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章 替死鬼(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力荐)
    唐四藏叹口气道:“这也不怪你师父,师姐是想让你回归道术正统,不要再学天机鬼术,这样以后你报出家门也不会受到诟病,我这一代,包括你爸妈和你师父,都没有学过四柱凶煞剑诀,为的就是给天机门证明。”

    阎十一疑惑道:“那我偷了剑诀,你干嘛不阻止我?”

    唐四藏解释一句:“那是你师父的意思,她说没有四柱凶煞剑,你学了剑诀也没关系。”

    “可我已经用四柱凶煞剑使用过剑诀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你找到四柱凶煞剑了?在、在哪?”唐四藏大惊。

    “包紫她背着的那把喽!”

    “这么巧?难道她就是你师父说的背剑千年?”唐四藏惊道。

    “什么背剑千年不千年的,人家才二十来岁,千年驮石碑的那是赑屃,你别告诉我她是王八精转世!”阎十一不耐烦催促一句,“赶紧说吴四丸子的事,剑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剑还不属于咱们天机门呢!”

    张弥勒赶紧附和一句:“是呀,十一哥说的对,包紫那胖乎乎的脸最多金鱼转世,最次也是河豚!”

    “少来这套,你替我说话,我也不答应!”阎十一宁愿送钱给张弥勒,也不希望张弥勒天天跟着他捉鬼冒险,就像今晚这样的,弄不好就会死人的,又催道:“师叔,赶紧说。”

    唐四藏继续道:“吴四丸子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赶尸炼尸,杀人炼鬼,简直比邪修还可怕,他是天机门地脉道的传人,地脉道一向如此,无恶不作,以至于被法术界绞杀,数百年来几乎断了香火,但地脉道的恶行却强行加到了整个天机门身上,以至于天机门被法术界诟病,抬不起头来,甚至让天机门禁止使用鬼道之术。”

    “这就有点过分了,”阎十一算是找到病根了,问道:“师叔,天机鬼道虽然带了个鬼字,但用得好未必比正统道术差,只要能捉鬼除妖,祛除邪祟,用什么方式不一样?就因为咱们门派出了些杂碎?龙虎山、茅山等等这些名门大派就没有逆徒?”

    “别瞎说……”

    唐四藏打断了阎十一的话,幸好包紫不在场,她可是茅山正宗,而茅山一向行事乖张,偶尔就会出几个怪才,被认为是法术界的最大刺儿头,现任掌门叶遇冷就是其中之一,年轻时也是说动手就动手的主,一度被认为是邪修,此时阎十一这么一说有点影射的意思。

    张弥勒则急于表现,不分青红皂白支持道:“唐师叔,你是和尚,我也是和尚,我佛曾说:宁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妒是庸才!我觉着吧,那个什么法术界就是嫉妒咱天机门有这能耐,等十一哥把那四五个丸子解决了,到时候千秋万代,一统天机门,不,一统法术界,我看还有哪个犊子还敢吵吵!”

    “尼玛,老子才不当东方不败!”阎十一骂了一句,不理会他,又问道:“师叔,你还没说天机门内讧的原因呢,有什么事会让同门反目变成世仇?”

    听着张弥勒的一套歪理,唐四藏哑然失笑,许久才道:“我也是听你师爷说的,说是几百年前,有一任掌门师祖出门捉鬼,不幸被鬼杀了,当时他又没指定掌门继承人,当时天机道和地脉道都有出类拔萃的人物,一个叫天云,一个叫地风,都想继任掌门之位……”

    “于是就打起来了?那比一场就是了,胜者为王,有什么好内讧的?”阎十一插了一句。

    唐四藏摇了摇头,“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男人之间的战争很残酷也很直接,但是中间插了个女人就不一样了,当时那个掌门师祖还留下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儿,叫翠珠,天云和地风又都很喜欢她,于是……”

    “这剧情好熟呀!”张弥勒又插了一句,笑道:“风云雄霸天下那电影不会是以这个故事为原型写的吧?我的麒麟臂早已饥渴难耐了!”

    “你要是再多一句嘴,待会儿事情完了,让你一个人走回去!”阎十一瞪了他一眼,转头道:“师叔,这剧情是不是太狗血了点?”

    “是挺狗血,”唐四藏继续道,“翠珠只喜欢天云,两人早就私定了终身,而天云和地风的比武也是天云胜出,天云名正言顺继任了天机门的掌门之位,地风女人和权利两失,很不甘心,于是起了反心,带着地脉道反出天机门,从此势不两立!”

    听着这么狗血的故事,阎十一也是觉得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后面的事猜也基本能猜到了,小眼一转,看着唐四藏,不怀好意道:“师叔,如果让你有和我爸差不多的实力,你会不会也反出天机门,或者抢走师父或者我妈?”

    “说什么呢小王八蛋?我是这样的人么?”唐四藏抬脚就踹,但内心里他何尝没有这样想过,谁也不愿意一辈子只当陪衬,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安慰自己,道:“我和你爸虽然有着天壤之别,却也是各安天命罢了,我虽没他风光,但一生也安稳的很,不像他无辜消失二十几年,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见唐四藏话里透着的都是关心,阎十一知道,就算给唐四藏一身好本领,也未必会做出离经叛道的事来,为免气氛尴尬,便又道:“不提这些了,咱们先把吴四丸子养的鬼妖除了再说!”

    三人回到放棺材的那个房间,阎十一缓缓将棺材推开,里面躺着的就是章秋婵,但面容早已大变,与章雪莹的样子完全不同了,此时正瞪着双眼看向天花板,眉心和顶门被五帝钱伤到的地方,只剩下血红色的皮肉。

    “四钱定命?”唐四藏翻看了尸体,“你小子把四柱凶煞剑诀都学会了?”

    阎十一点头。

    张弥勒不明问道:“四钱定命是什么?我命不好,是不是因为没钱,才定不住?”

    “你那是人品问题,给你多少钱都定不住!”阎十一损了一句,解释道,

    “一般法师杀鬼,要么收了,要么打散魂魄,最狠的就是灭魂,而我天机门的四柱凶煞剑诀是第四种法子,就是利用鬼活着时候的生辰八字,年柱定天魂,月柱定地魂,日柱定命魂,时柱定七魄,四柱齐备,不仅仅鬼魂,就算是人妖魔兽,都能诛其魂魄,这和一般法师利用生辰八字作法拘魂道理差不多,只不过威力要强很多,也直接很多。”

    “这么凶残的技能,一般小说里都是反派!”张弥勒评价一句。

    阎十一裂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往章秋婵的尸身上撒法药和火油,准备烧了,又疑惑道:“师叔,我当时只是封了她的四个鬼穴而已,杀鬼符没来得及打就被她跑了,按理说她不该这么轻易就死了的!她再怎么说也是鬼妖的实力,比不上林月芹,但也不是一般厉鬼可以比的,本来还想从她嘴里撬出吴四丸子藏身的地方,现在白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