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章 水尸
    阎十一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找出罪魁祸首鬼六婆可比毁掉迷人湖重要得多,但心中还充满了疑惑,再度问道:“我想知道这香米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是因为水的关系,为什么没有任何异味?”

    “香米其实并没有任何问题!”章雪莹的回答再度出乎意料,“香米之所以香,是因为鬼六婆在湖里放了许多用法药炼制出来的特殊油脂,这些油脂密度比水大,不会浮在水面上,水稻吸收了油脂之后就带了一定的香气。”

    沈珞瑶反应过来,插了一句道:“难怪白天来香米田的时候,我就觉得气味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油脂的香气!可这些油脂安全吗?”

    章雪莹继续道:“香米只是油脂的副产品,正好让鬼六婆利用村民的贪财心理在迷人湖周围建起护栏,保护她的根据地,只要没人动摇她的利益,暂时不会害太多人。”

    阎十一问道:“她在这里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也像三钱山一样,用尸体的阴气为吴四丸子培养邪灵?”

    “不,是水尸,那些油脂就是用来养水尸的,望月鳝转移过来的这些都是还没成型的!”

    “水师?”沈珞瑶不解,“她不会想当提督吧?可这么点大的湖也操练不开啊。”

    阎十一可没沈珞瑶这么二,沉吟一声,咬着手指思虑半晌,才道:“我大概明白了,现在还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只能回答我可以回答的。”

    “那些特殊油脂从哪里来?”

    “不知道!”

    “吴四丸子养邪灵、水尸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

    “吴四丸子是按照杨公十三忌日杀人找尸体,然后想布煞阵?”

    “是,也不是。”

    “什么样的阵法?”

    “不知道。”

    “他应该已经知道我到这里了,为什么不亲自来阻止我?”

    “怕死!”

    “他的幕后金主是谁?”

    “江城的富豪!”

    “你到底是人是鬼?”

    章雪莹却没有回答,转身离开,背对着阎十一淡淡道:“如果阎法师可以杀了鬼六婆,抓住吴四丸子,我便会如实相告,不然我即便说了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让姐姐难做。”

    见章雪莹离开,沈珞瑶道:“神棍,你就这么放她走么?不问问她怎么对付鬼六婆?”

    “她要是有办法,就不会千方百计把我引到这里来了。”阎十一摇摇头,收拾收拾,带着沈珞瑶回了村里。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和昨天他们到这里的时间差不多,但今晚村里却是家家户户亮着灯,不时传出来哭声、喝骂声,有骂鬼六婆的,也有骂阎十一多管闲事的。

    “这些人怎么这样?”沈珞瑶听着那些咒骂声,很是愤愤不平。

    阎十一没放在心上,他是法师,他的职责是捉鬼驱邪,褒奖只是附带,所作所为天知地知即可。

    回到龚阿姨家,两人吃了点东西就各自睡了。

    这一觉阎十一睡得很踏实,也许是没能得到大多数村民的理解和认可,反而压力小了许多,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八点。

    起床洗漱完之后,下楼来,沈珞瑶已经在那吃早饭了,便也坐下拿起油条吃着,喝了一口豆腐脑,问道:“你下来之后,有没有看到村民来催我去帮他们找祖宗的尸骨?”

    “有不少,但让我都送走了,我说你还要准备准备,得过几天。”沈珞瑶喝着一碗豆浆,想了想又道:“还有那个带头警察也来过,说生石灰有,但雄黄有毒,需要审批,一时之间弄不到那么多,就没送来。”

    阎十一没觉得意外:“没送来就算了,反正暂时也用不上,只是觉得不是自己的兵就是不太好用,这会儿要是老姐和张弥勒他们仨在就好了。”

    “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宝贝,宝贝,我是你的大树……”这时门外响起了奇葩音乐,三个猥琐脑袋趴在门边看了过来。

    张弥勒头一个跳进来,挑着眉道:“十一哥,两天两夜,你俩过得舒不舒服,开不开心?”

    “这尼玛说曹操曹操到啊,你们仨怎么找到这里的?”阎十一刚听到音乐就感觉的是张弥勒,没想到还真是这三人。

    这时阎琉舞停好车走了进来,打量了客厅一眼道:“当然是跟着我来的了,这三个家伙,非要跟来,说跟着你赚钱。”

    张弥勒猥琐道:“你俩也逍遥两个晚上了,我现在过来也不算搅混水对吧?”

    对于张弥勒的龌龊,阎十一自然嗤之以鼻,看着小五和小六两人正拿着自拍杆到处转悠,问道:“他俩干嘛呢?看着不像是来给我帮忙的。”

    张弥勒道:“他俩是来拍鬼作直播的,他俩在网上扬言能拍到鬼,两天时间粉丝数量暴增,都快突破十万了,可粉丝说见不到鬼就把他俩弄死,他俩没办法就过来找你帮忙了。”

    “你俩什么牛不能吹吹这个?别指望我帮忙,我不会拿道术给你们用来娱乐赚钱的,要拍鬼你们自己找去。”看到小五小六那巴巴的眼神,阎十一当即拒绝,想了想,灵机一动,对阎琉舞道:

    “姐,你有带摄像头之类的设备来么?我正好要找鬼六婆,苦于没好的方法,要是能弄点监控什么的,我想把鬼六婆剩下的三个傀儡找出来。”

    “这你就问对人了!”阎琉舞一拉胸口拉链,露出奶白的两个半球,从中间掏出来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放在桌上,立即与桌面融为一体,得意道:“我发明的最新款变色针孔摄像头,你想偷看哪个姑娘,贴房间里保证发现不了。”

    阎十一下意识看了一眼沈珞瑶,见沈珞瑶也看着他,赶忙道:“我我、我需要偷看么,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可一个是不是少了点?”

    阎琉舞则在双峰间使劲掏了掏,抓出来一把,至少有二十个,撒在桌面上,说道:“够不够?”

    其余人的嘴立时都成了O型,惊叹于阎琉舞的这个技能。

    许久阎十一才从脑袋短路中恢复过来,道:“够,肯定必须够,就是姐你啥时候能把东西放在正常的地方?”

    “有啊!”阎琉舞从裤袋里拿出一袋压扁了的包子吃了起来,还把桌上的摄像头抓起来塞回双峰,吃着包子道:“我去装摄像头了,你们慢慢聊。”

    其余人又是暴汗,阎十一赶忙叫住她,给她详细说了这两天的经历和村子的基本情况才让她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