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章 斗尸王(第二更)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力荐,多多益善,书友求给力!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绿毛尸王一睁眼,嘶吼一声,双手就朝着张弥勒抓了过去,却被棺材周围的墨线给弹了回去,胳膊和胸口上被墨线勒出了伤痕,直冒白气,顿时不敢再触碰了。

    “阿弥陀佛,悖入亦悖出,害人终害己,又不是贫僧给你戴绿帽子,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张弥勒一开始被吓了一跳,见尸王出不来,又嘚瑟起来,又问道:

    “十一,你不是说僵尸只是分白灰绿红黑紫金七种么,不该是长金毛才能变成尸王么,它这样的绿帽子王也能称尸王?”

    “就你歪理多!”对于张弥勒的龌龊思想,阎十一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解释道:

    “僵尸的等级确实是如此,但每个等级里都有少数特殊的僵尸存在,尤其是到了绿色以上等级之后,每个等级的僵尸都可能修炼成尸王,更厉害的则能修炼成魃、犼等特殊形态,威力随颜色不同而提升,像这个绿毛尸王,就是因为处在陷龙局气眼之上,长年吸收阴气,才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修炼成绿毛,还成了尸王!”

    “这有点像民间高手的意思啊!”张弥勒评价了一句,又道:“你把它说这么厉害,你收拾得了它么?”

    “收拾不了也得收拾,”阎十一递给张弥勒两把枣木剑,说道:“枣木剑对僵尸有克制作用,现在交给你继续练左右互搏术,在我和包子没摆完阵法之前,尸王就交给你了。”

    “哥,咱不这么记仇行不行?”张弥勒接过枣木剑,一脸苦哈哈的表情,见尸王老实待在棺材里,就试着用剑捅了捅,见尸王害怕的避了开去怯生生看着他,又得意道:“你瞅啥?”

    尸王轻呼一声,却没有动作。

    张弥勒更肆无忌惮了,又捅了捅,猖獗道:“你是不是想说,瞅你咋的?我告诉你,你这表情就是欠揍。”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心别被他抓过去。”阎十一提醒一句。

    张弥勒却是撇着大嘴道:“没事儿,它还真怕这枣木剑,你干嘛不直接用枣木剑灭了他?”

    “你以为尸王是豆腐做的?雷击枣木带有雷灵之力,做成剑之后确实可以伤到僵尸,但造不成致命伤,尤其是这样的尸王,你就算有能力破开他的脑袋都打不死。”

    阎十一和包紫两人在棺材前铺下一张几米长的黄表纸,在棺材两侧各钉了五枚棺材钉,红绳绑在棺材钉上,拉出来几米长,最后汇聚到一处,用棺材钉钉到黄表纸末端,形成一个三角形,做完这些,阎十一又取出朱砂,在黄表纸上撒了九道,中间撒上混了鸡血等法药的糯米。

    包紫看了看这阵法道:“这阵法还不足以灭这个尸王吧?要不要试试我茅山派的四血灭尸法?”

    “确实不够,你的四血灭尸法怎么弄?”阎十一正愁没法彻底灭尸王,问了一句。

    包紫却一脸意外道:“你不会呀?我以为你无所不能的呢!”

    “这是你茅山的法术,我怎么可能会?就算会也不能在你面前展现出来,那就是偷师了,我可不想被你师父拆魂!”

    阎十一可知道,正一盟威道各派虽然诸多功法道术通用,但经过千百年演变,各门各派的先贤从中演化出不少属于自己门派的道术,也有了属于自己门派的风格,比如龙虎山擅术、茅山擅符、阁皂山擅炼外丹,而他天机门特殊的地方在于拥有一门独特的鬼术。

    “你这偏科偏得太厉害了吧?本门的法术居然还指望别派的弟子!”

    包紫咬着嘴唇,有点小可怜,反驳道:“我去茅山本来就不是奔着学道术去的,后来师父本着我是中医世家出身,就让我以医入道,不然凭我的资质,一心学道的话,肯定比丹秋成名早,打个小小的僵尸王,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我……”阎十一正想反驳回去,身后传来了张弥勒的呼喊声,回头一看,却是见到绿毛尸王正掐着他的脖子提到了墨线边缘,张口就咬,张弥勒则把两把枣木剑架在尸王的嘴上。

    “十一,十一,救命啊!”张弥勒吓得大呼起来。

    阎十一赶忙欺身而上,勾魂笔打在尸王的手腕上,敲开了他的手,拎住张弥勒的后襟扔了出去,在僵尸脑门上贴了一张镇尸符,暂时镇住了尸王,回头对张弥勒道:“你想死啊,靠这么近?”

    “我哪知道它手这么长!”张弥勒拍拍屁股站起来,见尸王又不动了,用枣木剑连戳几下,恨恨道:“让你掐我,让你掐我,戳死你,戳死你……”

    僵尸无魂无魄,不开阴眼看不见灵符阵法,智商也不高,身体还不灵活,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埋在土里好几十年,好不容易修炼成了尸王,却被一个猥琐的假和尚给羞辱了,尸王狂吼一声,暴躁起来,尖长的指甲割断墨线,再次抓向张弥勒,连镇尸符都不好使了。

    “十一哥,救命啊!”张弥勒赶忙抱住光头蹲下。

    “你这仇恨拉的也是没谁了!”

    阎十一忙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拇指粗细的绳子,一头扔给包紫,两人拉紧绳子,勒在尸王的脖子上,然后交换了绳头勒紧,再用脚踢在尸王的腿上,将它踢飞起来,顺势向前一拉,把尸王整个身体铺在之前布好的阵法上,糯米和朱砂立时起了作用,几乎把尸王的皮肤给烫熟了,一块块碎肉落了下来。

    尸王感到了极大的疼痛,吼叫着撑起双手站了起来,阎十一俩人顺势踢向尸王的后边,再让他的背部着地,再把这一面也“煎熟”。

    看着尸王挣扎不脱,张弥勒走了过来,夸道:“我觉得你俩合伙开个烧烤店最合适,这手法老地道了。”

    但他话还没说完,尸王似乎受了刺激,手架住绳子,尖长的指甲生生把绳子给扯断了,脚下一蹬,扑向张弥勒,摁着他在地上翻滚好几圈。

    阎十一和包紫赶忙跑过去,再用绳子勒住尸王的脖子,给它提回了阵法中,尸王却好像认准了张弥勒就是不放,原本就干瘪的皮肤,肉掉落之后露出森森白骨更加恐怖,更要命的是,法药气息的冲刷下,尸王体内的尸虫顺着尸王的五官和伤口爬了出来,逐渐攀上张弥勒的身体,还有爬进他的嘴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