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章 鬼妖章秋婵(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力荐!)
    (多谢书友们对本书的支持,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祝福所有的书友2016年都有一个Happy-ending,上学的考试满分,上班的年终奖多多,当老板的收获满满!)

    九个阵符同时激发,僵尸们顿时炸飞一片,八门金锁阵不攻自破。

    与此同时,阎琉舞在外围扫视一圈,发现香樟树的一处枝杈上站着个白衣麻花辫女子正用两面白旗和蓝旗交替指挥,便毫不犹豫将青蚨剑甩了上去。

    女子见到青蚨剑急速飞上来,冷哼一声,很是轻蔑的用手一抓,抓是抓住了,可她却轻视了阎琉舞的力量,青蚨剑依旧刺穿了她的身体。

    女子闷哼一声,将青蚨剑拔了出来,扔到了地上,凌空飞起,朝猎场外飞去。

    阎十一知道这女子就是章雪莹的双胞胎女鬼姐姐章秋婵,便再次安排道:“师叔,包子,你俩在这里帮姐善后,顺便找一下章雪莹,我刚才跑回来,路上没见着她,我现在去收拾那个女鬼。”

    走了几步,看到张弥勒抱着光头缩在草丛里,给他拽了出来,质问道:“老二,你来这儿干嘛?捉迷藏?”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张弥勒口宣佛号,穿着一身袈裟,手里还拖个钵,看着还真像那回事儿似的。

    “不可说你妹啊!”阎十一骂道:“你个假淫僧,平时胆小猥琐,能这么晚来这里,不是为色就是为财,赶紧说,你是看上我姐还是看上包紫了?”

    “十一哥,你这话说的,包紫是你看上的女人,我能动手么?”

    “那是看上我姐了?”

    “不不不……我还想多活几年!”张弥勒赶紧摇头摆手,犹豫了好久才道:“我是看上你了……”

    “草,哥不搞基!”阎十一赶忙双手交叉胸前,后退几步。

    “我是说,我看上你抓鬼这行当了,想跟着你一起抓鬼……赚点钱!”张弥勒搓着手,讪笑着:“我这次从云南回来后就什么钱都没了,想跟着十一哥你混混。”

    “别了,我还不想让咱二嫂守寡!”阎十一说完就往猎场外走去,回头道:“帮我师叔去搬尸体,完了给你一百辛苦费!”

    “一百?还不如搬砖啊!”

    阎十一走后,四人打扫战场,唐四藏在地上捡起了章秋婵扔下的两面蓝白小旗,颤抖着手道:“真的是地脉道,真的是地脉道,真是造孽啊!”

    “怎么了师叔?这不就是古时候军队列阵时候指挥的旌旗么?”阎琉舞走过来,疑惑问道。

    “,这是旌旗不假,可也是咱们天机门的鬼术啊!”唐四藏将旌旗收好,对包紫道:“我去帮十一,他一个人可能会有危险!”

    “唐师叔,我跟你一起,有力气活我来!”张弥勒很是积极,跟了上去。

    ……

    阎十一跟得很紧,章秋婵虽然会飞,但阳间空气浑浊,飞不了多高,只好一路跑出了山坳,路两边出现了几处荒废了的房舍,章秋婵便飞进了一处老宅之中藏匿了起来。

    阎十一随后赶到,推开老宅腐朽的院门,院子里的杂草已经到了他的胸口,也不知道多久没人住了,可能是因为离樟树坳太近,住在这里的人怕受到牵连,才搬走的。

    这个老宅的院子很大,宅子是全木头的二层小楼,做工十分精细,门窗上都有精美的镂刻,但因风雨长年累月的腐蚀而残破不堪,此时更显得阴森。

    圆月西斜,将宅子的影子拉得格外的长,宅子门窗的各种镂刻映在地上,好似一个个小鬼,微风吹过,发出轻轻地呜咽声,平添了一抹寂静。

    “嘎达,吱哇——”

    阎十一推开老宅堂屋虚掩的大门,里面漆黑一片,狼眼手电往里一照,出现了一张灰色的老脸,一个老太太正冷冰冰的看着他。

    这老宅里还有人?

    阎十一走近一看,发现只是一张老人家的遗像,虚惊一场。

    堂屋里的桌椅几乎都结满了蜘蛛网,两旁侧房里只有一张破旧的床,和几件陈旧的家具,还有几只老鼠爬过,并没有章秋婵的身影,阎十一细细感知了一下,鬼气是从楼上飘下来的,便踩着堂屋后面的木质楼梯缓缓走上去,几近破败的楼梯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让人听着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来到二楼,楼上更为残破,屋顶破了好些洞,月光从上面漏下来,把楼板照的亮了,却显得其他地方更黑了。

    就在二楼屋顶挂着的一个大灯笼里,章秋婵整个身体扭曲着,四肢以一种完全不合理的形状折叠在一起,攀附在灯笼上,脑袋朝下,面容狰狞,细长的眼睛一直延长到鬓角,乌黑的嘴里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像蛇一样吞吐着,盯着下面的阎十一。

    当阎十一走到灯笼底下时,她四肢一蹬,俯冲下来,舌头直接卷了过去,阎十一反应也不慢,感到头顶有异动,看也不看,打出去三枚五帝钱,将章秋婵打落下来。

    章秋婵嗷叫一声,落在地上,像蜘蛛一样反关节爬上墙,用力一蹬,借着墙的反作用力再次飞向阎十一,这一次除了她的舌头,两只手的指甲也变得极长,刺向阎十一。

    “你要是就这点本事,那就别怪我!”

    阎十一冷笑一声,收回勾魂笔,取出四枚大五帝钱,躲过章秋婵舌头和双手的攻击,将第一枚五帝钱按在章秋婵的眉心。

    鬼穴被封,章秋婵身形一滞,阎十一则趁热打铁,第二枚贴在了她的顶门,第三枚在背心,第四枚在气海,随后抓住她的脚,将她重重摔倒了地板上,用勾魂笔插进她的身体,将她钉在地上无法动弹,“乙亥、癸未、甲子、甲巳,四柱昭彰,四钱定命,四荒八极,神鬼莫逃,以煞诛邪!”

    念完,剑指夹起一张杀鬼符直拍章秋婵的背心。

    “四柱杀鬼诀!”章秋婵厉啸一声,脑袋旋转一百八十度,手脚关节反向,双手抓住阎十一的手,不让阎十一把杀鬼符拍下来,双脚蹬在阎十一的肚子上,将他蹬到了墙上。

    “噗!”阎十一砸到墙上又落到地上,浑身疼不说,还吃了一嘴的土,缓了几秒,再度站起来,双手各拿一道杀鬼符,怒道:“死到临头还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