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章 坟里的章雪莹
    一个个村民躺进棺材里,嚎啕大哭,还让边上的铲土掩埋,看着跟集体诈尸似的。

    沈珞瑶看着这么惊悚的一幕,摇了摇阎十一的胳膊,害怕道:“神棍,他们怎么了,不就祖坟被盗么,用得着这样?难道中邪了?”

    “这回你说对了!”阎十一并不慌张,一个一个坟坑看过来,见龚阿姨也躺在他老头子的棺材里,拿出一张灵符贴在她的后颈上将她扶出来,关心道:“龚阿姨,你没事吧?”

    “我这是怎么了?”龚阿姨晃了晃脑袋,精神有些恍惚。

    沈珞瑶也是不解,问道:“神棍,这到底怎么回事?该不会挖了这么多坟,挖出什么邪气了吧?这么多人中邪,你救得过来么?”

    “救他们干嘛?他们咎由自取,让他们躺里面凉快会儿,清醒清醒!”阎十一依旧挨个坟坑检查,见到有几个清醒点了想爬上来的,还给他踢下去,而手里暗中已经抓着勾魂笔了。

    “该不会又是鬼六婆吧?她都已经死了两次了,还没死透么?”沈珞瑶扶着龚阿姨跟咱后面问道。

    “不是她还能有谁?”阎十一双眼仔细扫着,在山上转悠一圈,回到龚家祖坟,矮身扫了一圈,又道,“六婆是古代六个职业,现在也有,这鬼六婆应该是对这六个职业都精通,还让她从中悟出了一些邪术,修出了六个傀儡,之前跳大神被雷劈死的是师婆傀儡,刚才被我灭的是药婆傀儡,现在在这里作怪,能控制这么多人的,只有买卖人口的牙婆傀儡了!”

    阎十一说完,急忙转身,勾魂笔刺进了龚阿姨的眉心,龚阿姨顿时浑身颤抖,脸色急变,脸皮脱落露出一张丑陋的老脸,阎十一毫不客气,在她脑门上一拍,顿时骨肉分离,化作一摊血水渗入地下。

    “啊——神棍你要死呀!”沈珞瑶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挽着这个骷髅“龚阿姨”的胳膊,赶忙拿出纸巾擦拭,骂道:“你明知道她假扮龚阿姨,你还让我扶着她。”

    “我一开始不知道,但是在我给她贴上灵符之后,我就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你的灵符告诉你的?”

    “那就是一张黄表纸,没写敕令,效果和你手里的巾纸没区别!”阎十一扔下骸骨,“可龚阿姨却清醒了,你说奇不奇怪?”

    “那你干嘛不直接弄死她?”沈珞瑶一想到刚才扶着的居然是一具骷髅,心里就特别腻歪,继续拿纸巾擦手。

    “因为我也不敢肯定啊!”阎十一这才爬进龚大爷的墓里,把昏过去的龚阿姨拖出来,“我也是回到这里的时候,才看到龚大爷的坟里隐约有个人影,才冒险出手的!”

    “你也真够胆大的,万一龚大爷坟里的不是龚阿姨,你就成杀人犯了!”沈珞瑶没好气道。

    阎十一笑笑,牙婆傀儡被灭,村民又逐渐恢复了神志,便对带头警察大声道:“警察叔叔,让村民们先回去吧,顺便帮我准备一张大网、两吨生石灰和一吨雄黄,还有几桶饵料,明天我帮村民找祖宗!”

    随着村民一个个清醒过来,被警察一个个赶回家,只剩下阎十一和沈珞瑶两人。

    山风嗖嗖而过,沈珞瑶看着漫山遍野被挖开的山坟,不禁汗毛竖了起来,小声问道:“咱们不回去么?”

    阎十一则带着沈珞瑶来到馒头矮山下的一个小水潭边,在水潭周围布下阵法,然后拉着沈珞瑶躲到两座没刨开的水泥坟之间,笑着道:“咱们3D鬼片、僵尸片、仙侠片都看过了,今天换换口味,带你看狂蟒之灾怎么样?绝对比好莱坞大片过瘾。我估摸着以后你男朋友都不会这么勤快带你看电影,我这么尽责,你不得给点钱意思意思?”

    “少来,我又不是包养你,凭什么给你钱?有本小姐陪你是你的福气!”沈珞瑶白了他一眼,“跟你出来就没遇到过好事,以后我要是得了心脏病什么的,就是被你吓出来的,到时候你得负责任!”

    “噗通、噗通……”这时候,小水潭里传来物体落水的声音。

    两人赶忙噤声,趴在坟背后往外观瞧,月光之下,水潭中间,一条大腿粗细的蛇形怪物,仰着头立着,怪物头上有两个不明显的角,使整个脑袋看上去像个倒三角,此时正从嘴里吐出尸体来。

    “天呐,真有这么大的黄鳝!”沈珞瑶赶忙拿出手机,“这要是拍下来,必须火遍全世界啊,我这手机像素可高了,拍出来绝对不会发生一遇水怪就模糊的事情!”

    阎十一却按下她的手机,说道:“你别乱来,望月鳝视力听觉不好,但有很强的趋光性,你闪光灯一开,还不得把它吓跑了?那我后面的计划就泡汤了!”

    “可不开闪光灯,就拍不清了呀!”沈珞瑶无奈收回了手机,问道:“龚浩忠不是说望月鳝在迷人湖么?这里离迷人湖这么远……”

    “一看你就没在农村待过!”阎十一解释道:

    “黄鳝是穴居动物,只要泥土湿润它就能存活,虽然迷人湖离这里有几里,但江南省河道众多,对于这么大的家伙来说,打个洞到这里并不困难,我刚才之所以大声说话,要明天打捞尸骸,就是为了打草惊蛇,让鬼六婆听到,好让她转移尸体。正因为这个水潭离迷人湖太远,又在坟山下,一般人都不会查到这儿,这叫灯下黑。不过我就喜欢从灯底下开始找,这不让我碰上了!”

    “瞎猫碰上死耗子!”沈珞瑶白了他一眼,又问道,“你不是杀了鬼六婆了么,她怎么听?”

    “我杀的是她的傀儡,她的真身或者其他傀儡肯定还混在人群里的!”

    “这么可怕,那岂不是谁都有可能是她的真身或者傀儡?万一她冷不丁背后捅刀子怎么办,你本事好不怕,我可不行!”沈珞瑶想到这儿,就感到背后凉飕飕的,总觉得背后有人盯着她,下意识回头,看到背后坟墓的墓碑,念了出来,“章公幼女雪莹之墓,一九九五年阴历十一月二十三。”

    “大晚上的别在人家家门前叫人名字,很容易把鬼魂招来的,要是请你进去喝一杯,看你怎么办!”阎十一警告带吓唬,开了个玩笑,脑中却突然搭上了了一根弦,吓得自己寒毛都竖起来:“你说墓主叫什么名字?”

    “你不是不让我说么?”沈珞瑶看阎十一脸色都变了,便道:“应该叫章雪莹吧,你认识啊?”

    阎十一回转头看向墓碑,墓主名字还真叫章雪莹,冷汗就下来了,吸了一口凉气道:“不会这么巧吧?同一个村,同名的几率实在太小了,可如果这里面埋着的是章雪莹,那我之前看到的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