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2章 纸人教室(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今天元旦,祝书友们节日快乐,新的一年,新的气象,今天会有四更,这是第一更!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加群:470931766)

    “我觉得章秋婵并没有死,这只是她的替死鬼!”唐四藏在旁帮忙,想了想道:“鬼妖炼制之法颇多,难易程度差异很大,成型之后实力也参差不齐,咱们天机门人间道一脉所传承的鬼术之中就有炼制鬼妖的方法,据我所知的就有四种:九幽鬼妖、九命鬼妖、九智鬼妖、九力鬼妖四种。”

    张弥勒好奇道:“听名字就很霸道!我就见过咱月芹嫂嫂是九幽鬼妖,厉害的很,一个小指头就能弄死我,这个章秋婵也是么?”

    “她才不是我老婆呢,那是形婚懂吗!等知道了爸妈的下落,我就去枉死城姻缘司休了她!”阎十一很是郁闷,再这么下去,他本就惨淡的桃花运就得全部葬送了,“你以后最好少在其他妹纸面前提这茬!”

    张弥勒道:“有这么个厉害的老婆不好么?长得漂亮身材好,功夫了得,关键是手脚脑袋都能分离,还能飞,能解锁很多新姿势!”

    一听这污到天际的话,阎十一揪起张弥勒,提着他来到棺材前,说道:“新姿势是吧,现在让你跟这具女尸研究新姿势怎么样?”

    张弥勒还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女尸,苦着脸评价道:“这个女尸身材还行,但这容貌毁的太惨,比我的那个未婚妻还惨,下不去手啊!”

    阎十一这才想起他老婆的照片,相比较而言,还是这女尸比较容易接受,也难怪张弥勒看母猪都觉得漂亮了,见他可怜就给他放开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古旧书籍递给唐四藏,问道:“师叔,你看这本东西与咱们天机门有没有关系?”

    “天机鬼术·人间道!”唐四藏接过来一瞧,满面骇然,赶忙翻了几页,才道:“你从哪里得来的,这可是人间道的鬼术部分!”

    阎十一把遇到柱子夫妻的是简略说了一遍,确认道:“师叔你确定么?”

    唐四藏点点头,感慨道:“人间道早就失传,没想到又能经你的手回到天机门,真乃天意!”

    “那我能学么?”

    “有什么不能学的,以你的心性,我相信你不会拿鬼术做坏事的!”

    阎十一大喜,把书收回背包,又指着女尸道:“师叔,你觉得这章秋婵是哪种鬼妖?我看她实力不如林月芹,应该不是九幽鬼妖。”

    唐四藏仔细看了看,才道:“幽、命、智、力四种鬼妖炼制的要求都十分苛刻,从林月芹的成妖过程就可以看得出来,总的来说四种鬼妖里面九幽鬼妖最为厉害,九智鬼妖战力一般,但胜在智慧出众,诡计多端,九力鬼妖则是力大无穷,群战之时,绝对是力拔山河的存在,而看这章秋婵的体型和能力不像是这三种,我猜应该是九命鬼妖,可我猜不透她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舍弃了这个替死鬼身……”

    唐四藏话还未说完,棺材里的女尸突然坐了起来,双手把张弥勒掐住提了起来,嘴巴张开就咬。

    阎十一赶忙将勾魂笔架在女尸的嘴上,还不忘损上一句:“老二,你看人家多主动,找你解锁新姿势来了!”说完右手祭出一道灵符,拍在女尸身上,将她拍飞的同时,灵符激发,引燃了其身上的法药,

    女尸被拍到墙上,四肢反关节挂在墙上,全身火焰,嚎叫着,顺着墙壁逃出了教室,往二楼逃窜而去。

    三人赶忙追到二楼,却没有了女尸的影子。

    张弥勒站在楼梯口,揉着脖子喘气道:“还真是九命鬼妖,死了又活过来了,她是属猫的么,要杀九次才能死?”

    阎十一想了想,否定道:“哪有这么麻烦,刚才我和师叔都检查过,这具女尸体内并没有魂魄,这具女尸之所以会跑,应该是九命鬼妖的一种保护替死鬼的技能,我猜她想拥有九条命,就得有八个与她八字五行命格完全一样的人才能当做替死鬼,但这样的人可不好找,而要击杀她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找到她的本尊肉身!”

    唐四藏道:“十一你猜得没错,和九幽鬼妖一样,九命鬼妖的炼制也十分困难,难就难在寻找九个替死鬼,八字五行倒是容易凑,但人的命格却是千变万化,很难找到一样的,能找到一个都很困难,我就说她不会这么轻易舍弃替死鬼。”

    阎十一打量着二楼,寻找着蛛丝马迹,又问道:“师叔,吴四丸子不是地脉道的弟子么,应该只懂天机鬼道里的兵道才对,为什么也会炼制鬼妖?还有仇五也会,难道他也是咱们天机门的?”

    “地风当年反出天机门的时候还策反了一部分人间道一脉的弟子,因此两脉鬼术有所融合,吴四丸子会炼制鬼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唐四藏缓缓道,“至于仇五,他是吴四丸子的远房表哥,从吴四丸子那里学点鬼术也不是不可能。”

    “原来如此!”阎十一了然,解了心中疑惑,这才仔细打量起二楼的各个教室,才发现二楼的门窗不仅是用木头钉死的,还都用黑布遮的严丝合缝,看不到里面,也不知道章秋婵的替死鬼有没有逃进去,便用勾魂笔戳出一个洞,撕开黑布,用手电照了进去,却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教室里面桌椅摆放整齐,座位上坐着一个个穿着校服、带着红领巾的学生,但并不是真人,而是一个个纸人,都和真人差不多高,双手搭在桌上,看着黑板,就好像真的在上课似的。

    阎十一瞧了一眼,眉头紧锁起来,这些纸人做得十分逼真,身上的校服红领巾都画的十分有型,脑袋上的五官更是活灵活现,乍一看和真人没区别。

    “吴四丸子他想干什么!”唐四藏不由大惊,“养鬼妖,养僵尸还不够,还要养邪灵!还一下子养这么多!这一个教室不得有四五十个纸人?”

    阎十一把头伸进教室里面,用手电照了照,看到讲台这边的墙被凿出了一个供一人通过的洞,洞另一边就是隔壁间的教室,似乎二楼的教室之间都有一个这样的洞连接,里面有浓重的阴气飘散出来,便道:“恐怕不止四五十个!而且阴气东边重,邪气都是从那边蔓延过来的,这边的纸人还没成灵,东边的教室里可就不一定了!”

    唐四藏瞧了瞧二楼,一共八间教室,也就是说,这里养着三四百个邪灵,惊道:“这吴四丸子是要培养一个军队出来?”

    “这不就是纸人嘛,看给你们吓得!瞅瞅,画的还真不赖,写实画风,看这张脸,像不像电视上那个女明星,做这个纸人的人起码是江城美院毕业的!”张弥勒趴在窗口,用手抓向纸人。

    “别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