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章 阴邪凶煞四灵(第四更加更)
    (第四更加更,新的一年,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好的开始,今年的所有愿望都能实现,顺便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力荐~)

    阎十一顿感尴尬,这辈子了解他弱点的人除了师父、姐姐和师叔之外,就算是张弥勒了,他俩四年同学室友,吃一起住一起,连对方身上几根毛都知道,这种事当然瞒不住,咳嗽了几声化解尴尬,罡气灌入勾魂笔,稳了稳心神,戳在缚地根上,将其与女鬼的身体分开。

    又道:“我这是帮你积功德,你们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鬼一命也差不到哪去,这女鬼身上沾了你的血,她会报答你的!”

    “报答?”张弥勒居高临下看着女鬼,看着她的身材,尤其是衬衫里的大深沟和******蛋子,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阎十一回头看到张弥勒那猥琐样,拍了一下他的大光头,说道:“别瞎想,这个波多野老师你也只能看不能摸,不然就她身上的戾气,一回就能让你没命!”

    “那还算什么报答?还不如来几张毛爷爷实在。”张弥勒觉得血放亏了。

    “那行,你不要功德,我给你折现行不行,两百!”

    “五百!”

    “三百!”

    “成交!”

    阎十一无奈摇了摇头,解开红绳,揭下定魂符,放了女鬼,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关于吴四丸子的事了,你提供的信息越多,你到阴司之后的罪责越少。”

    女鬼飘身而起,跪在地上,给阎十一磕了三个头,顺带还给张弥勒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飘在空中,指了指墙壁后面,比了四个剪刀手,同时脸上做出三个恐怖的表情。

    “十一,她是要过河拆桥了?”张弥勒正近距离欣赏着,突然见“波多野老师”变脸,向后退了几步。

    阎十一皱眉道:“你说后面有四个更可怕的恶鬼?”

    女鬼又摇头,用鬼力艰难的托起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写下:阴2,邪2,凶2,煞2。

    阎十一思考了一下,才道:“你是说八间教室里,纸人分别变成了阴灵、邪灵、凶灵、煞灵这四种,每种各占两间教室是吗?”

    女鬼这才点点头。

    再又问了一些,女鬼却都是摇头,阎十一也看得出来这女鬼是真不知道,她只是一个看纸人的女鬼,并不是吴四丸子的核心成员,重要的信息是不会告诉她的,否则也不用割了她的舌头,再把她杀了用缚地根困住她了。

    见问不出什么东西,阎十一才画了一张往生陈情符送女鬼去了阴司。

    看着女鬼飞走,张弥勒还有点恋恋不舍,问道:“十一,这女鬼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不是说纸人只会变邪灵么,怎么又多了三种?”

    阎十一解释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和人一样,精气聚成灵之后也有好坏之分,这和灵所在的环境有关,往往在阴气重的地方就会形成最初的阴灵,阴灵没有灵智,也不会乱跑,只会待在形成的地方,阴灵再吸收阴气就成了邪灵;邪灵则有了自己的意识,知道如何提升自己,通过修炼邪极成凶就成了凶灵;凶灵有极强的攻击性,并且嗜血,不管是人和动物都不会放过,凶灵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魂魄,甚至能拥有自己的躯体,这个时候就成了煞灵,也被称作恶灵,那是可以比肩鬼王的存在,而且还不受阴司管辖。”

    “有魂魄又有身体,那不是和人一样了?”

    阎十一点点头:“俗话说人为万灵之首,谁也说不准人是不是这么来的,这个咱们不用深究,现在咱们的任务就是除掉这些纸人。”

    知道了这里的邪灵底细,阎十一立即改变计划,让唐四藏也进来。

    唐四藏把刚才的经过看在眼里,说道:“十一,按照那个女鬼的说法,最后的四个教室应该有不少凶灵和恶灵,就咱们两个人,四只手,可能不好对付啊!”

    阎十一趴在黑板一侧和另一个教室连通的洞口看了看,回头道:“吴四丸子没在教室周围布下任何阵法,但成形的邪灵也没有跑出来,这么一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把邪灵都封在纸人里了。”

    说完抓起边上的一个纸人,用手指点破纸人的眉心,夹出来一张黑符,符上邪气袅袅,饶是阎十一有罡气压制也感到有些抵受不住,赶忙引来地火将黑符连同里面的邪气一起焚烧殆尽,然后把纸人扔给张弥勒,还给了他一把桃木剑,吩咐道:“老二,我和师叔把纸人里的黑符取出来,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些纸人拿到楼下烧毁,以防万一,这把桃木剑给你防身!”

    “行,给钱就行?”张弥勒问了一句。

    “靠!”

    一边唐四藏也戳破一个纸人的眉心,把黑符取出来,却是立即被黑符中的邪气反噬,扔了出去,拿出一些法药洒在黑符上,点燃之后才烧毁,面露难色道:“十一,不行啊,我老胳膊老腿的抵不住这么强烈的邪气,只能你一个人来了。”

    “八个教室少说两三百个呢,我一个人光招地火就得法力耗尽了,更别说后面四个教室还有凶灵和恶灵,那都不是好对付的!”阎十一觉得这样不行,太耗时耗力,前四个教室的纸人用火直接烧了也问题不大,但后面四个绝对没那么简单,想了想,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对唐四藏道:“师叔,不如咱们来个水淹七军怎么样?”

    一边张弥勒疑惑道:“十一,这里山旮旯又没有山泉小河之类的,连个自来水龙头都没有,你拿啥淹,就咱们自己带的三根水管子也不够啊!”

    “谁说没没有河的?”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两捆红线,笑着道:“天上有九天银河,地下有九泉奈河,银河咱们够不到,忘川水咱可有办法弄过来。”

    唐四藏大惊道:“十一,你该不会是想引忘川水吧?忘川水腥臭无比,最能克制鬼物,倒是能把这些邪灵全部冲走,可这些毕竟只是无魂无魄的邪灵,到了阴司,忘川水也困不住它们,这么多邪灵到时候在阴司乱窜起来,扰乱了阴司秩序,会不会怪罪咱们?”

    “那还不简单,咱们把引冥水符的敕令写成钟元帅的不就行了,到时候阴司怪罪起来,也是找钟元帅!”阎十一贱兮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