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2章 毡脸纸
    “雕虫小技!”阎十一冷笑,勾魂笔一转,便将利刃化为无形,栖到近前,杀鬼符贴在了春梅额头,“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破!”

    “啊——”春梅娇呼一声,被炸了开去,脑袋裂成了两半,鬼身被迫,露出死时的样子,竟是全身衣不蔽体,遍体青紫,下身流血不止,真的是被强盗凌辱致死。

    “你有冤屈,去阴司申诉便可,何必留在人间?”阎十一没想到这女鬼修为这么强,结结实实挨了自己一下杀鬼符居然还没魂飞魄散。

    春梅道:“阴司那种地方去了又有什么用?再投胎转世,再让人欺凌?这样的规则早该改改了,我们的主上即将完成这一改变!”

    “你的主人难道是那个女财神?就凭她也敢挑衅阴司威仪?今天她若亲自来,我也给她收拾了!”阎十一呵呵冷笑,手上蘸了朱砂,结了个天遁神印,点向春梅。

    春梅赶忙以琵琶格挡,却大大轻视了阎十一的实力,剑指直接点破了琵琶穿过了她的身体,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可逐渐化成精魄的身体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苦涩道:“是我大意了,不过阎法师,你有这么好的身手,不知道你的朋友们有没有?我梅兰菊竹四季姐妹花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能带走几个你的助臂我们也甘心了,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不久之后我们还会见面的!”

    说完,春梅就化成精魄飞散而去,却不是飞向北方,而是朝天空而去,十分怪异。传说北方乃是不周天柱所在,是精魄和鬼魂进入阴司的必经之路,可精魄朝天空飞去,除非是升仙否则绝无可能,而这厉鬼春梅显然不可能飞升成仙。

    阎十一很是疑惑,但没有时间细想,赶忙赶往村中,顺便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询问情况,谁知张弥勒率先打来了电话,便接了起来,忙道:“老二,你们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情况?”

    “有,理发店老板娘没在,就剩下一具骷髅了。”

    “没遇到别的么?”

    “没有啊,现在理发店门口都是人。”

    阎十一觉得奇怪,再又一想,他们这些人中最手无缚鸡之力的只有沈珞瑶,他虽然安排了龚氏兄妹,可两人都是没修为的新鬼,而春梅口中说的梅兰竹菊四季姐妹花显然是四只鬼,而且不出意外都是厉鬼,龚氏兄妹未必对付的了,忙道:“你们快回龚阿姨家,珞瑶有危险!”

    他自己也加快速度跑回龚阿姨家,然而当他回到龚阿姨家的时候,沈珞瑶正在和龚氏兄妹两人无聊的斗地主,顿时就蒙圈了,问道:“没鬼来绑架你么?”

    沈珞瑶没好气道:“你就巴不得我被鬼绑走是不是,还想讹我呢?”

    见她那么气定神闲,阎十一才松了一口气,可气还没喘匀,他就意识到不对,他们中间还有一个人没回来,他姐阎琉舞!

    赶忙跑下楼,赶往村西边。

    此时村西边,孤僻老太梅仁丽的家中,摇椅上躺着一具白骨,地上躺了一滩尸水,椅子旁的墙壁上,阎琉舞被一红一黄两个女鬼驾着,还有个衣着素白的女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奸邪的笑着,将手里一张张薄薄的纸盖到阎琉舞脸上。

    这些纸是死人死时的毡脸纸,被这女鬼炼成了命器,一旦沾到皮肤就和皮肤黏连到了一起,阎琉舞逐渐无法呼吸,手脚乱舞,却无法踢中虚无的女鬼,而阎十一交给她的青蚨剑此时也丢在了地上,再有几十秒她就该被闷死了,而那白衣女鬼又拿起了一张毡脸纸准备再贴上去。

    “嗖——”白光一闪,白衣女鬼手上一疼,毡脸纸裂成了两半,连阎琉舞脸上的好几层毡脸纸纸也破了开来,使她能正常呼吸了,但可能是隔绝的时间太长,阎琉舞已经昏死过去。

    白衣女鬼一愣,定睛一瞧却不是阎十一,而是一个身穿红色呢子大衣的女鬼,大怒道:“一个区区二十年修为的小鬼,也敢来阻止我们?”

    这赶来救人的女鬼不是别人,正是阎十一刚收的盗贼女鬼邱雯,此时她手里拿着她的命器短刃,丝毫不惧眼前的三个百年厉鬼,手里拿着好几刀纸钱,笑道:“区区三个百年厉鬼而已,我有什么不敢的?只可惜你们身上的纸钱太少,很久没人祭拜你们了吧?”

    三个女鬼一惊,再看自己的衣服,被割破了好几处,原本藏纸钱的地方已然空空如也,不由大怒,放开阎琉舞,直冲邱雯来了。

    邱雯也不退缩,在三个女鬼中间游斗,屋子小也没影响她的身法,还不时嘲笑道:“你们是夏兰、秋菊、冬竹吧?加上你们的大姐春梅,这是要打麻将的节奏么?”

    “小鬼无礼!”一身黄衣的夏兰神色一变,和两个妹妹加快了进攻速度,立时将邱雯压制住。

    邱雯毕竟只有二十年的修为,资质再高,身法再好,在三个百年厉鬼之前也不过是个孩子一般的存在,形势顿时岌岌可危,忙喊道:“老大,救命!”

    “嗡——”

    一声嗡鸣,一根银笔从屋外射了进来,刺入冬竹的眉心,将她的鬼身钉在了墙上,任她怎么挣扎也没能逃脱出来,同时她的鬼身也被破了,露出死时的样子,脖子上有一道深深地勒痕,舌头拖到地上,是个吊死鬼。

    夏兰和秋菊一见,往后退了开去,瞥眼打量门口,只见一个满脸焦急的年轻男人从外面飞速冲了进来,不由大惊:“阎十一,你来的这么快!”

    阎十一进到屋里,见老姐躺在地上,脸上蒙着好几层黄灰色的纸不省人事,立时过去把老姐抱起来,想要撕开毡脸纸,却是揭不下来,便探了探鼻息,却是气若游丝,顿时皱起了眉头,看向三个女鬼,脸瞬间冷了下来,冷冷道:“你们三个,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冷!

    看着阎十一的神情,这是三个女鬼唯一的感觉,她们没想到一个新晋的准天师居然能有这样的威压和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