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0章 (上架首更,求订阅求月票,今天还有至少九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五份解药

    “十一,师叔回来了!”

    这时候阎琉舞正好把唐四藏接回来,手里还捧着个盒子,一进病房,就见到沈珞瑶骑在阎十一身上,咬着他的手指,而阎十一则一手捏着沈珞瑶的嘴,一手掐着她的腰,那姿势,那场面,尴尬到了极点。

    “那个,你们先玩……”阎琉舞和唐四藏相互使了一个眼神,退了出去。

    “回来!”阎十一把沈珞瑶推下床,见两人进来后神情十分之猥琐,比张弥勒还要猥琐,就知道他们误会了,但这种事还是少解释比较好,不然越描越黑,便错开话题道:“师叔,你这几天干嘛去了?也不给我说一声,没你坐镇,我差点死在香稻村。”

    “少来,我在也就给你打打杂!”唐四藏把盒子拿过来,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黑灰色的角,“我去找你师父了,我俩去了一趟大荒原,给你弄了这个。”

    “鬼犀角?可我已经有一个了!”阎十一从边上的柜子里拿出黑色锦盒,打开来,里面也是个差不多的角,稍微小了一些,这是沈国栋托人花高价买来的,阎十一只觉得,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居然连鬼界的东西也能买到,而且比所有人都效率。

    唐四藏把两个鬼犀角拿出来比了比,虽然他这个大点,可效果没区别,叹口气道:“和RMB玩家没得比啊,还是钻石级的VIP!”

    “师叔,您老也玩游戏?”阎十一打趣道。

    “怎么不玩,过去二十几年,我又不抓鬼,除了被你小子折腾,我难道一天到晚吃斋念佛吗?不得找点娱乐项目?”

    “就您这样不好好修行的,道士不好好当,和尚也不好好做,一点毅力都没有,难怪师父不乐意了!”阎十一又挤兑一句,转念问道:

    “师叔,我中了这么厉害的毒,师父都不来看我一眼么,万一药没来得及送来我就死了呢?再说,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那个传说中的命劫就要来了,师父他老人家舍得让我一个人扛么?”

    唐四藏叹口气道:“不是你师父不来,是实在抽不出空来,去大荒原还是硬生生挤出时间来的。”

    “那我命劫怎么办?如果来个什么九重天劫,无量量劫的,我肉体凡胎可扛不住!”

    “你以为是仙侠小说呢,还天劫!”唐四藏撇撇嘴,又道:“你师父说了让你以不变应万变,凡事要冷静,哦对了,师姐她给你留了一句话,说可以帮你度过命劫,好像是,殉情十世,背剑千年,九世共轮回,得一可破。”

    “殉情十世,背剑千年,九世共轮回……什么嘛,之前你好像就提过,什么千年王八万年龟的!”阎十一最烦这种没头没尾,需要耗费许多脑细胞解密的卦辞,“又说和包紫有关,她是背着两把剑呢,可她就二十来岁,怎么着也背不了一千年啊,她总不可能上辈子、上上辈子也这样背剑吧?”

    “你说我呢?”这时候包紫从病房外跳了进来,手里也捧着一个盒子,递给阎十一道:“怎么感谢我?我可是找了好久的方子,又撒泼打滚卖萌求师父他老人家,他才去大荒原弄了这么个鬼犀角!你不得好好请我吃一顿?咦,怎么你已经有两个鬼犀角了?”

    看到阎十一床上还有两个盒子,包紫惊讶道。

    可还不等阎十一解释,病房外又冲进来一人,却是秦丹秋,穿着那件湾湾图案的情侣T恤,手里捧着个盒子。

    “你是第四个!”阎十一伸出四个指头,一脸得瑟,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中了乌头毒的?”

    秦丹秋扫了一眼,见到床上的三个鬼犀角,也是一愣,皱了皱眉道:“之前茅山的叶遇冷叶师伯打电话给师父,问师父有没有鬼犀角,顺带提了你……”

    “该不会,你也撒泼打滚卖萌求你师父了?”见秦丹秋神色扭捏,似乎被他猜中了,阎十一不禁在脑中想象着秦丹秋撒泼卖萌的样子,顿时觉得形象崩塌,许久又问道:“你的——私事解决了?”

    “算……是吧!”秦丹秋支吾了一阵,“其实我……”

    不等她说完,病房里的灯光和仪器突然闪烁起来,一股浓重的鬼气弥漫开来,众人立即各自拿了法器防备起来,没一会儿,病房中破开一个虚空,两道有些狼狈的身影从里面摔了出来,却是林月芹和苏晓。

    两人此时的样子何止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苏晓一身小西服破了多处,有些地方都走光了,甚至连鬼身都若隐若现,难以维持,而林月芹更惨,全身上下没一处完好的,身体多处被洞穿,尤其是她的脸,被划花了多处,这对于一个女人或者女鬼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而林月芹只有脑袋是真的,有实体,被伤了,也得花时间慢慢修复,而不像她的身体随时可以恢复。

    “哇塞,是哪个神仙哥哥做好事,把你打成这样,简直大快人心啊!”阎十一趁机挤兑一句。

    “臭德行!”林月芹把手中的鬼犀角扔给阎十一。

    阎十一接住鬼犀角,扔了回去,笑道:“我有四个了,你来晚了,这份殷勤你自己留着吧,我是绝对不会被你感动,然后承认你的身份!”

    林月芹接住扔回来的鬼犀角,皱眉怒视,大有发飙之意,苏晓赶忙又把鬼犀角拿过来塞给阎十一道:“阎法师,其实我和月芹姐早就找到鬼犀牛了,可每次得手的时候都被人抢了,头一次是您的师父和师叔,第二次是茅山掌门叶遇冷,第三次是龙虎山的玄虚真人,第四次是天台山国清寺的重能大师,这是我们找的第五头鬼犀牛,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月芹姐脸上的伤就是鬼力不济,不小心伤的。”

    “这……还真是巧呢!”唐四藏可是跟着肖紫玉一起去的大荒原,的的确确就是趁林月芹快把鬼犀牛打死的时候两人把鬼犀角抢过来的,却没想到,后面还有三拨人,的确把林月芹坑得够呛,“就是不知道重能大师为什么也要这东西。”

    沈珞瑶道:“我爸就是拜托的重能大师!”

    阎十一感叹道:“这遭遇,真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苏晓接口道:“阎法师,你现在知道月芹姐为你受了多少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