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4章 村长死了
    看着邱雯手里的阴冥虎符,阎十一顿时又懵逼了,脱下背包一看,背包的一个角被割破了开来,他现在拥有的法器中,勾魂笔、生死簿、阴阳功德瓶和阴冥虎符属于鬼器,鬼魂是拿得动的,刚才勾魂笔在他手里,生死簿和功德瓶太大不好拿,邱雯就对阴冥虎符下手了,手速之快,令人咋舌。

    邱雯抛着手里的一把短刃,刀柄和刀身加起来都不足一寸,这是她生前盗窃时的作案工具,死后被她炼成命器,刚才割破黄表纸的也是这东西,此时看着阎十一,笑道:“阎法师,可以收我了么?”

    “你这属于要挟,不怕我灭你的魂么?我可有把握在你逃到忘川水之前抓住你!”阎十一手里已经捏了一张灵符,随时准备出手,“何况你的命魂在我手里,我只要轻轻一拍,你就成了半魂鬼。”

    邱雯却是丝毫不怕,正经道:“阎法师,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林月芹找来的,今天我也是特意出现在你面前的,让你收我是她的意思,她说以后我可以帮上你的忙。”

    “又是林月芹,她到底想干嘛?她想当观世音还是怎么着?点化了老一苏晓,现在又让你在这里等我了是不是?这鱼塘是不是得改名叫流沙河,你再秃个顶?你们这是要保我去西天取经?”阎十一气急败坏起来,林月芹行事不安套路出牌也就算了,还从来不跟他商量,回头又看了沈珞瑶一眼,想骂又骂不出来。

    沈珞瑶见到阎十一那暴走的模样,轻声道:“我、我可不是二师兄!”

    不答话还好,一搭话阎十一更气了,骂道:“二师兄是老二张弥勒,好吃懒做还好色,你最多就是白龙马!”

    “你才是马呢,你才当马被人骑!”沈璐瑶反驳,又想到了更深一层含义,怒道:“流氓,无耻……”

    “思想真龌龊!”阎十一也反应过来,觉着这话有歧义,忙改口道:“我是说,你的玛莎拉蒂是白龙马,不对啊,怎么扯到西游记去了,我是说……我要说什么来着?”

    邱雯见状,笑着把阴冥虎符扔了回来,说道:“阎法师,我的能力已经向你展示了,相信你对我已经有一定的了解,林月芹说了,只要你收了我,她回来的时候就把你父母的下落告诉你!而且,你收我也不白收,我生前攒了那么多东西,现在死了也用不上了,就全部送给法师你好了。”

    这威逼加利诱的戏码可不比沈珞瑶用的差,阎十一犹豫了,考虑了半晌才道:“收你可以,但那些赃物我不要,拿了损阴德,你上交国家吧!”

    邱雯却道:“早猜到你不会要,所以我打算送给你们的儿子!”

    “我们……的儿子?”阎十一和沈珞瑶惊讶的异口同声道。

    沈珞瑶红着脸赶忙解释道:“喂,别以为你是女鬼就可以乱说话,我才看不上这个神棍,更、更不会跟他生孩子!”

    “是啊!”阎十一不知该怎么接话,也附和一句。

    邱雯看着两人,摇摇头道:“你们现在是没孩子,不代表将来没有,将来没有,不代表以前没有,反正我的东西送定了,林月芹交代的事我已经做完了,阎法师,我走了,有空找我!”

    “慢!”阎十一没把邱雯的话当回事,喊住她,指着坐在地上呆呆发愣的韩摄气道:“他你打算怎么办?”

    邱雯瞥了一眼:“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偷盗杀人,该受什么样的刑罚,相信法师比我清楚,如果法师有空,还可以找一找我的大师兄和小师弟,我大师兄前几天就受人雇佣去江城偷阴冥虎符,既然虎符还在法师你的身上,那不用说,我大师兄落网了吧?”

    “你大师兄?”阎十一回忆了一番,想起了那天去沈珞瑶家偷聚宝盆遇到的那个男人,便道:“你大师兄是不是瘦瘦弱弱的?还不说话?”

    “他是个哑巴,叫杨摄神。”邱雯说了一句。

    沈珞瑶插了一句道:“你们门派的名字好怪,摄气、摄神……”

    邱雯解释道:“我爸知道偷窃盗墓,很损阴德,主要表现在人精气神的损失,会减人寿命,就以精气神命名,中间取一个摄字,禳补一番,让他们能活得长一些,现在好了他们是长寿了,他女儿却死了。”

    “缺德就是缺德,再怎么禳补也无济于事,”阎十一评价一句,皱起眉头,又问道:“雇你大师兄的人是不是叫吴四丸子?”

    邱雯摇了摇头,说着就要离开,阎十一却再道:“我虽然收了你,但不表示你逃过了罪责,现在我就命令你去阴司找浮屠骑兵一个叫王洋的小旗长,安排你在军队里从苦役做起还阴债!”

    “这可由不得你,阎法师,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麻烦来喽!”邱雯一个鲤鱼翻身钻入了鱼塘中消失不见。

    阎十一恨恨骂了一句,他遇到的女鬼一个比一个刁蛮,但也把邱雯的话听了进去,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远处手电光分几个方向朝这边照过来,把他包围了,来到近处一瞧,居然是一群拿着枪的警察。

    为首一个警察上来就把阎十一给铐了,喝道:“你涉嫌谋杀、盗窃、诱拐妇女三条罪状,现在人赃并获,跟我们回警局!”

    “警察叔叔,你们搞错了吧?谋杀盗窃的是那个人,叫韩摄气,他是江洋大盗,二十年前杀了女朋友,他女朋友尸骨就在鱼塘里!”阎十一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说自己最近肯定是犯太岁了,没几天连着两回带手铐了。

    带头警察道:“别狡辩,村民报案说,你诱拐江城沈氏集团的千金,杀了村长,偷走了他家的钱和贵重物品,人证物证都有,少废话带走!”

    “慢着!”沈珞瑶拦住警察去路道:“谁说他诱拐我的?你说谁是妇女?我和他是江城市局派来调查香稻村香米的,市局怀疑香米有问题,怎么就成杀人盗窃诱拐了?”

    “沈小姐,这……”带头警察不认识阎十一,可认识沈珞瑶,人家家大业大,人又漂亮,标准的白富美,沈国栋的独生女掌上明珠,整个江南省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谁都幻想过把沈珞瑶娶回家走上人生巅峰,此时见沈珞瑶拦着,他反而为难了,便道:“那不知道沈小姐有没有市局的相关证明?”

    “这是暗访,要什么证明?”

    “那我就没办法了,就算这位先生是清白的也得去一趟警察局,调查清楚才能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