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背上的朋友
    沈珞瑶一见,不乐意道:“你这人怎么过河拆桥啊?利用完了,就翻脸不认账是么?你这样不讲信用的男人以后哪个姑娘敢嫁给你?”

    “什么跟什么呀?两码事好吗?”阎十一不为所动,对龚家兄妹道:“我知道,你俩是担心龚阿姨没人陪伴,被人欺负,但终归阴阳两条道,你们这样陪着不仅增加了你们自己的孽障,也会让你们的母亲增加罪孽,折了阳寿,等她死后也一样要受到刑罚的。”

    “可是,我俩真的舍不得扔下妈妈……”龚丽丽依偎在哥哥怀里,哭了起来。

    沈璐瑶动了恻隐之心,摇了摇阎十一的胳膊道:“神棍,大道理我讲不过你,可我知道百善孝为先,他们也没有错吧,你能不能找个折中的办法,不要这么绝情?”

    阎十一看着沈珞瑶可怜巴巴卖萌的表情,很是不习惯,犹豫了一番,松口道:“好吧好吧,念在你们一片孝心,又没做过坏事,我举荐你们去当阴兵,成为我的亲卫,每逢上巳、中元、中秋、除夕四个日子准许你们请假还阳看望母亲,这总行了吧?现在活着的人,一年都未必有这么多时间回家看父母的。”

    兄妹俩对视一眼,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才跪下来磕头,“多谢法师开恩,多谢都卫大人赏识,多谢夫人替我们求情!”

    “你、你们叫我什么,夫人?你们别搞错了,我说了我跟这个神棍一点关系都没有!”沈珞瑶红着脸立即撇清。

    “不用解释的,咱们年纪差不多,女孩子家的心思我懂的,你看刚才夫人你枕头小风一吹,法师就心软了!我和哥哥去和妈妈道个别,你们早些休息吧!”龚丽丽接过往生陈情符,拉着哥哥就走,到门口又补了一句,“你们晚上动静可要轻一些,我妈妈觉浅,有点动静就会醒的。”

    “……”

    两人顿时懵逼,许久才反应过来,相互对视一眼,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然后,阎十一就被赶出了房间。

    “喂,你把我赶出来,我睡哪啊?”阎十一无奈道。

    “你爱睡哪睡哪……”

    ……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下楼来,龚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饭,两人吃过之后,按照龚阿姨指的路找到了村长家,借口就是来订购香米的,而且还是超高价超大量,村长那是欢迎的不得了,尤其是看到两人的座驾之后,那简直就跟供祖宗似的上下打点。

    阎十一则要求参观一下香米田,村长便亲自带了过去,经过村长的介绍,香稻田的所在是一个大湖周围两百米范围内的一圈,离远了的都只是普通稻田,虽然也很香,价格则便宜不少,阎十一仔细闻了闻稻子,甚至连稻田里的水和泥都尝了尝,除了有点油脂香气之外,连一点尸气都没有。

    阎十一望着眼前的大湖,规模并不大,应该就是龚浩忠提过的迷人湖,比起龙眼湖小了许多,想要产生一个九层鬼塔应该不太可能,可奇怪的是,湖边拉起了一道高高的铁丝网。

    “阎老板,你看现在稻子还刚接穗,还得有个把月才能成熟,你打算要多少?”村长搓着手问了一句,满眼的期望。

    “香米么,我当然要,但我想去湖边看看,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湖水才能浇灌出这么香气宜人的稻子!”阎十一直入主题。

    “这个么……”村长犹豫了,为难道:“这个恐怕不行,这湖是我们村的宝贝,不能轻易展示。”

    “这么没诚意,那生意也就免谈了!”沈珞瑶冷哼一声,摆出一副大小姐的冷傲模样,“我沈氏集团准备投入一百个亿进军食品行业,想先拿二十个亿跟你们村签个长期合同,既然你们没当回事,我沈家也不缺这点东西,但是今天我在这里吃了瘪,可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们以前订货的那些老板我都认识,只要我打个招呼……”

    “是是是,老板娘你说的没错!”村长哪里还敢不答应,谈不成这单生意倒是没问题,可要是影响了原来的主顾,那就马失前蹄了,赶忙在前带路朝湖边走。

    阎十一顿时愣住了,沈珞瑶这恩威并施的手段简直了,根本就是店大欺客欺负乡下人,拿钱压人呢,但效果是真不错。

    “瞎喊什么?你喊我老板娘可以,不许喊他老板!”沈珞瑶却还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他只是我的劳工而已!”

    “是是是,劳工,老公,一个意思,一个性质!”村长附和着,看向阎十一的眼神却是变了。

    阎十一瞧着,心里咯噔一下,这下估计被人当做被包养的小白脸了,甚至是倒插门的女婿,想扭转这个身份可就不太容易了,村长也只管热情招呼沈珞瑶而不再管他,这倒也让他能更好的观察迷人湖。

    迷人湖的湖水很清澈,成淡蓝色,这么好的水质在江南省的农村已经不多见了,多数江河湖溪都因为富营养化污染变得污浊不堪。

    沿着湖岸缓步观察,除了湖水比较清澈,却没有任何异常,更没有什么望月鳝的影子,就在他毫无头绪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呼喝声。

    “芝麻开花,节节攀升,亿万家财,展翅飞来……”

    阎十一和沈珞瑶走过去,只见一个不男不女的老人在一块稻田中间,满脸的麻子和皱纹,鼻子上还长了个肉瘤,穿着宽大的袍子,手里拿着一根牛皮鞭,围着一个木桶跳着奇怪的舞蹈,像是某种巫术仪式,不用说这就是鬼六婆了。

    鬼六婆不断用手里的牛皮鞭抽打木桶,木桶中一根手指粗细的绳子,包着红布,像蛇一样从木桶里钻出来,逐渐往空中升上去,就好像有东西在上面拉着一样。

    “神棍,好神奇呀,她怎么做到的?”沈珞瑶猜测道:“我猜,这根本来就不是绳子,而是一根长棍子,本来就插在土里的,现在用什么法子把它推上来了。”

    “沈小姐可不要乱说,免得冲撞了神婆!”村长说了一句,还往前走了走,和两人拉开一段距离,似乎为了避嫌不得罪鬼六婆。

    鬼六婆听到了这边的对话,看了一眼,将整个木桶往边上移了位,木桶下只有湿哒哒的泥土,根本没有木棍,而绳子却还在继续往天上升。

    沈珞瑶越发觉得好奇,觉得这就是个魔术也挺神奇的,便问阎十一道:“神棍,你也看不出来么?”

    “阿三国的通天绳术而已,有什么好看的?”阎十一笑了笑,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围观的一个面黄肌瘦的村民身上,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女人,就好像女朋友趴在男朋友背上一样亲密,可这女人却是面无血色,双眼流血,双手死死箍住男人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