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章 鬼兄妹
    (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力荐,多多益善,青蚨还在努力,也请书友们不要轻易放弃本书,给青蚨一些支持,后续情节会越来越好看!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两人把车停在一处民宿旅馆前,下车来沈珞瑶第一个感觉就是冷,从车里拿出一件外套披上,说道:“这村子好冷清呀,一条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该不会和三钱山一样变黄金村了吧?我可不想被困在里面吃****。”

    在路上,阎十一很是夸张的给她讲了三钱山的经历,给沈珞瑶恶心的够呛,听她这么说,笑道:“你以为乡下都跟城里似的,到处都有不夜族?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村里的夜生活早就结束了,都回家睡大觉了,能不冷清么?”

    “还不是你,开这么慢?”沈珞瑶冷哼一声,看到眼前的民宿旅馆,不乐意道:“这里没有像样点的宾馆吗?这地方能住人吗?”

    “不住最好,我这就带你去村子周围转转,看看情况怎么样?”阎十一淡淡笑着,见沈珞瑶有点害怕,又道:“这里是农村,这村子还算富裕,家家户户小别墅,条件算不错了,将就一晚吧。”

    两人这才敲开了民宿旅馆的门,开门的是个六十上下老太太,头发花白,介绍之后知道姓龚,别人都叫她龚阿姨。

    龚阿姨家还算不错,二层小洋楼,装潢也挺洋气,二楼有三个房间,一个主卧,两个客卧,龚阿姨就把两人领到了西边的客卧,说道:“客房里电视空调网络浴室都有,你们自便吧,钱明天早上结,老婆子我就住在楼下,有什么需要可以下来找我。”

    “不对,我要两间房,我才不和他住一块儿!”沈珞瑶不乐意了。

    龚阿姨却道:“我们家房子小,就一间客房,客人对不住了。”

    “那边不是还有一间么?”沈珞瑶指着东边的客房道。

    龚阿姨却是脸色一变,旋即又缓和了,说道:“那是我女儿的房间,从来不租的,对不起了。”

    “那我要主卧……”

    沈珞瑶还没说完,阎十一碰碰她的手,以示提醒,顺便对龚阿姨道:“龚阿姨,我俩连夜开车过来,有点饿了,您能给准备点宵夜么?”

    “好……”龚阿姨看了两人一眼,走下了楼。

    沈珞瑶见龚阿姨走后,才瞪着阎十一道:“你想干嘛,不就救了我几次么,讹我占我便宜不算,现在还想跟我睡一起么?你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

    阎十一小声道:“你上来的时候,没看到一楼客厅边的小隔间里挂着三张相片么?”

    “什么相片?”

    “一个老头,一个年轻男人,还一个女孩儿,那是三张遗像,应该就是龚阿姨的丈夫,和儿女。”

    沈珞瑶一惊,“他的儿子和女儿都死了?难怪不租主卧和东边的客卧了,这两个房间是她儿子和女儿生前住的吧,你怎么不早提醒我?”

    阎十一道:“龚阿姨不租不是因为她的儿子和女儿死了,而是这两个房间闹鬼!”

    “你别吓我!”沈珞瑶下意识抓住阎十一的胳膊,却又怀疑道:“你是不是想晚上和我睡一起,才找的借口吓唬我的?”

    “不信你自己看喽!”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狗眼泪,抹到沈珞瑶眼皮上。

    “好臭!”沈璐瑶皱眉,再度睁开眼,走廊上的景象没怎么变,却是见到东边的客卧和主卧门口分别站着一男一女,女的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男的一身军装,是个军人,长相和楼下小隔间里的遗像一模一样,“神、神棍,我们、我们走吧,不住了,我宁愿睡车里。”

    阎十一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没事,他们身上没有戾气,不会伤人的。”

    说着朝两只鬼招招手,让他二人来到近前,说道:“你们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不去阴司报到,擅自留在人间,可知罪否?”

    女鬼跪在地上道:“大·法师饶命,我和哥哥也是迫不得已!哥哥去年复员回家,带我去魔都玩,可不幸车在高速上被大卡车撞翻,一起死了,爸爸听到噩耗,心脏病发,同一天也死了,只留下妈妈一个人,我们想陪妈妈到终老才没去阴司报到,停留之罪我和哥哥都甘愿承受,还请法师高抬贵手,不要送我和哥哥去阴司。”

    “说的倒是在情在理,但是我不同意!”阎十一斩钉截铁道,这是他作为法师的职责所在,绝不可能因为任何事情更改,见兄妹两脸色大变,说道:“若什么事都能讲私情,那还要法律干什么?”

    兄妹俩见没法通容,脸皮一翻,露出死时的面容,妹妹满脸血迹,脑袋碎了一半,全身上下插满了玻璃碴子和铁片,哥哥更惨,可能是撞车的时候为了保护妹妹,整个背部断成了几截,眼珠子挤出眼眶吊在半空中,半张脸上的肉都没了,牙花子外翻,血滴滴答答流下来,样子十分骇人。

    “别害怕!”阎十一把沈珞瑶护在身后。

    沈珞瑶见到兄妹俩的真容反倒不紧张了,说道:“我不怕,他俩的死状没苏晓姐吓人。”

    “那你刚才干嘛那么紧张。”

    “刚才她们没变嘛,谁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子,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阎十一无语,只觉得女人的心思还真难猜,回头看向兄妹俩,说道:“你俩这个模样是要和我硬碰硬了?”

    兄妹俩见吓不到两人,恢复到本来面目,却还是想搏一搏,妹妹扑向沈珞瑶,哥哥则攻向阎十一,用的居然是军体拳。

    阎十一也是郁闷,最近遇到的鬼要么很坏,要门很蠢,苏晓就够蠢了,没想到两兄妹更蠢,也不客气,一人赐了一道定魂符,立即把兄妹俩定住,笑道:“两只一年的新鬼也敢与我叫板,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大·法师,我们知道错了,求你不要灭我们的魂!”妹妹赶忙求饶,哥哥却是一言不发,很是刚毅的看着阎十一,并没有求情的意思。

    阎十一看着哥哥道:“你是军人,我敬你是条汉子,面对本天师明知不敌还敢拼命。不过这种猪突豨勇的行为很蠢,希望你到了阴司之后,好好领会!”

    说着阎十一拿出两张黄表纸,写下两道往生陈情符,问道:“你俩叫什么名字?”

    “龚丽丽,龚浩忠!”妹妹没有哥哥那么坚毅,抵不住阎十一天师和都卫双重身份的压迫,报了家门。

    阎十一写下两人姓名,就要送他们去阴司报到。

    “请贵人稍等动手!我的儿女有秘密可以将功折罪。”这时候龚阿姨用托盘端着两大碗海鲜面慢慢走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