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章 鬼犀角
    听着阎十一丧气的话,阎琉舞抡起胳膊就是一巴掌,怒道:“你想死,问过老娘没有?不就一个吴四丸子么,老娘这就去把他揪出来!”

    说完气哄哄出了病房,唐四藏赶忙跟了出去,怕自己这个暴躁的大侄女儿做出什么出阁的事来。

    沈国栋走过来,也劝道:“阎法师,事在人为,一定有办法替你解毒的,我已经动用了各方面的人脉找寻解乌头毒的法子,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能有眉目了。所以,阎法师千万别自怨自艾,沈家就算把所有家财搭进去也要保下阎法师一命!”

    “多谢沈董事长了。”阎十一见沈国栋说的真切,摸了摸自己又肿起来的脸,回道:“就算我想死,我姐也不让啊,你看这给我打的。”

    沈国栋笑笑,又道:“那阎法师你歇着,我还有事情要忙,我让珞瑶留下陪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她提,我就先告辞了。”

    送走了沈国栋,阎十一对白小青招了招手,问道:“茅炳的尸首怎么样了?”

    “已经、火化了!”白小青红着双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看着阎十一,嘤嘤哭了起来,阎十一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慰了几句,她才控制住情绪,道:“学长,早知道会这样,我宁愿不找茅炳的尸首,虽然我很喜欢他,可他毕竟死了,为了一个死人把学长的命也搭进去不值得……”

    阎十一笑道:“就算你不要求,我也会这么做的,这是我做法师的职责所在,而且这次不是因为找茅炳尸首的时候中的毒,而是我天机门的叛逆蓄意陷害,没什么关系的。”

    这时候,李潇潇走过来,说道:“阎法师,你是为了学校才中的毒,我会给予你和你的家人足够的赔偿。”

    听到这话,阎十一本来挺好的心情没了,皱眉看向李潇潇,不屑道:“如果我姐在场,你觉得她是跟你要钱,还是把你打到你妈也不认识?”

    “对、对不起!”李潇潇这两天也过得很不如意,除了学校的事务,还有就是三具尸体失踪的事,她本来一个天之骄女,却屡屡受到羞辱,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此时又被阎十一讽刺,哭着跑了出去。

    阎十一摇了摇头,再安慰白小青道:“茅炳的魂魄已经到阴司了,你不用担心,以后好好上学,这也是他临死前的遗愿。”

    “我想休学一年,去环游世界,带着他的骨灰,完成他的心愿。”白小青吸了吸鼻子,整顿好心绪,对阎十一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等我回来的时候,如果、如果学长还单身的话,我就做学长的女朋友,这也是他的遗愿之一!”

    “额……”阎十一愕然,这还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被表白,虽然这姑娘是因为另一个男人才跟他表白,怀着复杂的心情,也不知该同意还是拒绝,只好笑道:“嗯,一言为定。”

    “那学长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白小青怀着无尽的愧意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沈珞瑶和两个陌生的老人家,还有张弥勒三人,阎十一下了床,问沈珞瑶道:“这两位是你爷爷奶奶?”

    谁知沈珞瑶还没开口,两位老人居然都跪了下来,跪在阎十一面前,不住磕头,阎十一哪里禁得起这么大的礼,赶忙将两位老人家扶起来,两位老人却是抱着阎十一的腿不肯起来,流着泪道:

    “我们是许建国的父母,这个不肖子,从小不学好,尽干坏事,以前开印刷厂害死了人,多亏了我们的好儿媳苏晓,前后打点,才让他减刑,前年出狱开了个装修公司,我以为他改邪归正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不学好,终于糟了报应了!可这坏东西死也死不安生,现在还害了法师你,我们两个老东西真的于心不安啊!”

    “两位老人家,你们快起来,你们这么跪着,我可是要折寿的,我现在就半个月的命,再折寿就得马上死了。”阎十一劝道。

    两位老人这才肯站起来,坐回椅子上。

    老大爷长叹一口气道:“儿子死了,我们一点也不心疼,可惜了我的儿媳,那天警察把她尸体送回来的时候,真的死得好惨,那么好一姑娘,心善孝顺,就这么没了,连句话都没留下。”

    “两位老人家别担心,苏晓有大功德,虽然横死,但现在过得很好,我现在就招她过来,和两位道别,两位千万别害怕。”阎十一把病房的窗帘拉上,准备招魂。

    沈珞瑶却从挎包里拿出一张灵符,道:“不用招魂了,她在这里。”

    一个身影迫不及待从灵符里飞出来,跪在两个老人面前,正是苏晓,她哭着道:“爸、妈,苏晓对不起你们……”

    “孩子……”两个老人想去搀扶,手却在苏晓身上一穿而过,知道已经是阴阳两隔了,便止不住哭了起来。

    好哭了一通,又续了一通话,苏晓才来到阎十一面前,跪在地上道:“阎法师,苏晓的心愿已了,今后苏晓就是你的仆役!”

    说完将一块牌子递了过来,阎十一接过来,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鬼仆判书”,通俗讲就是卖身契,这是冥界鬼魂最为残酷的契约,一旦生效,意味着鬼魂将永远忠于主人,永远不能轮回,即便主人死亡,她则将等待主人转世继续守护。

    “这个我不同意!”阎十一把鬼仆判书扔了回去,他是法师,不能养鬼仆是其一,苏晓因此而不能轮回,可就完全背离他的初衷了。

    苏晓咬牙道:“如果阎法师不同意,我就认月芹姐为主,反正她和你是一家人,认谁都一样。”

    “你……这是林月芹教你的吧?”阎十一立马就猜到了,苏晓这才跟了林月芹几天就学坏了,不禁恨得牙痒痒,又道:“林月芹呢?她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我父母的下落?”

    苏晓道:“月芹姐听说你中了阴乌草毒,去冥界大荒原找解药去了。”

    “她干嘛对我这么上心?我跟她就是形婚而已!”阎十一不解。

    苏晓又道:“月芹姐说,她要让你活到见到你父母的那一刻,让你爸爸亲口叫她一声儿媳妇儿,好把他恶心死。”

    “靠!”阎十一不禁骂了一句,一个女人为了复仇真是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便又问道:“她去大荒原找什么东西能解乌头毒?”

    “鬼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