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鬼六婆
    阎十一赶忙接过托盘,将龚阿姨扶上楼来,把兄妹俩的定魂符揭了,端着面走进客卧,放下面回转身问道:“龚阿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隐情么?”

    “你俩先吃面吧,凉了不好吃,海鲜都是活的,很新鲜。”龚阿姨和儿子女儿续着话,不再理会阎十一两人。

    阎十一和沈珞瑶对望一眼,两人也是饿了,端起面先吃了起来,沈珞瑶平时可吃不到这么家常的东西,吃了一口面里的对虾,大赞道:“好吃唉,香稻村还真是名不虚传,不仅出产香米,连虾都这么香,可比我平时吃的那些青岛大虾好吃多了。”

    “沈大小姐,咱们不丢人现眼行吗?”阎十一鄙视一句,“都说是海鲜了,当然来自海里,乡下小河沟怎么可能有?”

    “切,就跟你很懂似的,你难道当过渔民,出过海捕过鱼?”沈珞瑶也知道出丑了,却是不服气。

    “那当然了,我老家就在甬城海边,院门口就是海,我家虽然不是捕鱼的,但我大姨夫是渔民,每次出海回来都给我送好多海鲜,你说我懂不懂?味道不比这海鲜差。”阎十一扒拉一口面,语气颇为自豪,又转头问龚阿姨道:“龚阿姨,这海鲜是从甬城运过来的吧?”

    龚阿姨转过头来,暗暗叹了口气,淡淡道:“不止是海鲜,包括蔬菜水果,甚至是米,还有你俩手里的面都是从甬城买的。”

    沈珞瑶一听,率先问道:“香稻村从外面买海鲜蔬菜能理解,买米就想不通了,难道是村里人都把香米卖了再买一般的米?”

    “让我儿子和女儿告诉你们吧,”龚阿姨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吃完了把碗筷放在门口就行……”

    阎十一觉得其中有事儿,看向兄妹俩,妹妹龚丽丽道:“事情是这样的,出车祸后,头七回魂那天,我和哥哥回到香稻村,我们是从北边回来的,路过村后头的迷人湖时,发现了一些怪异,我们好像看到了水怪。”

    “我只听说过尼斯湖水怪,迷人湖还头一次听说!”沈珞瑶又发挥吃瓜群众的属性,一边吃面,一边发问:“里面的水怪长什么样?是不是像电视里放的那样,是一只长颈龙或者是条带鱼或者鳗鱼?”

    龚丽丽道:“那个怪物长得像龙,头上有角,我们经过的时候,它正仰头望天,哥哥觉得有古怪,让我先回魂,他落到湖边想看个究竟,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还是哥哥说吧。”

    阎十一两人目光集中到龚浩忠身上,龚浩忠是个军人,被人这么盯着还有点害羞起来,但很快调整过来,十分简明的回答道:“是黄鳝!”

    “黄鳝?就那个跟蛇一样的东西?咦——好恶心!”沈珞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黄鳝再大也就胳膊那么粗,就算长了角也怪不到哪里去啊。”

    阎十一想了想,才道:“是望月鳝?”

    龚浩忠点头道:“这望月鳝不仅对会对着月亮吐纳,而且体型很大,可能有法师你女朋友的大腿那么粗,当时望月鳝只从水里露出个脑袋,长度我看不出来,至少也得有四五米长。”

    “谁是他女朋友了?他也配!”沈珞瑶露出不屑神色,回头瞪了一眼偷了的阎十一,道:“神棍,又让你蒙对了,看样子你骗人的本事是不小,但永远别想骗到本小姐!”

    阎十一挤兑一句道:“沈大小姐,这可不是蒙的,你虽然人是挺漂亮的,但也得多读书,不然就成了花瓶。望月鳝是有典故的,这个典故发生在大才子纪晓岚身上,故事也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里有记载,至于什么故事,你自己回去看吧,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

    “切,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沈珞瑶底气不足,却还是傲娇的哼了一声。

    阎十一回转头再问龚浩忠,说道:“以你军人的性格,肯定不止这些发现吧?”

    龚丽丽接口道:“哥哥发现望月鳝之后,就没立即回地府,在村里游荡了一个多月,才发现迷人湖里不仅有那条望月鳝,还有好多尸体,那条望月鳝也不知道是不是靠吃这些尸体才长这么大的。”

    “好多尸体?”阎十一心里吃惊,生怕又出现个九层鬼塔之类的东西,那真是要命了,“你们有没有查过那些尸体的来源?”

    兄妹俩摇了摇头,龚浩忠道:“迷人湖里除了有望月鳝,还有其他很厉害的鬼物,我兄妹俩是新死鬼,根本不敢到湖里查看,但湖里有尸体,湖水也肯定有问题,而我香稻村一直是用迷人湖的湖水灌溉稻田的,这样长出来的稻子可不安全。”

    龚丽丽继续道:“哥哥想要劝村民清理迷人湖,但我俩不能出面,就现身把这事告诉了妈妈,让她出面去劝说村民。一开始村民还将信将疑,有人还准备把迷人湖抽干,可后来鬼六婆不让,污蔑我妈自己死了儿女老伴,还要毁了全村的气运。她这么一说,村里很多人就怕了,怕断了全村的财路,有些人还来家里为难妈妈,这么一来,我和哥哥就更没法安心回阴司了,这一待就是一年。”

    “鬼六婆又是谁,她是从三钱山来的?”阎十一皱眉问道,脑海中隐约想起了章雪莹提起过的,三钱山樟树坳里的师婆。

    龚丽丽道:“鬼六婆是村里的一个神婆,十几年前就在了,但并不知道她的来历。就是她来的那年,村里才开始产香米的,她还擅长一门叫芝麻开花的法术,就是不用手让一根裹了红布的绳子凭空往天上长,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开出一朵朵殷红的彼岸花,她还声称,她在谁家田里施法,绳子多升高一米,这块田的香米就多收一成,花多开一朵,香米也香一分。所以每年水稻快接穗的时候,村民都挤破脑袋去请她作法。”

    “要是这样就能增收,那当年的亩产十万斤也不是吹得喽!”沈珞瑶满脸的不屑,转头对阎十一道:“神棍,这个叫鬼六婆的比你还能骗人唉!”

    “少把我和这种江湖术士放在一起,”阎十一裂了她一眼,又问道:“怎么才能找到这个鬼六婆?”

    “这个容易,现在正好到了稻子接穗的时候,鬼六婆每天都会来村里的,法师你明天一早可以以买米的商人身份去找村长。”龚丽丽道。

    阎十一知道了新的线索,再又询问了几个问题,觉得没有遗漏之后,又拿起了往生陈情符,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道:“你们的使命已经完成,我该送你们走了!”

    兄妹俩立时向后退了几步,害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