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乌头散(第三更,求收藏、推荐、打赏、力荐!)
    “十一,救命,工资我不要啦,赶紧给我弄开!”张弥勒不断从嘴里吐出尸虫,闭着嘴疾呼,几度想吐,却又怕尸虫再爬进嘴里,只好强忍。

    阎十一用勾魂笔戳了几下,尸王就是不放开,索性和包紫一起给一人一尸翻了个身,让张弥勒骑到了尸王身上,可能是用力太猛了,张弥勒被这么一怼,张嘴吐了尸王一脸,韭菜、鸡蛋、玉米、花生,花花绿绿一大堆,散发出比尸王还臭的气味。

    阎十一和包紫闻着这气味都有点受不了了。

    而尸王似乎得到了启示,嘴巴张开,喷出来一大堆满是尸虫的液体,全落在张弥勒的身上。

    “老娘跟你拼了!”张弥勒可能是被恶心到极点了,意识恍惚的同时潜能爆发出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将两把枣木剑狠狠插进了尸王的胸膛。

    尸王被重创,双脚蹬在张弥勒胸口,给他踹出去好远,嘴里却依旧吐着尸虫,大量粘液和尸虫落到糯米和朱砂上,尸虫沾上糯米和朱砂,****开来,绿色的粘液炸得到处都是,不断消耗着阵法威力,没多久就把整个阵法给浸湿了,所有的糯米和朱砂都变成了黑色。

    “不好!”阎十一瞧着阵法失效,已经造不成多少伤害,而尸王却没受到太大致命伤,赶忙亮出勾魂笔,朝着尸王的眉心扎了下去,尸王双手一撩,挡了开去,立起身来,不管阎十一和包紫,再度扑向张弥勒。

    “你大爷!”张弥勒撒丫就跑,他现在总算明白一个道理,做人什么时候都得低调,绕着财神庙跑了一圈之后,躲到阎十一身后道:“十一,救命啊!”

    “我可救不了你,你继续跑吧,”阎十一推了他一把,说道:“我也没想到绿毛尸王这么抗揍,给我点时间。”

    “多久能好?”张弥勒见尸王又扑了过来,又绕着财神庙跑了起来,边跑边喊道:“你也知道我老胳膊老腿的,跑不了多久的。”

    阎十一拆下棺材上的墨线,把没断的部分收回墨斗,重新调制法药倒进去浸湿,和包紫一起在地上弹出十几道墨线,将最后一包糯米洒在了墨线之间才对张弥勒喊道:“老二,把它引过来,成不成就看这一回了!”

    没一会儿,张弥勒上气不接下气从财神庙背后绕过来,见到地上的墨线,跨了过去,身后的尸王一踏上墨线,顿时被弹倒在地,阎十一赶忙抽出包紫背上的四柱凶煞剑,一剑洞穿了尸王的身体,将它固定在地上,从背包里摸出化尸粉撒了上去。

    尸王的身体立时像沸腾了一般,皮肉不断消融下去。

    “我、我去,你、你有这大杀器,干、干嘛不早拿、拿出来!”张弥勒大口喘气,埋怨道。

    阎十一可没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全力按住四柱凶煞剑,不让尸王再有起身的机会,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只见尸王的皮肉是慢慢化成血水了,可骨头却没有受到化尸粉的腐蚀,皱眉道:“目前的科学还是战胜不了一些超自然现象!”

    包紫道:“那怎么办,要不要再调制法药?”

    “不用了!”阎十一抬头看了看东边,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渐渐照到了财神庙这里,便加大力量挟制住还在挣扎的尸王,它没了皮肉,力量小了不少。

    约莫十来分钟,阳光落到尸王骸骨上,骸骨立时冒起了白气,分解开来,最后只在地上留下一堆粉末。

    阎十一松了一口气坐倒在地,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之后就没了知觉,再度醒来之时,已经是夜里,地点在医院,还是江城人民医院的ICU病房,病床边围了一堆人。

    唐四藏、阎琉舞自不必说,张弥勒三人,白小青、李潇潇、沈国栋都在,连一直跟他不和的沈珞瑶也来了,角落里还坐着两个不认识的老人。

    “十、十一,你醒了!”唐四藏一见,都快哭出来了,“是师叔不好,师叔不该让你一个人行动的。”

    “我又没死,师叔你干嘛呀!”阎十一看了看周围的人,翻了个白眼,把手上的葡萄糖针管拔了,说道:“我不就中个毒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包紫中西医合璧,还怕解不了毒?”

    但看周围人一脸的沮丧,又没见到包紫,才感觉到一丝异样,问道:“包紫呢?”

    “她去魔都找她爷爷了。”唐四藏叹了口气,递过来一瓶药,“还让我把这瓶东西给你,毒质扩散就吃一个,不至于死。”

    阎十一接过药瓶,知道里面装的是百解丹,疑惑道:“她知道我中什么毒了?让他爷爷说配方不就得了,干嘛还亲自跑过去?”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中了什么毒?”阎琉舞没好气道,但脸上的担忧却是难以掩饰。

    阎十一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异样,扒开病号服一瞧,胸口的黑紫也退去了,“这不解毒了么?”

    “解个屁!”阎琉舞,抱着手臂怒喝一句,看着像是在骂弟弟,其实是对自己的责备。

    唐四藏接着道:“包紫用她家的九九神针暂时替你把毒质集中起来了,但暂时没办法把毒逼出来,她爷爷以前见过这种毒,记录下来之后不知道放哪儿了,所以包紫才火急火燎回魔都,找那本笔记本去了。”

    “看你们说的这么严重,我到底中的什么毒?”阎十一皱着眉道。

    “乌头散!”

    阎十一大感轻松:“我还以为什么毒呢,我就算没学过医,也在古方上看到过不少有关乌头的药方,乌头可是中药,摄入过量才会中毒,我可没碰过乌头,咱们法药里面可没有川乌和草乌,怎么可能中了乌头毒?退一步说,就算我真中了乌头毒,也没什么吧,就算是毒性比较烈的草乌毒也不难解,你们用得着一个个哭丧着脸么?”

    “这个不是普通乌头,是冥界的阴乌草!”唐四藏攥紧了拳头,恨恨道,“难怪吴四丸子损失这么多也不心疼,他利用章秋婵的替身女尸自爆,趁乱把沾有乌头毒的手指插在你身上,他就是想你死啊!和天机门唯一传人的命比起来,他那些损失什么都不算!”

    “那我还能活多久?”阎十一问了一句,觉得有点太直接,换了个方式问道:“包紫的九九神针能帮我控制多久的毒质?”

    “半个月左右!”唐四藏叹了口气道。

    “半个月,这不正好到我生日了么!”阎十一愣住了,想了想才道:“该不会我的命劫就是这乌头毒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命劫嘛,生死有命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