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邪灵(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阎十一想要阻止已经晚了,张弥勒已经把纸人拎了出来。

    “作死呢!”阎十一赶忙把纸人夺了过来,用红绳绑住纸人的手脚,用五帝钱遮住纸人的双眼,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红蜡烛点燃后滴在纸人的鼻子和嘴巴上,用朱砂笔沾了朱砂,在纸人身上写了道敕令,贴上灵符,灌入罡气,纸人燃烧起来,这才把纸人扔地上,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呵斥道:“你要是再敢乱动,一会儿真把你扔这儿了!”

    “我不就摸几下嘛,你这又捆绑又滴蜡的,纸人都被你玩坏了!”张弥勒看着这个身材婀娜的明星脸纸人被烧,还怪可惜的,但也知道自己有点冒失了。

    “你以为看小电影呢?”阎十一没好气又斥一句,将黑布上被他撕开的裂口用红线扎了回去,知道张弥勒这家伙一直这个德行,也就没多说。

    边上唐四藏解释道:“大侄子,十一这么做也是为你好,画了眉眼的纸人很容易成灵,像画的这样逼真的更是如此,而这种灵往往很邪性,你的生人气一接触到它后,如果十一不绑住它的手脚,蒙住它的双眼,用蜡封住它的口鼻,它可能就会缠上你,吸食你的精气,这样它就慢慢修炼成邪灵,最后就会把你吸干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啥尽人亡?”张弥勒睁着猥琐的大眼,好奇道:“可那么多开丧葬行的不都得死得很早?”

    “还给我贫!”阎十一白了张弥勒一眼,从背包里取出大量法药放到大海碗里调配起来,又道:

    “丧葬行里就算做纸人,也是只勾勒眉耳口鼻四官,眼睛要等人来买才点上去,这叫画龙不点睛,一点走雷霆,点睛不画龙,神画永留峰。不然等纸人变成了邪灵,可比鬼难对付得多。”

    “为啥?”张弥勒不解,“邪灵到底是啥东西?不也是鬼么?”

    阎十一解释道:“鬼,不管是阳间之鬼还是阴间之鬼,都是登记在册,受阴司管辖,就算一时逃过追捕,一旦作恶,就算没有法师或者鬼差抓捕,也会降下天罚将它诛灭。而邪灵不同,它是天地精气所化,无魂无魄,无形无质,高大上一点像灵石仙草化灵,低端一点的那就不胜枚举了,就算是一块瓦片,上面如果刻了人形五官,滴上人血,放在阴气重的地方,就有可能成为邪灵,像这满教室栩栩如生的纸人,是百分之百会成邪灵的。”

    唐四藏也附和一句:“是呀,这也是为什么家里办白事儿,大人都不让小孩碰纸人纸马这些东西,就因为很容易给小孩招邪祟。”

    张弥勒又问了一句:“那干啥还要弄纸人纸马卖?这不害人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那么多问题?叫你别碰你听着就是了。”阎十一骂了一句,从背包里拿出虎符,又道:“一会儿我让阴兵进去把里面所有成灵的邪灵打散,我和老二进去把纸人搬出来,师叔你用法药遮了这些纸人的阴眼之后烧了它们。”

    说完,阎十一念了咒召唤阴兵,不一会儿走廊上出现了一个虚空裂缝,黑洞洞的空间里并没有传出呐喊声,只走出来一个骑兵,就是那个小旗长王洋。

    阎十一询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其他九个呢?”

    王洋骑在马上,表情扭捏,抱拳道:“回禀大人,他们、他们临时有事,来不了……”

    “额……”阎十一心说阴兵那么多,光钟元帅手下就有十万,怎么偏偏就自己的九个钦点亲卫来不了,但又想这是阴司的事,就不多追究了,便指着教室道:“有事就算了,反正上次九层鬼塔里十几万的怨魂你们十个就够了,今天也就几百的邪灵,我想你一个搞的定吧?”

    王洋尴尬道:“我也不能留下!”

    “你也有事?”阎十一瞪大了眼睛质问,“你们可都是我的亲卫,难道你上次回去没和钟元帅说么?或者说他老人家这么小心眼,给我十个尖子兵还不乐意?”

    “不不不,都卫大人息怒。”王洋犹豫了一下,解释道:“不让我们十个人来确实是钟馗元帅的意思,但元帅意指让大人你不要对我们形成依赖,什么事都让我们代劳,钟元帅规定,一千鬼魂以下的小场面,不许我们来阳间助你!”

    阎十一听完顿时有骂娘的冲动了,本以为生死簿说的规矩已经够坑爹了,没想到钟馗还横插一脚,不服道:“那要是我遇到很厉害的鬼王、妖王、僵尸王,缺人手打不过,你们是不是也不能来帮忙?那你还不如让钟元帅把阴冥虎符收回去,省得我心烦!”

    “这个钟元帅没有说,属下回去请示元帅一二。”王洋说完就要回阴司,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道:“还有,钟元帅让你把酒葫芦还回去,他好几天没喝酒,快馋死了!”

    “阴阳功德瓶?”这可是个极好的宝贝,阎十一都舍不得放背包里,怕压坏了,一直供在神龛上,那是绝对不能轻易还回去的,便道:“这法器我还有用,过些天再说,钟元帅要是想喝酒,我每天用各种酒供奉他,保准比阴间的酒好喝!”

    “可……”

    “可什么可,我说话不好使了怎么的?”阎十一摆起谱来。

    “是,属下会把话带到的,属下告退!”王洋诺诺退下,消失而去,作为一个小旗长,面对两个上司,也是左右为难。

    王洋走后,唐四藏宽慰道:“十一,钟元帅也是好意,你现在还年轻,确实该多磨练,没有阴兵,咱们就另想办法吧。”

    “只能这么办了!”阎十一叹了口气,谁让自己官没人家大呢,想了想道:“看来只能我自己动手了,哎,我咋这么命苦呢!”

    说着把窗户上的黑布扯了下来,和张弥勒一起爬了进去,在各个纸人上照了照,才发现这些纸人都是按照明星的相貌画的,影视明星最多,也有搞体育的,说相声的,甚至全世界有名的富豪都不放过。

    “这小学要是一个班有这么多名人,还至于荒废喽?”张弥勒跟在身后,探头探脑的看着,看到女明星脸的纸人就想伸手过去摸一把,但还是忍住了,贼眼往讲台上一瞧,却是愣住了。

    讲台上站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教师正挑着眉眼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