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药婆
    沈珞瑶想了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市局王局长,电话接通之后,撒了一通小娇,才把电话给了带头警察,带头警察接过电话,连连点头,满脸堆笑,挂了电话后把手机还给沈珞瑶,赶忙把阎十一的手铐打开,道歉道:“抱歉抱歉,阎先生,我们不知道你是王局长亲点的灵异专家,王局长要我们好好配合你工作,不知道有什么吩咐没有?”

    “先把他带回去,怎么办你们比我清楚。”阎十一指了指韩摄气,“留下几个人打捞邱雯的尸骨,剩下的人跟我去村长家,我替你们找凶手。”

    “好,这样最好了,那就多谢阎先生了!”

    ……

    在村民讶异的眼光中,阎十一回到了村子里,来到村长家。

    客厅的沙发上躺着村长的尸体,已经盖上了白布,阎十一掀开白布看了一眼,村长的整个人都成了黑紫色,嘴里有黑血流出,显然是中毒死的,便问警察道:“你们查过他的死因没有?”

    带头警察道:“法医取过样拿去化验了,结果得等明天才能知道。”

    阎十一这时候想起了包紫,她要是在应该第一眼就能看出来村长中的什么毒,此时只能靠自己了,便俯下身仔细检查村长的尸首,发现在村长的下巴下面有指印,可见是被人强行把毒灌进去的,于是沾了点黑血,在鼻子上闻了闻,还用舌头舔了舔。

    沈珞瑶一见,赶忙把他的手拍开,急道:“喂,神棍,你不嫌脏就算了,还嫌命长啊?”

    “你觉得我会这么傻么?他中的也是乌头散,可惜喝下去的量太大,就算包子在也救不了他。”阎十一站起来,擦了擦手,回头看着沈珞瑶打趣道:“你干嘛这么关心我,平时你不是最讨厌我的么?”

    “少臭美,你爱死死去,管我什么事,我是怕没完成好月芹姐的嘱托!”沈珞瑶俏脸微红辩解一句。

    阎十一笑笑,又问警察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是谁指认我是凶手?”

    警察还没回答,楼上下来一个中年妇女,应该就是村长的老婆,她边上还一个五短精瘦的男人搀着她,跑过来就拽住阎十一的衣服,撒起泼来,“你这个凶手,就是你害死我家老头子的,白天老头子带你转悠了一圈,差点被雷劈死,回来就一直流汗,在沙发上睡个午觉就死了,肯定是你施了妖法。我们村十几年来从来没出现过打雷劈死人的事儿,你一来我们村就出事了,还劈死了我们村的神婆,以后我们村香米的收成少了就得是你的责任!”

    “大妈大妈,你冷静点行不行?我下午一直在龚阿姨家,你这样诬陷人没道理吧。”阎十一扒拉着村长老婆,想要脱身,可村长老婆跟牛皮糖似的贴在他身上,甩都甩不开,他还不能用强。

    边上那个精瘦的男人指着阎十一道:“怎么就不是你,你会妖法,肯定是你害死的村长!”

    沈珞瑶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这么蛮不讲理的栽赃她还头一次见,说道:“我和他一直在一起,我可以证明他的清白,还有,你们怎么只怀疑他,不怀疑我?你怎么知道是他用妖法,而不是我?”

    精瘦男人一愣,看着高挑美艳的沈珞瑶,没来由自卑起来,许久才鼓起勇气道:“沈小姐你家那么有钱,肯定不需要害人,他就不一样了,就他那副穷酸样,看到村长家有钱就起歹心了,村长家丢了东西,就是证据!”

    沈珞瑶冷笑道:“照你这么说,那在场所有人都不是特别有钱,是不是都有可能是凶手了?就凭他穷,就说他是凶手?”

    阎十一听着这辩词总觉得怪怪的,心道:“我穷怎么了,怪我喽?”

    村长老婆反驳道:“就是他,就是他,他是个牛鼻子老道,会法术的,老头子肯定是被他害的!”

    就这每一句话,阎十一听出猫腻来了,质问道:“你知道我是道士?我从昨晚到这里之后,可没在你面前展示过道术,你是怎么知道的?”

    村长老婆指着精瘦男子道:“是他说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精瘦男子,阎十一居高临下看着他,邪邪笑道:“小朋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精瘦男子眼皮直跳,不敢和阎十一凌厉的目光对视,眼光闪烁,额头冒汗,许久憋出一句道:“我、我听村支书说的!”

    “不好啦,村支书死啦!”这时候,外面不知谁喊了一句。

    一众人赶忙去村支书家,果然村支书躺在床上,双目圆睁,全身黑紫,口吐黑血,下巴处有五个指印,也是被人灌了乌头毒。

    阎十一转头看向精瘦男人,恐吓道:“现在你的嫌疑最大,你要是不说,这两条人命弄不好就落在你身上了。”

    精瘦男人脸色一白,看向了看威严的警察,颤颤巍巍道:“我、我就是一个跑腿的,我、我真不知道……”

    阎十一想了想,继续吓唬道:“你可想清楚,我想村长和村支书作为村里最大的官,肯定是知道内情的,但两个人都被害了,凶手既然要杀人灭口,就一定会斩草除根,你要是再不说,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我……”精瘦男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觉得自己的命比较重要,便道:“是、是鬼六婆,是她……”

    然而不等他说完,他身后围观的一个村妇突然掐住他的下巴,把一袋药末灌进他的嘴里,精瘦男人嚎叫着吐着药末,脸色却很快变成黑紫色,吐出黑血,转眼就死了。

    警察立即掏枪指着村妇,村妇露出狰狞的笑容,慢慢把脸皮撕开,露出来一张又老又丑的脸,居然就是白天被雷劈死的鬼六婆,她看着阎十一,桀桀笑道:“阎法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要逼我,我就收回对香稻村的恩赐,让他们回到十八年前,继续过又穷又苦的日子,我倒要看看这些村民会站在哪一边!”

    “他们穷不穷关我屁事?我的职责就是除掉你!”阎十一也是心惊这鬼六婆的实力,居然能在天雷中逃生,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走她,拿起勾魂笔直取鬼六婆眉心,结果却又出乎他的意料,鬼六婆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勾魂笔穿透,皮肉顿时化为血水,只剩下一副白骨。

    村民看到这么诡异的场景,吓得都跑出了村支书家。

    阎十一走出屋外,却是见到外面站满了香稻村的村民,而且手中都拿了各种农具当武器,恶狠狠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