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章 祖坟被挖了
    看着这帮利欲熏心的村民,阎十一冷笑,要是再耽搁几年,说不定就是下一个黄金村,便把勾魂笔上的那具骸骨扔在地上,说道:“你们已经知道鬼六婆不是好人,甚至不是人,你们还要相信她?她今天毒死了村长、村支书和那个小朋友,指不定哪天你们也会被毒死,你们不怕?”

    他话还没说完,立即有村民反驳道:“那是他们三个对神婆不恭敬,触怒神婆了,要是这样影响了香米的收成,他们就该死!”

    “是呀,是呀,神婆不是人怎么了,那些庙里的菩萨不也不是人?不也照样有人信?”

    “信那些有什么用?每个人拜了都能发财?神婆不一样,从她来咱们村之后,咱们村就富裕了!”

    ……

    附和声此起彼伏,都是替神婆开脱的。

    “这些人疯了么?”沈珞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些人简直被钱堵住心眼子了。

    阎十一没有回答,问警察道:“这种大肆宣传迷信的行为,跟邪教差不多了吧,你们警察不该把他们抓回去教育教育?”

    带头警察尴尬道:“这恐怕不好办,法不责众,法不责老,这么多老头老太太,思想本来就陈旧,就算再教育也没多大效果。”

    阎十一摇摇头,看来只能自己解决了,对村民们道:“好,你们的信仰我不干涉,你们的财路我也不挡,但你们祖宗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要跳出来打你们这帮不肖子孙了。”

    “什么意思?”

    村民听得一头雾水,沈珞瑶也投过来疑惑的目光。

    阎十一指着地上的骸骨道:“你们以为这是鬼六婆的尸骨?我告诉你们,这只是鬼六婆的障眼法,这是你们其中一家祖宗的遗骨!我还告诉你们,你们所有人的祖宗遗骨都已经不见了!偷坟掘墓的人就是那个鬼六婆!对挖你们祖坟的人,你们还要拜她敬她吗?”

    村民哗然,立时就有人跳出来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开棺验尸喽!”阎十一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沈珞瑶担心道:“神棍,你有把握吗?要是你猜错了,你就成了挖他们祖坟的人了!”

    阎十一笑笑,又对村民们道:“信不信由你们,我只是好心提醒一句!”

    村民都没说话,多数都不相信,也有将信将疑的,但开挖祖坟事关重大,搞不好要背上不孝的骂名,顿时没人搭茬了,叽叽喳喳讨论起来,却是没有一个人表态愿意。

    “我龚家愿意!”龚阿姨这时候站了出来,看到村民们投来惊异的目光,语气颇为淡定,“如果阎法师猜错了,我愿意背负对龚家列祖列宗不敬的骂名!”

    龚阿姨家只剩下她一个人,也没有其他亲戚,便没人反对,于是村里的人浩浩荡荡去了龚家祖坟。

    龚家祖坟在一座馒头矮山旁,离迷人湖只有几里路,山上葬着的不仅仅有龚家祖先,还有村里其他人的祖茔,甚至其他村村民的先祖,其他村的村民看到这么多人连夜上山,也好奇跟过来围观,把龚家坟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先从我儿子和女儿开始吧。”龚阿姨神色淡定,指着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墓,让村民挖开。

    “龚阿姨,您没事吧?”阎十一看到龚阿姨眼中有泪,却强自忍住,保持从容,便上前安慰一句。

    龚阿姨摇摇头道:“自打去年我说迷人湖有怪物,让村民不要再种香米之后,村里的人都管我叫龚疯婆子,既然疯了,挖个祖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阎十一感受得到龚阿姨的委屈,她是想证明自己,也给自己的儿女证明,便也不说话,看着结果如何。

    没一会儿,两座水泥新坟被撬开,棺材从里面拉出来,打开棺盖,揭去上面的陀罗经被,掀开九层七宝棉被,下面是平铺成人形的衣物鞋袜,里面装着的是龚丽丽和龚浩忠的骨灰。

    也就是说,尸骨还在!

    这么一来,村民哗然,看向阎十一的眼神都变了,还有些拿着铁锹锄头想上来殴打的,只不过迫于有警察在场不敢。

    “神棍,你会不会猜错了?要不算了吧?”沈珞瑶一看情况不对,再这样下去就得引起众怒了。

    阎十一没有说话,双手抱胸思考起来。

    而龚阿姨则冷静道:“把我老头的坟也挖开!”

    村民有些犹豫,但还是照做了,把龚大爷的坟也挖开了,拉出棺材,里面还是有骨灰。

    这一回可就不止村民,连龚阿姨也回头看向阎十一,询问原因。

    阎十一皱眉,对龚阿姨道:“龚阿姨,能不能挖开一座曾祖辈以前的坟?”

    龚阿姨有些犹豫,她的儿子女儿和老伴她可以决定,可现在三人骨灰还在,她要继续挖下去,如果还有尸骨,那她的罪孽也小不了,考虑了一番,她走到一座老坟前,只有一个土堆,拜了拜道:“爷爷,我是龚家外姓人,是您当时亲自跑到我家给您孙子下的聘把我抬到龚家,现在孙媳妇儿不孝,没守住您龚家的血脉,还要惊扰您安歇,您要怪罪就怪我一个人吧!”

    说完,很是果敢道:“挖!”

    周围村民顿时议论纷纷,小声骂着疯婆子之类的话,但更多的人还是想看她出丑。

    没一会儿,土堆就被刨开了,里面的棺木几乎已经腐烂了,棺材板材质很薄很差,俗称狗碰头,就是狗用头撞一下都能撞碎的那种棺木。

    阎十一拿过一柄铁锹,在棺材板上一翘,棺材板掀开了,根本没上钉子,掀开棺材盖一看,里面空空如也,没有尸骨也没有骨灰。

    “神棍,真的没有唉!”沈珞瑶兴奋道,又意识到这种场合不太适合高兴,便小声道:“你怎么猜到的?为什么到这儿就没尸体了?”

    “之所以没尸体是因为有尸体!”阎十一总算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咱们国家实行火葬很早,但推行到农村大概是八九十年代的事了,所以爷爷辈或者曾爷爷辈的人是土葬的。龚大爷和龚浩忠兄妹的尸骨之所以没动,就是因为被火化了,鬼六婆没法利用他们的尸体。”

    阎十一这么一说,龚阿姨就没什么好顾及的了,让人把祖坟全都挖了开来,无一不是空坟,尸骨都不翼而飞了。

    其他村民见阎十一的话没错,赶忙去自家祖坟开挖,结果却是但凡土葬的尸骨都没了,甚至邻村的祖坟也没能幸免,顿时咒骂声哭嚎声大起。

    可哭着哭着就不对劲了,许多老人,甚至中年人就往空坟里躺进去,说要给先祖陪葬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