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章 捉拿鬼婆
    阎十一浑身毛孔都炸开了,眼前这细嫩的手臂显然不是水尸,赶忙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沈珞瑶的身影,再度看向老姐,急迫问道:“姐,沈珞瑶不是跟你一起走的?她人呢?”

    “我不知道啊?”阎琉舞也被吓了一跳,“我出发前,她正在打电话,给了我一张卡让我随便花之后,就开着她的玛莎拉蒂走了,没和我一起,望月鳝嘴里的难道是……她?”

    “你怎么!”懊恼的心绪顿时涌上心头,阎十一也没法责怪老姐,只觉得这是他自己的疏忽,看着望月鳝嘴里的手,深呼了几口气,才朝阎琉舞要了把军刀,颤抖着手划开望月鳝的身体。

    原本望月鳝的脖子鼓胀着,他以为不过是藏着水尸而已,却没想到竟然还吞了沈珞瑶。

    随着望月鳝被解剖,它脖子处的藏着的娇小身躯也逐渐展露出来。

    一具女尸,穿着热裤紧身T恤,四肢百骨骨折多处,折叠在望月鳝狭小的胸腔内,一张俏脸五官扭曲,双眼圆睁,神情还保持着死时的恐惧。

    “怎么会,这可怎么向沈董事长交代!”阎琉舞经历了那么多大场面,也被此时的一幕惊呆。

    阎十一更是脑袋一片空白,除了没法跟沈国栋交代,他的心中更有一种负罪感、歉疚感,还有一丝心痛,刚几个小时之前,还在和他大吵大闹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就这么死了,还死得这么惨。

    脑袋像是幻灯片一样,本能的闪过和沈珞瑶相遇的一幕幕,从第一次在虎啸山被吴四丸子绑架,到去博物馆时沈珞瑶送她西服,还仔细的帮他打领带,再到鬼塔救她魂魄……她是衰神附体,可也是每次都逢凶化吉,但这一次……

    “神棍……”就在阎十一陷入回忆和痛苦之中的时候,一声清丽的呼喊让他顿时回过神来。

    阎十一回头,却是看到,在探照灯光下,一个俏丽的身影捧着一个锦盒站在那里,不是沈珞瑶又是谁?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重揉了揉,确定没有看错,顿时反应过来,低头再度看向望月鳝腹中的女尸,却见女尸眼珠转了转,惊恐的神情立时转变为凶厉,同时那只带着手环的手也刺向了阎十一的胸口。

    阎十一下意识抓住了刺过来的手,一刀扎进女尸的脸上,划出来一道可怖的伤口。

    女尸却笑得更加狰狞,脸皮裂了开来,露出一张又老又丑的脸,继而身体也裂了开来,苗条的身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臃肿化脓腐败的恶心躯体,腿部几乎融进了望月鳝的身体里。

    居然是鬼六婆的真身!

    阎十一想要退开去,却被鬼六婆抓住手臂,她手臂上的那个五帝钱项链也突然动了起来,居然变成了一条小黄鳝,一口咬在阎十一的手臂上,可还不等阎十一抓住它,小黄鳝的整个身体融化开来,缩进他的皮肤里。

    阎十一顿感一阵眩晕,知道又中毒了。

    “阎法师,这可是你自找的!你抵得住乌头毒,不知道抵不抵得住乌头散和望月鳝的毒血混合炼制出来的剧毒?”鬼六婆笑着从望月鳝的嘴里钻出来半个身子,控制着望月鳝站了起来,也不恋战,再度跳回水坑中,想要逃之夭夭。

    “十一,你怎么样?”阎琉舞赶忙扶住他,见他满脸乌黑,嘴唇更是黑的发紫,十分吓人。

    阎十一赶忙拿出来包紫留给他的百解丹都倒进嘴里,坐倒在地运行周天,不忘对老姐道:“鬼六婆伤得也不清,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冲破渔网,姐,你快和村民一起抓住她,千万不能让她跑了,不然等她逃出去之后,完全融进望月鳝的身体,再想抓她就不容易了。”

    “可你?”

    “我没事,我被包紫的九九神针封了经脉,毒质没那么容易进去的。”

    阎琉舞这才带着其他人去湖边,随时准备收网。

    “神棍……”沈珞瑶手里捧着一个黑色锦盒走过来,刚才她看到了望月鳝体内的自己,她也吓了一跳。

    阎十一喘息了几次,看了她一眼,带着几分斥责道:“你干嘛去了?难道你忘了自己一直都是什么处境?林月芹和苏晓都不在,还敢乱跑,你以为每次都能那么幸运化险为夷?”

    “你干嘛这么凶……就你行,就你最能耐,我是你们眼中的吃瓜群众,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给别人添乱!”沈珞瑶顿时觉得自己特委屈,鼻子一酸,扔下盒子就跑了。

    这时候边上飘过来龚氏兄妹,龚丽丽道:“阎法师,你这一次真错怪沈大小姐了,她之前接到了她爸的电话,说乌头散的解药找到了,于是就火急火燎回江城拿解药去了,没跟你说一声。在高速上,沈小姐她真的很心急,一路狂飙,车速没下过一百八,遇到监控都不减速,估计这一路一百分都不够扣的。”

    阎十一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让龚氏兄妹保护沈珞瑶来着,若是沈珞瑶出了事,两人不可能不来报信,此时拿起锦盒更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压着内心深处的歉意,轻声道:“你俩去看着她,免得她乱跑出事。”

    龚氏兄妹走后不久,迷人湖里传来剧烈的扑腾声和鬼六婆尖利的叫喊声:“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这十八年来,我给香稻村带来了这么多财富,让你们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你们现在却反过来抓我?没了我,你们就继续过你们的穷日子吧!”

    鬼六婆这么一说,至少一半村民犹豫了,手里抓着绳子却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把网口收紧,毕竟这十几年他们过得真的很安逸。

    阎十一勉力站起身来,走到湖岸边,冷笑道:“鬼六婆,少把自己当赐福的神仙,你大声告诉村民们,这些年你用香稻村以及邻村村民祖先的遗骨炼了多少水尸?等先祖的遗骨用完,你又会怎么做?是不是该像杀了村长和村支书那样把村里的人都杀了,然后用来炼成水尸?或者再造出一个满村子****的黄金村?”

    村民一听,手里又是一紧,觉得阎十一的话也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