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章 宰杀望月鳝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力荐,多多益善,书友求给力!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阎十一见水尸都没了活力,才让张弥勒三人动手。

    张弥勒三人也不含糊,开始用钩子勾住水尸,一具具往外拖,阎十一则在每一具拖上岸的水尸身上贴一张镇尸符,再用朱砂写下敕令,用勾魂笔一插眉心,水尸立即解体,化成一具白骨。

    “十一,还真的不难嘿,就是拖这么多有点累,给加钱不?”张弥勒觉着轻松,又开始得瑟了。

    “瞧你那点出息!”阎十一瞥了他一眼,“你给我小心点,正主还没出现,一会儿给你拽下去,我可救不了你!”

    而阎十一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身影从水坑里腾空而起,朝着张弥勒扑了过去,将张弥勒整个人压在地上。

    探照灯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是一根五六米长,大腿粗细的黄鳝,这黄鳝头上长了两个角,就是此前阎十一看到的望月鳝,此时它脖子以下特别粗大,大概水桶粗细,看上去很不正常。

    “救命啊,狂蟒之灾啦!”张弥勒用手里的竹竿架住望月鳝的嘴,全身却被望月鳝身上的粘液沾满,尤其是那光头,锃光瓦亮,看上去跟个泥鳅似的。

    阎十一赶忙从小六手里接过钩子,叩进望月鳝的身体里,想要将它拉开,可望月鳝体型太过庞大,力气也超出预想,身体一扭动,就脱出了钩子,放弃张弥勒,再度跳回水潭,躲进水里。

    “我去他大爷的!”张弥勒从地上站起来,捋了捋头上的粘液,“见我好欺负是不,这么多人就冲我来!”

    阎十一笑道:“该,让你得瑟!”

    张弥勒探头探脑的往水坑里看了看,见没什么动静,装逼道:“有本事出来单挑啊,这就逃了啊?信不信我去拿抽水机把水坑抽干了,活捉你?哎,对呀,十一,抽水不是更快么?”

    “鬼六婆早就用望月鳝在底下打通到迷人湖的水道了,不然怎么把这么多水尸藏这里?”阎十一解释一遍,“我在湖边放了三张网,就是要逼她回到迷人湖,钻到网窝里去。”

    张弥勒想了想又道:“可是狡兔三窟,鬼六婆不可能就只有一个逃生路线吧?”

    “就你聪明!”阎十一让两个村民继续往水坑里铲生石灰和雄黄,继续道:“这个水坑是她为了躲避我临时找的藏匿点,而这里除了迷人湖,离得最近的河流也在几百米外,短短一周时间,她能把成形的水尸都转移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根本没时间挖其他通道……”

    “轰——”

    还不等阎十一说完,他的脚下泥土突然裂开来,望月鳝张着大嘴叼住了他的腿,在地上翻滚。

    阎十一千算万算,没算到望月鳝为了藏匿更多水尸,在水坑的周围打出了许多地下坑洞,刚才他脚下站着的就是,此时被望月鳝缠住,赶忙用勾魂笔抵在望月鳝的嘴上,别让它咬断了自己的腿。

    张弥勒三人一见,赶忙拿着钩子勾住望月鳝躯体,想要把它往后拉开。

    “十一!”阎琉舞一见,急跑过来,拿出手枪,对这望月鳝的脑袋爆射,六发子弹打完却没能打死它,反而激怒了它,翻滚得更加厉害。

    阎十一见望月鳝不松口,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火油扔进望月鳝嘴里,再摸出一把黄表纸,也不管是不是灵符,灌注罡气引燃黄表纸,也扔进了望月鳝嘴里,引燃火油。

    对付这种变异的生物,灵符伤害不大,不如用火来的实在。

    火油焚烧,灼伤了望月鳝的口腔使其松开了嘴。

    但火油还没烧完,望月鳝腹中吐出一具水尸,用嘴一嚼,水尸跟海绵一样呲出水来,不仅灭了火,还把火油也冲了出来,火一灭,望月鳝便转头攻向张弥勒三人,试图挣脱再度逃回水坑。

    阎十一自然不能让它再逃回去,要是再来个偷袭,下次咬到其他地方,估计命就交代了,捡起勾魂笔,跃了过去,跳到望月鳝身上,抓住它脑袋上唯一可以抓的肉角,勾魂笔狠狠插进它的脑袋中。

    疼痛让望月鳝不断的翻滚,凶性大起,想要把阎十一摔下来,嘴还不停的回身反咬,好在阎十一的力量和耐力都很强,双手死死箍住望月鳝的脑袋,没让它咬到。

    旁边张弥勒三人也是奋力用钩子死死箍住望月鳝,不让它逃回水坑。

    阎琉舞则又填装了六颗子弹,很是精准的打在了望月鳝的头部,几乎把它的脑袋都打烂了。

    边上那两个铲生石灰的村民见到五人如此奋勇,也是被激起了血性,抡起铁锹砸向望月鳝。

    有了带头的,就有效仿的,不知谁喊了一句“帮忙!”边上本来一直观望的村民都聚拢过来,拿了木棍竹竿之类的都往望月鳝身上招呼,连安排在湖边的村民也有跑过来的。

    “那边的别过来,别让鬼六婆找机会冲破网跑了!”阎十一赶忙制止,继续抱死望月鳝。

    望月鳝身上则不断溢出粘液和血,沾了阎十一满身,但身体挣扎的幅度却是越来越小,没过多久就倒在地上不动弹了,脑袋模糊一片,身上除了三根长钩子,还有不少竹竿捅穿了身体,污血粘液流了一地。

    阎十一这才松开手躺在地上喘气,望月鳝头上的两个肉角几乎让他抓断了,但还不忘对那两个壮小伙道:“继续铲,逼出鬼六婆!”

    “十一,你没事吧?”阎琉舞找来一件外套,给阎十一擦脸,又拿出应急包给他包扎腿上的伤口。

    “没事,这东西,要是再给它几年,估计就成精了!”阎十一擦了擦脸,站起身来,踢了踢望月鳝的脑袋,深呼了一口气,除掉了望月鳝,鬼六婆就好办多了。

    可在他一踢之下,望月鳝的嘴张了开来,一只细嫩的手臂从其嘴里露了出来,手臂上还带着一个五帝钱手环。

    看着这个细嫩的手臂,还有熟悉的五帝钱手环,阎十一心里咯噔一下,这手环的制作手法和他的一模一样,而他只做过两个这样的手环,分别送给了白小青和沈珞瑶!

    “沈珞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