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7章 香稻村
    “杨公十三忌什么鬼?”阎琉舞不解。

    阎十一解释道:“有个这样的传说,说从前有个姓杨的员外爷,生了十三个儿子,各个出类拔萃,杨员外以此到处炫耀,并扬言说就算他从年前开始每个月死一个儿子,还能剩一个和他过年。这话就传到了玉帝耳朵里,玉帝只有七个女儿没有儿子,于是嫉妒心起,命令阎王爷从正月十三开始,每个月递减两天,收走他一个儿子,而那年正好赶上闰年十三个月,于是那年杨员外的十三个儿子都死了。”

    “迷信!”阎琉舞评价一句,“要是玉帝嫉妒心这么重,那古代皇帝每个都那么多儿子,不都得绝种了啊?”

    阎十一道:“说的是这么个理,意思是头上三尺有神明,千万别太高调,更别乱起誓,不然谁也不保证后果会怎么样。而且法术界确实有杨公十三忌一说,逢这十三个日子,黄历上基本是诸事不宜,婚丧嫁娶、破土迁坟最为忌讳。”

    “是不是也不宜生孩子?”阎琉舞翻了个白眼,“你就是五月初五端阳节出生的,也是杨公十三忌日之一是吧,爸妈失踪的锅你背不背?”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阎十一见和老姐说不通,也不多解释了,说道:“我要去一趟香稻村,那里可能是吴四丸子的第二个制邪窝点。”

    阎琉舞更不答应了,怒道:“都这德行了,还乱跑?想死是不是?你真想让爸妈还有师父师叔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姐,哪有这么严重,我这不还好好的嘛,还有半个月命呢!”阎十一赶忙安抚阎琉舞,不然一不小心又得吃耳刮子,解释道:“我去那,是去找吴四丸子的,如果能抓到他,还怕没解药么?这总比被动等死强吧?”

    阎琉舞一想,觉得这话没错,便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姐你还得和师叔一起去三钱山监工,两颗百年香樟树转移倒是不难,但是陷龙局的气眼必须得让师叔去处理,不然下面的阴气散不尽,容易招来鬼魂。”

    阎十一慢慢解释,“还有那个猎场,范围那么大,绝对不是吴四丸子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他背后肯定还有一个大金主,你把这个人查出来,吴四丸子的行踪就容易确定了。”

    阎琉舞觉得这样安排没有问题,可出于对弟弟的关心,还是担心道:“可你一个人去,我怎么也不放心,包子也没在,要不打个电话给丹秋,让她过来,她跟你差不多实力,跟你去我也放心。”

    “可拉倒吧,姐,人家也有事情要忙的,总不能有点事就把人家找来吧?”阎十一心说秦丹秋这会儿一定是在忙自己的“私事”吧,便道:“我让老二他们仨陪我去就行了。”

    “好呀,带我去,带我去,但是得开工资啊!”这会儿张弥勒三人和沈珞瑶正好回来,张弥勒很是兴奋道。

    不想沈珞瑶道:“还是我跟你去吧!”

    “你?”阎十一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我带你这个吃瓜群众去干嘛?你要力气没力气,要法术没法术,你不被绑架要我救,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才吃瓜群众呢,就跟本小姐乐意陪你似的!”沈珞瑶也是怒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为什么苏晓会在我这里?”

    “这……”阎十一脑袋突然卡壳了。

    而一旁原本兴高采烈的张弥勒三人也是猴精的货色,一见情况不对,立时变卦,小五率先捂住肚子道:“十一哥,我这两天闹肚子,去不了了,哎哟,说来就来,我上个厕所先。”

    小六也捂着肚子道:“我也去不了了,最近低血糖严重,不能挨饿,不宜外出,唉,你看又头晕了,我去厕所补充点糖分,小五哥,等等我。”

    看着两人离开,阎十一看向张弥勒道:“你也想去厕所吃点?”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口中言少,自然祸少;腹中食少,自然病少;心中欲少,自然忧少;身上事少,自然苦少。可我特么钱少啊,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剥削我这个农民工的血汗钱,昨晚工资还没开呢,还想我陪你去玩命啊?门都没有!”

    张弥勒一副凶悍脸凑到阎十一耳边,忙又恢复到一副猥琐脸,小声道:“兄弟们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记得带好身份证。”

    说完一转身,又变成张飞脸,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大摇大摆出了病房,就跟阎十一真欠了他很多钱似的。

    “一群王八蛋!”阎十一小声骂了一句,回转头看着沈珞瑶,想了想道:“苏晓在你那里,那林月芹也在了呗,两个女鬼在你家,你不嫌害怕?”

    沈珞瑶却道:“有什么好害怕的?月芹姐和苏晓姐人很好呀,月芹姐阅历广,知道许多稀奇古怪的事,苏晓姐又那么善良,对我很照顾,就跟妈妈一样护着我,还帮我抓住了好几只来绑架我的小鬼呢,可比你这个神棍强多了。”

    “难怪你这几天这么安稳了!”阎十一这才明白过来,一个九幽鬼妖,一个九冥鬼仙,别说是小鬼,就算是黑白无常来都得掂量掂量,颇有意味的看了沈珞瑶一眼道:“这两天林月芹和苏晓去冥界了,没人保护你,你才赖上我了是不是?”

    “呸,你以为你是谁呀,本小姐需要赖着你?”沈珞瑶不由怒道,“要不是月芹姐吩咐的,我宁愿被绑架也不愿跟着你,一跟你说话就生气,哼!”

    “林月芹吩咐的?”阎十一猜不透林月芹的目的,但林月芹能为他冒险去冥界大荒原找鬼犀角,应该不会对他不利,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几波人分开来后,阎十一则连夜驾驶着沈珞瑶的玛莎拉蒂,带着沈珞瑶开上了去往香稻村的江甬高速。

    开了一个多小时后,已经到了阎十一的老家甬城地界,沈珞瑶实在憋不住了,怒道:“你能不能让我的跑车有点尊严?高速上开七十码不到,早知道不让你开车了。”

    “别催我,我又不是老司机,这是我学会开车以来头一次上高速,紧张着呢!”阎十一紧握方向盘,油门都不敢多踩,看着边上一辆辆各式各样的车超过去,还有些司机专门摇下车窗看一看的,那不屑的眼神就好像在说:菜逼,车好有什么用!

    沈珞瑶平时在城区里都是一脚油门一百多,高速上更是嫌飞得太低,坚决把尾气留给别人,现在情况反过来了,难怪她要恼火。

    但不管沈珞瑶怎么催促,阎十一就是不加速,四平八稳开着,足足开了两个小时才把一百公里不到的路跑完,来到香稻村。

    村子挺富裕,路两边有不少民房别墅,却静得有点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