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 皮革厂
    (欢迎书友加群:470931766,《捉鬼天机道》每天保底更新三章,更新时间:凌晨0点半,晚上19点和22点,不定时加更!欢迎书友准时跟读,有多余推荐票的投一投,没收藏的收藏一下,土豪也可以打赏一些,多少随意,书需要你们支持,青蚨在此谢过!)

    对于阎琉舞的业务能力,阎十一并不怀疑,有老姐相助,他能省心不少。

    没多久,阎琉舞在村子的许多必经之路上都装上了摄像头,连迷人湖、馒头矮山都装了摄像头,可以说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当天晚上就找到了鬼六婆的另外三个傀儡:一个傻子、一个老头、一个理发店老板娘,但鬼六婆并没有出现。

    为了不打草惊蛇,阎十一没有杀掉三个傀儡,而是在香稻村又呆了一周,却再也没有其他发现。

    更为糟糕的是,阎十一的乌头毒又扩散开来了,胸前黑乎乎一片,跟被火烧了似的,但并没有出现此前体虚乏力的情况,身体并没有其他异样,只是离死亡日期满打满算只剩下六天。

    命在旦夕,阎十一却是很悠闲,每天带着张弥勒三人在村里溜达,有时和村里的老大爷下下棋,有时加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微信聊聊天,再不就是一个人在二楼阳台,沏上一杯茶,晒晒太阳,回忆回忆往事,偶尔还能跟沈珞瑶斗几句嘴,似乎要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今天一早,他又和张弥勒三人出门找了个小池塘钓鱼去了。

    “阎十一!”没一会儿阎琉舞火气冲天的走过来,夺过阎十一手里的鱼竿,作势又要扇他巴掌,最后还是没打下来,由于颜小雅的尸首还没追回来,又要追查吴四丸子,这几天她都没来,今天好不容易抽空过来,听沈珞瑶说了阎十一这几天的所作所为,十分恼火:

    “你知不知道你还有几天的命?抓不到鬼六婆你也不用把大好时光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吧?既然抓不到就不抓了,你不是会走阴么,你带我去冥界大荒原,我给你去找那个什么犀牛角的!”

    “姐,要是大荒原这么好去,鬼犀角这么好得到,吴四丸子就不会那么笃定的认为乌头散一定能要了我的命了。再说了,你以为是进哪个恶鬼的鬼府那么容易?去冥界走阴,没有阴司授予天师以上道箓,法师只能以魂魄的形式进去,魂魄状态的法师和其他鬼魂没任何区别,没法使用法术,咱俩去了不跟送死一样么。”

    阎十一夺回鱼竿,继续道:“姐,你也不用太担心,师叔不是前几天去魔都找师父想办法了么,还有包子不也去找他爷爷了,哦对,还有林月芹,我中毒那天就带着苏晓去找鬼犀角了,要是这三方都没能找到鬼犀角,那也就注定了我命该如此,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阎琉舞语塞,很不爽道:“可你也不能这么浪费时间啊!就算你别的做不了,做点其他有意义的事还是可以的吧?比如传宗接代什么的,珞瑶现成的吧,就算她不愿意,你找个普通点的姑娘也行啊,实在不行,姐给你去买几个越南新娘,那样就算你死了,老阎家的血脉总不会断了。”

    “你怎么不买几个菲律宾男佣入赘咱老阎家?不也一样能延续血脉?”见老姐又大开脑洞,阎十一顶了一句,又道:“我这几天也没闲着,这一周时间我和老二他们三个一直在暗访,确定鬼六婆真身的位置。

    “找到了?”

    阎十一把鱼竿换了个窝,又道:“其实我早就知道鬼六婆真身在哪,那天晚上章雪莹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阎琉舞一听,发飙道:“知道你还不杀,傀儡和本尊都找到了,不一锅端了,养着过年啊?你是真嫌命长么?”

    阎十一把钓竿提上来,重新上了饵,笑道:“钓鱼嘛,得有饵,这鬼六婆就是饵。”

    “什么饵不饵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咱们来这儿的目标不就是灭鬼六婆么?”

    阎十一则不紧不慢道:“我是来找吴四丸子的,鬼六婆又不能解我的乌头毒,我要钓的鱼就是吴四丸子。”

    “可章雪莹不是说他怕死,不会来的么?”

    “不会来,咱们还不能找过去么?”

    “可我根本没有吴四丸子的踪迹,怎么找?”

    “所以钓鱼喽!”阎十一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见阎琉舞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看了看村口,说道:“鱼上钩了,下面就看姐你能不能顺着鱼线摸到鱼的窝了。”

    阎琉舞朝村口看过去,只见两三辆集装箱卡车停在那里,搬运一箱箱肥料,疑惑道:“这又怎么了,村里这么多香米田,运点肥料进来也没什么吧?”

    “姐,我跟村里人打听过了,每个月都会有车送肥料过来,咱们猎狗山村的水稻田也不比这里少吧,也没见每个月施肥的,这么多肥料下去,不得把稻苗都给烧死。”阎十一把鱼竿又放下去,又道:

    “我敢肯定这三辆车里面装的百分百不是肥料,而是章雪莹所说的那种特殊油脂,用来制造和供养水尸的东西,听村民说,送肥料很准时,都是农历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送来,我猜这种油脂只有每月月初,少阴之时才能被水尸吸收,而今天正好是农历四月三十,我等的就是这一天。”

    阎琉舞道:“你是说,这些油脂是吴四丸子送过来的?只要我跟着这三辆车,就能找到吴四丸子!”

    “姐,你总算开窍了!”

    阎琉舞恨恨道:“好,这个交给我!等我找到地方,非得把吴四丸子的皮扒了不可!”

    “不行,姐,你这次去就是探哨,不能胡来,吴四丸子怕死,绝对没那么好抓,而且他身边还有九命鬼妖和散财童子,你也吃过苦头了。”阎十一淡淡一笑,“找到地方后,姐你就赶紧回来,咱们就动手灭了鬼六婆。”

    阎琉舞走后,阎十一也站起身来,收起钓竿,回到龚阿姨家休息。

    直到晚上八点多,阎琉舞才回来,正好碰到众人吃冰镇西瓜,也不含糊,起手啃了四分之一,解了渴之后才道:“吴四丸子还真狡猾,那三辆车是租来的,直接开回了租赁公司,而且三个司机也不是从货源地接的货,而是在北孚镇交接的,最恼火的是,来交接的货车提前卸下了车牌,无法查找。”

    阎十一听了,有点失望:“那线索断了?”

    阎琉舞攥了攥拳头道:“姐是这么容易能让线索断的人么?经过我对那三个司机的一番再教育,总算让我逮到一点线索,让我找到了一个皮革加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