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7章 只剩一魂三魄(第二更)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求力荐!)

    阎十一嘿嘿笑道:“饶你可以,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就行!”

    “我是一只贪财鬼,死于清朝光绪年间,因拿主人老爷的鼻烟壶被发现,被活活打死,老爷怕我报复,又请了道士把我拆魂,在阳间游荡了一百多年,被我现在的主人捡到,用七兽尸身炼制肉身,成为主人坐骑……”

    贪财鬼胆小的毛病显露出来,将自己死后的遭遇都说了出来。

    “别贫嘴,我只要知道两点,你的主人邪财神从哪里来的?她是否认识一个赶尸人?”

    贪财鬼犹豫了一下,看到阎十一手中明晃晃的勾魂笔,才道:“我、我不知道主人得来历,你也知道我、我只是一只坐骑,连狗都不如,但我知道她还有一个主上,主人很怕他的!”

    “主上?难道是阎玉煞?”阎十一心中猜测,又问道:“你的主人现在在哪里?”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主人让我守在这里已经快三十年了,主人从没来看过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哪!”

    “她让你守在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贪财鬼想了想,回忆了一番,“主人走的时候,让我守住这个山坳,不许山坳里的人出去,也不让外面的人进来,除了四丸子带来的人。”

    “四丸子又是谁?”

    贪财鬼又想了想,才道:“不知道他是干嘛的,就常常看他带有钱的大爷来这里用长管子打那些鸡啊狗的东西,那些大老爷大姑奶奶每次走都高高兴兴的,但是一点东西都不带走。对对,还有四丸子常常弄尸体回来,应该就是法师你说的赶尸人。”

    “四丸子?等等,吴四丸子!”阎十一脑中闪过一丝记忆,在虎啸山第一次救沈珞瑶的时候,那个赶尸人跳崖时就自报过家门,名字就叫吴四丸子,只是他一直没注意,心道这名字也是够奇葩的,不过有了名就更好查了,心情也是大好,再看向贪财鬼:“你还知道别的没有?”

    “没、没有了……”贪财鬼看到阎十一这副模样,鬼眼皮不住的跳着,“法师你说过绕我一命的,君子一言,不能反悔!”

    “可你不是君子!”阎十一将贪财鬼收进灵符,“我不灭你的魂,但樟树坳这么多村民的性命要记在你身上,去十八层地狱好好享受吧!”

    阎十一将灵符掷向空中,直接将贪财鬼送去了阴司,它只是个走狗帮凶,灭魂还不至于,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几百年的酷刑是少不了的。

    收拾了贪财鬼,又把穿在勾魂笔上的蜃鬼送回阴司无边苦渡,做完这一切,才回转身来查看两具尸体,没了蜃鬼的作用,两具尸体变成了两张男人脸睁大眼睛瞪着他,吓得他又把手电给扔了。

    “特么,卧草,尼玛……”阎十一连连咒骂,一晚上被死尸吓了两次,这要是说出去他以后就别在法术界混了。

    捡起手电一照才看清两具男尸的脸,一胖一瘦,瘦的这个满身绷带,就是消失的茅炳没错,胖的这个样子更惨,半边身体都凹陷了,看上去有点眼熟,回忆一番,才记起来,在图书馆三楼的视频中见过这个男人,就是被媚鬼害死的许建国,苏晓的老公。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样就能同时了却白小青和苏晓的心愿。

    “阎法师,谢谢你了!”

    这个时候,茅炳暗淡的魂魄从尸身上飘了出来,离阎十一只有一掌距离。

    “我勒个去!”阎十一差一点又把手电扔出去,“尼玛出来不说一声?躲着吓我呢?”

    “对不起,阎法师,吓着你了!”茅炳稍稍退后了点。

    “你的魂魄……”阎十一看清了茅炳的魂身,惊道:“怎么只剩下一魂三魄了?”

    “抓我来的人,只扣下了我的命魂和三魄,我的天地二魂和其他四魄已经到阴司了,只是魂魄不全进不去枉死城。”

    “也就是说吴四丸子是有能力扣下你其他二魂四魄,但是他没这么做是吧?”见茅炳点头,阎十一陷入了沉思,许久便皱起了眉头,“云笈七签中记载,命魂乃为生魂,也是阳魂,可用以吸取阳间生气,命魂又掌管七魄,与尸狗、伏矢、雀阴三魄最为密切,可借这三魄将阳气转为鬼力,这也是鬼魂的修炼之道,可这些都是有利于你的……”

    “阎法师有所不知,那人之所以只扣了我的一魂三魄,其实是为了防止我挣脱出这个陷龙局,而且我的尸身被放在这里几天,确实通过这棵雄香樟树吸了不少阳气,但所有产生的鬼力都又被树吸走了。”

    “这不可能,我没有察觉到这棵树有任何邪气!”

    “这对雌雄香樟也只是工具,它们的根一直通到这个山坳的气眼,鬼气都聚集在那里,一来是供奉财神庙里的邪财神,二来是给那些馒头坟里的僵尸提供给养,用来培育尸虫!”

    阎十一这才反应过来,财神庙里的邪财神是借这里的陷龙局聚敛邪气修炼,的确是个不错的法子,又问道:“那些尸虫你知道用来做什么的?”

    茅炳摇了摇头:“我的魂魄只能来回穿梭与两棵香樟树和气眼之间,其他地方都去不了。”

    阎十一点点头,知道茅炳说的是实话,也就不再多问,将许建国尸体内的魂魄也抽了出来,也只剩下一魂三魄,但许建国的尸体是两个月前消失的,此时魂魄已经非常暗淡,也没有了自主意识。

    阎十一赶忙将许建国的一魂三魄收进灵符,生怕一个喷嚏就把他吹的魂飞魄散了,又拿出一张灵符对茅炳道:“还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小青么?”

    茅炳摇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许久才道:“阎法师,大恩不言谢,让你这么劳心劳力找寻我的尸身,送我走后,你翻一翻我的脚下,有点东西是贪财鬼留下的,算我借花献佛了!”说完钻进了灵符。

    阎十一念了一遍往生咒,送两人的残魂前去阴司聚魂,然后才按照茅炳的提醒,摸了摸他脚下的树身,居然有个暗格,翻开暗格,灯光一照,金灿灿一片,居然都是金首饰,还有金元宝。

    “谁说贪财鬼分不清金子和****的,这不分的挺清么!”阎十一从里面拿起一个金元宝,足金足两,实实在在的足金锞子,这些应该是贪财鬼这些年到处去捡来的无主之财,既然被他找到了,当然是要笑纳了,便将所有的首饰元宝都装进背包,算是这次行动的报酬。

    收了钱财,当然要安置好茅炳的尸体,正想着怎么搬的时候,只听山谷中响起包紫高亢的叫声:“十一,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