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1章 鬼反噬
    阎十一看了看天,阴云密布,不见阳光,还有轻微的闷雷,好像要下雷雨,难怪这女鬼敢白天出来,不过这女鬼并不想马上取了这男人的性命,只是趴在他的背上,一点点吸食阳气,而这个男的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神棍,什么是通天绳术?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是魔术吗?”沈珞瑶急于知道答案,又问了一句。

    阎十一笑道:“想看真相?那就牵我的手!”

    “又想占我便宜是不是?”沈珞瑶投过来审视的眼神。

    “那就抹狗眼泪!”阎十一把装狗眼泪的瓶子拿出来,“只要你不怕影响你沈大小姐的形象。”

    “我才不要抹这么臭的东西!”沈璐瑶立即拒绝,昨晚光把狗眼泪的味道洗掉,就用了半瓶沐浴露,她可不想再尝试,犹豫了一番,才伸手握住阎十一的一点点指尖,疑惑道:“这样就能看到真相了?”

    “要十指紧扣!”阎十一故意使了个坏,把沈珞瑶的小嫩手抓在手心,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见沈璐瑶要暴走,赶忙朝木桶那边努了努嘴,“一会儿你看到什么,可别叫出来,今天再请你看一场裸眼3D特效大片!”

    “少来!”沈珞瑶心里既期待又有点害怕,但自握着阎十一的手后,看到的绳子就大不一样了,红布逐渐变得透明,里面包着的根本不是绳子,而是衔接起来的蛇骨,而蛇骨的顶端飘着四个体型庞大的青皮鬼,每个青皮鬼脖子上都套着草绳,草绳的另一端系在蛇骨上。

    沈珞瑶捂着嘴吃惊道:“为什么我抓着你的手就能看见这些?”

    阎十一轻轻捏了捏手中的丝滑嫩手,笑道:“我是法师,本来就能看见鬼物,你和我手心相对,心意相通,当然也能看见了。”

    “呸,谁跟你心意相通了,少臭美!”沈珞瑶微微脸红,再又看向绳子,只见嶙峋的蛇骨又起了变化,每一根骨头上渗出殷红的血,挂在骨尖形成一朵血色小花,十分妖异,不禁害怕道:“这就是彼岸花?可这样一来,这个不男不女的神棍不就是个十足的骗子?”

    “本来就是啊!”阎十一对着那个围观村民背上的女鬼招了招手,女鬼飞了过来。

    “神棍,你怎么又乱抓女鬼?月芹姐让我跟着过来就是来监视……”沈珞瑶意识到说漏嘴了,赶忙捂住嘴,却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说实话了吧?林月芹用不用这么认真,我和她就是形婚而已!”阎十一无奈摇了摇头,对女鬼道:“帮我个忙,去策反那四只青皮鬼,事后我帮你沉冤昭雪。”

    女鬼翻着白眼道:“我凭什么要帮你?我每天附在那个臭男人身上,吸他的阳气,让他夜夜做恶梦,让他吃不香睡不着,不也挺好的?”

    “凭这个!”阎十一拿出一张灵符,“别看你有近二十年的修为,在我眼里,动动手指,你就得灰飞烟灭。”

    “好,我帮你。”女鬼说的很是平淡,显然不是因为害怕,飞到空中,和那四个青皮鬼说起话来,那四个青皮鬼本来拉着长长的蛇骨已经很吃力了,被女鬼一打断,蛇骨往下坠了一截。

    周围村民哗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绳子掉下来,就意味着今年这块香米田要减收成了。

    鬼六婆自然也注意到了,抬头一瞧,见到一个女鬼飞在空中,和自己的四个鬼役叙话,顿感不对,从怀里抓出来一把朱砂,洒到了蛇骨上,牛皮鞭一连几次抽在木桶上,皮鞭的抽打声和朱砂的气息沿着蛇骨传递上去,四个青皮鬼嚎叫一声,继续拉动蛇骨。

    阎十一这才打出四个五帝钱,打断了四个青皮鬼脖子上的稻草,整根蛇骨脱落下来,摔在地上,红布破裂,露出来白森森的蛇骨。

    村民又是一片哗然,鬼六婆看到是阎十一捣鬼,喝道:“你是谁?敢来这里捣乱?”

    阎十一却是两手一摊,表示很是无辜,而空中的四个青皮鬼却是张牙舞抓扑向鬼六婆,在她身上不断撕咬,咬得他鲜血淋漓,嚎叫不止,而鬼六婆则不断往自己身上抽鞭子,想要赶走青皮鬼。

    村长离阎十一两人较远,并没有看到阎十一的小动作,也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此时鬼六婆问起,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站着解释道:“这两位是来村里收购香米的大老板,神婆你怎么了?”

    村长和村民都看不到青皮鬼,只看到鬼六婆在地上满地打滚,流血不止,吓得退了开去。

    “怎么会这样?这些鬼不是刚才还听她的话来着,现在怎么咬她了?”沈珞瑶大惊。

    阎十一道:“青皮鬼是鬼役中最强壮的,就是在阳间也能拖动很多东西,所以鬼六婆从阴间拘来了这四个青皮鬼表演通天绳术骗人,可惜她法力不够,降不住这四个青皮鬼,只能用草绳和牛皮鞭强行使四个青皮鬼屈服。”

    沈珞瑶一听,心里更加疑惑,开启十万个为什么模式,问道:“为什么草绳和牛皮鞭可以让鬼屈服?这个通天绳又为什么要用蛇骨?蛇骨为什么还能出血开花?这些鬼现在为什么又不怕鬼六婆了?……”

    阎十一听着一大堆问题,自己都迷糊了,理了理思绪,一一解释道:“鬼差抓鬼两样法宝,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勾魂索,一旦锁上,鬼魂就别再想跑了,还有一个则是犀牛皮做的鞭子,可以触及鬼的三魂七魄,打在身上滋味绝对不好受。而草绳是稻草编的,稻草属木,又沾了五谷之气,对鬼魂有极大克制作用,可以临时当做勾魂索用,有时候鬼差捉魂,鬼魂太多,勾魂索不够用,就会编草绳取代。”

    “鬼差也这么随便呀!”沈珞瑶觉着好玩,看着稻田里四个青皮鬼和鬼六婆厮打,追问道:“那蛇骨开花呢,怎么回事?”

    阎十一皱了皱眉,继续耐着性子道:“蛇性最淫,淫与邪形影相随,淫又通阴,因此蛇骨常常被炼制成沟通阴阳两界的法器,即使在阳间,也能被鬼物拖动。至于蛇骨开花,那不过是障眼法而已,有空我变给你看。”

    “还说你不是神棍骗子!”沈珞瑶鄙视一句,看向还在满地打滚,不断用牛皮鞭抽打青皮鬼的鬼六婆,说道:“感觉好残忍呀,要不救救她?”

    “想想樟树坳里那么多惨死的村民,鬼六婆难道不是死有余辜?”阎十一话未说完,天空中咔嚓一声,当头落下来一道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