赶忙出手,一脚踢飞了发疯职工手中的钢刀,然后抓住他的手腕一扭,又在他的膝盖上一踢,就把他压在了地上,动作干净利落,不然他出手晚了,让她老姐出手,估计这员工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

    不一会儿保安过来,把这个职工架了出去,那职工却恶狠狠得看着刘靓靓,不断破口大骂:“鬼,你是恶鬼,恶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