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章 水淹七军(第一更)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力荐,多多益善,书友求给力!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唐四藏还是觉得不妥,胆小的个性暴露无遗,担心道:“那你不怕钟元帅怪罪?你这属于假传军令,何况他可是咱们天机门供奉的老祖之一,你这不是在坑老祖宗么!”

    “就是因为他是咱们的老祖之一,我才敢这么干!谁让他给我定了个一万鬼魂以下不准招阴兵的规矩?既然他给我出难题,我就给他找麻烦,老祖宗可不好当!”

    阎十一用红线在教室后墙勾勒出一个大坝形状的轮廓,用调配好的法药在这个轮廓里画上引冥水符和钟馗敕令,又引出两个股红线,一股交给张弥勒,两人一左一右用红线缠绕纸人的脖子,将之串联起来,又对唐四藏道:“师叔,这引水阵就由你来守了,举火为号,我点亮灵符,你就起阵,如果有阴差从里面出来,就由你来打发。”

    “我不做行不行?这个锅挺黑的,阴差来了我都不好解释!”唐四藏脸上都见汗了,他捉鬼这么多年,阴司也认识不少人,这回做了这么缺德的事儿,要是来个熟人都没法说,“要不还是你来?”

    “我来也行,师叔你把这些纸人都缠上,到了后面的教室里如果遇上能动的邪灵……”

    “算了算了,和要老命比起来,还是不要老脸来的比较划算!”唐四藏一合计,觉得还是守阵比较适合他,毕竟到了凶灵和恶灵的阶段,一些寻常的封咒未必封得住,万一有个冲出封印的,他死了倒是其次,关键是又得拖后腿了。

    见唐四藏妥协,阎十一这才继续在纸人上缠红线,缠完了第一个教室的纸人,和张弥勒一道从洞口爬过去,来到第二个教室继续缠。

    第二个教室里的阴气就浓郁了很多,纸人虽然还是一样的纸人,但给人的感觉是这些纸人的眼睛会动,尤其是张弥勒,虽然在鬼塔见过了无数的鬼,但还是架不住这里的阴森,一边缠绕红线一边道:“十一哥,你不觉得这些纸人一直盯着咱们么?这感觉就跟咱们每次迟到进教室被同学盯着一样一样的!”

    阎十一满不在意道:“这你就觉得不自在啦?等下一个教室,我估摸着你刚进去就得吓尿了。”

    两人缠完第二个教室,又从洞口爬进第三个教室,阴气浓郁得开始让人打寒噤,张弥勒不自觉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寒毛都竖起来了。

    然而他一抬头,吓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光头上如果有头发估计都得竖起来,第三个教室里的纸人都齐刷刷的扭头看了过来,虽然表情没有变化,却也让人很受不了,颤颤巍巍道:“十一,它们不会起来咬我吧?”

    “这些就是所谓的阴灵了,刚刚成型,对活物的气息最敏感,但也仅此而已!”阎十一一边绕线,一边安慰带吓唬道:“这才是开始,后面还有五间呢,可能真有能起来咬你的也说不定!”

    听到阎十一危言耸听的话,张弥勒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死就死了,反正我就是奔着跟你一起捉鬼赚钱来的,要是这都抗不过去,那就趁早别混了。”

    阎十一笑道:“一会儿别哭就行!”

    到了第四个教室,纸人不仅能扭头了,眼珠子也能转动了,几十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两人,张弥勒脸都白了,但还是坚持把红线绕完了,走到通往第五个教室的洞口,他又咽了好几口唾沫,却是不敢往里钻过去。

    “我保证你不死!”阎十一把藏身符贴在他后颈,率先爬过洞去到了第五间教室。

    这间教室里的纸人可就没那么安分了,纸做的身体上积满了灰尘,显然放置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不仅脑袋五官能动,手脚也能动了,看到有生人从洞里爬进来,都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发出嘶嘶声,显得很是嗜血。

    但即便如此,纸人的动作还很僵硬,两人并没有遇到太多麻烦,就绕完了。

    第六间的纸人动作则灵活了许多,表情也凶恶了许多,但好在没有凶灵突破封印,没法控制纸人站起来,两人在纸人脖子上多绕了几咂,才来到第七间教室。

    可出乎意料的是,第七间教室里没有纸人,只有散乱的桌椅,但阴气却是浓郁到辣眼睛呛人的程度,阎十一觉得十分可疑,忙让张弥勒退回第六间教室,自己则在洞口贴了镇凶符,也退到了第六间教室,用红线在墙上又勾勒出一个大坝的轮廓,写上收冥水符和敕令,用以让忘川水流回阴司,然后点燃灵符给唐四藏发信号。

    灵符还没烧完,教室里阴风四起,吹得人真不开眼,阴风中更是惨呼声一阵接着一阵,叫的人头皮发麻。

    “十一哥,这是闹鬼了啊?”张弥勒听着空中的鬼叫声,满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阎十一则把他拉到教室一角,说道:“忘川水水面很宽,整条河只有一座奈何桥,由日夜游神把守,只准许获准投胎的鬼过去,而恶鬼则被赶到忘川水里,水中的恶鬼相互拉扯,谁也不让出来,因此一旦掉入忘川水就别想再出来,你现在听到的鬼哭声就是这些恶鬼,你说闹鬼也不算错。”

    “可你不是说引忘川水水淹七军的嘛,水呢?”

    “想看?”阎十一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来一瓶东西,“忘川水是阴间之水,你是普通人当然看不到,这瓶子里是狗眼泪,狗血辟邪,狗眼通阴阳,看得见不干净的东西,它的眼泪也是一样,效果也比牛眼泪好许多,不仅能看到鬼魂,还能让你在短时间内看到阴间的东西,但你可要想好了,忘川水里的鬼可比一般的鬼恶心多了。”

    “额……还是看看吧,长长见识,练练胆!”张弥勒咬了咬手,决定下来。

    阎十一这才在他眼皮上涂了狗眼泪,在他眉心一拍暂时开了阴眼,“可以了!”

    “这狗眼泪真特么臭,比小六半年不洗的内裤还味儿!”

    张弥勒骂骂咧咧睁开眼,嘴巴立时变成了O型,眼前的景象大变,教室的上方凌空飘着一段漆黑的水带,水带里面挤满了面目狰狞的恶鬼,什么样子的都有,都各自或缠着,或抓着,或咬着周围的恶鬼,有些鬼甚至全身都被咬烂了,皮肉翻在那里,又有许多像七鳃鳗一样的生物,不仅脑袋上全是牙齿,身上也到处长着倒刺,在这些恶鬼体内穿梭啃噬。

    整个水带就像一个垃圾池,漂浮着无数腐烂的残肢,类似蛆虫、蟑螂、老鼠一样的怪东西不断在里面蠕动。

    张弥勒瞬间就有种要吐的冲动,憋着气道:“阴间的卫生也太差了吧,跟咱们宿舍似的,早知道不看了,影响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