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章 你是你姐姐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力荐,多多益善,书友求给力!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阎十一不禁打了个寒噤,这是他修道以来遇到过最离奇的事了,他被女鬼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还不至于人鬼不分。

    可这个章雪莹却太奇怪了,之前在三钱山,是她提供消息带着自己找到了茅炳和许建国的尸体,也是她领路找到了吴四丸子的制邪窝点,还送来了乌头毒的解药配方。

    种种迹象表明,章雪莹是友非敌,可她却每次都欲言又止,言不由衷的样子,而现在在这里又发现了她的墓。

    这让阎十一很是不安,不晓得章雪莹到底是什么目的,最为重要的是,他可以肯定章雪莹是活人,最好的证据就是他从老宅跳下来压在章雪莹身上时那绵软的肉感,和隔着衣服透出来的体温,这是鬼所做不到的,就算是九幽鬼妖林月芹,虽然幻化出来的身体很真实,却永远不可能让身体暖和起来和人一样,这是人和鬼最本质的区别。

    阎十一越想越不对,如果非要解释,那么只能认为这座坟只是个衣冠冢,造成假死的假象,迷惑别人,可章雪莹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根本没必要这么做才对。

    到底为了什么?

    “真是见鬼了!”阎十一想不通,这几天一直被女鬼阴,被女鬼耍,简直太有损他准天师的脸面。

    “神棍,你怎么了?”见阎十一在那自顾自发火,沈珞瑶试着调解道:“我知道你是法师,人间判官,被人……或者被鬼牵着鼻子走很不舒服,可事情并没有朝坏的方向发展,甚至还有利于你,你没必要这样懊恼。你看我不就常常被莫名其妙绑架么,我家这么多钱,请了这么多保镖也没什么用,却又每次都很神奇的化险为夷了,我觉得你也会一样……”

    “你这是在安慰我?”阎十一抬起头,意外的看着沈珞瑶,愣了好久,也觉得自己的状态和平时判若两人,连起码的判断力都丧失了,旋即深吸一口气调整了心绪,看着沈珞瑶认真的表情,邪邪一笑道:“沈大小姐,你不是很讨厌我么,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少、少臭美了你!”沈珞瑶大窘,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话,被阎十一挤兑,恼羞成怒道:“本小姐是怕你想多了走火入魔,一会儿发疯一头撞坟上了,你死了无所谓,本小姐金贵着呢,这荒山野岭,枯坟遍地的,我一个人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

    阎十一笑笑,这个样子才是沈珞瑶,心情好转许多,也冷静许多,趴在坟边继续观察望月鳝,说道:“也许你是对的,既然谁都想牵着我走,那就让他们牵着,这样还省得我费心思去想了,我现在只需要做好我分内的事就好。”

    “你该不会是想一个人去对付那么大的黄鳝吧?”沈珞瑶也趴在坟边看着,“它一次能吐出好几具尸体,你不怕被吃了么?”

    那条望月鳝已经来回好几趟了,每次都运送三到四具尸体过来,吐完尸体后身形依旧很大,吃掉他俩完全没问题。

    “黄鳝终归是黄鳝,再怎么修炼上限也提不上去,它要是敢和我打,我可不怕,我就怕这东西打不过钻进地里,那就没招了。”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一根长尺许的棺材钉,掰成一个钩子状,在棺材钉尾部坠上一条粗绳,说道:

    “小的时候,为了弄点野味打牙祭,我可是练就了一手抓黄鳝的本事,可惜望月鳝有毒没法吃,不然就能烤个黄鳝什么的还是不错的!”

    说着就要潜伏过去,准备和望月鳝来个血拼。

    “阎法师,等等……”这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女子,打断了他的行动。

    阎十一回头一瞧,却是一惊,来人居然是章雪莹,放下棺材钉,瞥了一眼那座刻着她名字的坟墓,说道:“我正想找你呢,你解释一下吧!”

    章雪莹看了一眼坟墓,蛾眉轻蹙,许久才道:“坟里埋得确实是我!”

    “啊——”沈珞瑶一听,轻呼一声,下意识躲到了阎十一身后,害怕道:“那、那我刚才喊你名字你也听到了?你不会真请我进去喝茶吧?”

    阎十一也是大惊,他本以为这就是个衣冠冢,却没想到里面葬的是章雪莹本人,旋即拿起勾魂笔防备起来,问道:“那你这具躯体又是怎么回事?附身或者夺舍都不可能瞒过我的眼睛!”

    “这也是我!”谁知章雪莹的回答大出人的意料之外!

    “不可能,一个人怎么会有两副身体?等等……”阎十一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章雪莹道:“这具躯体是你姐姐的!其实出生的时候,死的不是你姐姐而是你!而你却夺了你姐姐的身体,对不对?之后你又被吴四丸子炼成了九命鬼妖,其实章秋婵和章雪莹都是你,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的离奇消失和章秋婵的现身,最好的证明就是,你俩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

    沈珞瑶作为吃瓜群众又蒙了,不禁想起了郭大爷相声里的段子:死的那个是你,你是你哥哥。

    现在章雪莹似乎就是这个情况。

    “算是吧……”章雪莹没有否认,也没解释,只说道:“我不是来解释我的身份的,我只是来告诉阎法师一声,你现在不能杀望月鳝。”

    “理由!”阎十一可不能再轻易相信她的话。

    “你不该杀鬼六婆的替身傀儡的。”章雪莹顿了顿,见阎十一皱眉,继续道:“你杀了她的替身,并不会对她的本尊造成任何伤害,只这会让她更加警惕,行动更加隐秘,除了有更多的村民会死去,继而变成她所能利用的尸体,香稻村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你的意思是,让我先稳住鬼六婆,找机会斩草除根?”一经提醒,阎十一也思考起来,今天他杀的三个傀儡确实无关痛痒,如果鬼六婆想,只要时间允许,炼制多少个傀儡都没问题,而鬼六婆又善于易容,确实防不胜防。

    章雪莹点点头,“现在迷人湖还在,望月鳝还在,鬼六婆在这里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她的本尊不能离开村子,否则无法控制傀儡,也就无法监督香稻村的村民,所以阎法师你要做的是找出她的本尊,这样才能免去后患。但如果法师你毁了这里的一切,她也没了在这里存在下去的必要,她一定会放弃这里,像之前离开樟树坳一样再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