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雌雄香樟(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除非什么?”阎十一见她有难言之隐,忙问道。

    章雪莹道:“收养我们的人也是个法师,很厉害,养了许多小鬼,我姐姐是其中之一,如果你们能打败他,我就把所有我知道的事告诉你们!”

    “养小鬼,那就是邪修,我们当然要铲除他……”阎十一长了个心眼,他是被女鬼阴怕了,“但那人既然收养了你姐的魂魄,还把你养大,有哺育之恩,你为什么要让我们对付他?”

    “杀父杀母之仇!”章雪莹咬牙切齿道。

    两人都是一惊,这仇确实够可以的,就算是养父也难逃其责。

    章雪莹调整了一下情绪,才道:“这里本来叫做樟树山,山上满是香樟树,山坳也因此取名樟树坳,山村虽然不富裕,却很安定,但六十几年前,许多炼钢厂需要木材炼钢,就从山坳里砍走了许多樟树,除了两颗百年香樟,只剩下了许多小树,后来村里人发现樟树可以卖钱,便把没长成的樟树也砍掉卖了,再后来山上树没了,山坳也越来越穷,许多年轻人都跑到外面打工,山坳里就更穷了。

    这些年轻人赚了钱,打扮时髦,回到村里,村里却开始离奇死人,村里的师婆说是樟树仙讨厌这些打扮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是带走樟树坳气运的妖孽,只要把这些人葬在这两颗百年樟树下,就能保樟树坳永远富足下去。”

    “那个时代村民还不开化,这些年轻人的打扮和现在的非主流差不多一个档次,那么这些坟包里埋的就是那些年轻人?”阎十一问了一句,见章雪莹点头,更是大惊,“这封建迷信简直害人,仅仅凭借师婆的一番话就要了这么多人的命?”

    “师婆是什么?”包紫不解道。

    “方言俚语里有三姑六婆之称,三姑是指尼姑、道姑、卦姑,像我师父那样的三样都占了。六婆则指媒婆、药婆、稳婆、牙婆、虔婆和师婆,前三者义如其名,许多人都知道,后三种,牙婆以介绍买卖人口为生,虔婆相当于妓院的老鸨子,师婆则相当于巫师,或者说是灵媒,会传递一些鬼神的告诫,当然这些鬼神是好是坏则不得而知了。相比于三姑,六婆的名声要差很多,更受人指摘。”

    阎十一解释了一遍,又问章雪莹道:“那后来呢,这些人死后,山坳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章雪莹叹了口气,哀伤道:“后来师婆又说,只要村里人盖一个财神庙,供奉庙里的财神,就会财源滚滚而来,可财神没请来,请来的却是一尊邪神,相信两位已经去过黄金村了吧,那就是樟树坳最后的下场!”

    阎十一这才明白了黄金村形成的经过,这些村民才真的叫作茧自缚,可惜了这些时髦的年轻人,又道:“那个师婆去哪了?还有那个贪财鬼又是怎么回事?”

    “财神庙刚建起来,师婆就跑了,村民们却每天去财神庙祭拜,每个晚上村民们都能捡到黄金,其实都是贪财鬼捡来的****!”章雪莹恨恨道:“很多人渐渐发现了不对,却为时已晚,再也出不了山坳了,但还是有少部分人逃出去了,我爸就是其中一个!”

    “你爸?他还活着?”

    章雪莹摇了摇头,惨然道:“逃出来的人,都莫名其妙死了,我爸也不例外,他逃到了江城南边四耀山的香稻村,隐藏了几年,后来认识了我妈,两人结了婚,生下了我们姐妹。但我爸始终没能逃过厄运,还是死了,我妈也受了牵连。”

    “幕后凶手就是那个收养你姐妹的人?”阎十一震惊不已,“这人和樟树坳的人有仇?为什么会这么残忍?”

    “就因为这两棵百年古香樟!”章雪莹指着高大的香樟树。

    “两棵?我怎么看也只有一棵呀!”包紫围着树走了一圈,并没有雌雄一体的迹象。

    “应该在里面吧?”阎十一指向猎场深处,“不过香樟树不像银杏,并不分雌雄,整个山坳的香樟树都被砍了,为什么偏偏留下这两棵?有什么说法?”

    “姐姐曾告诉我,这两棵不仅是夫妻树,还是百年树精!”章雪莹眉眼含怒,再道:“如果法师你能把这两棵树精除了,还樟树坳安宁,法师你想问什么我便答什么!”

    阎十一沉思了半晌,心里有了计议,和包紫商量几句之后,才答应下来,在这一棵樟树周围摆了一个大型符阵,用来隔绝樟树与坟包的联系,并让包紫守在这里,自己则跟着章雪莹去猎场深处。

    “把剑还给我!”包紫把四柱凶煞剑抢回来,抱在怀里。

    看着包紫那紧张的模样,阎十一心说抽个时间必须得试验一下,是不是她看不到剑就真的会死,摸了摸她的脑袋表示自己的无奈,才和章雪莹往里走。

    猎场深处,树更加茂密,虽然都是十几年的小樟树,但也使得周围又暗了不少,期间还有不少鸡鸭鹅,猪狗羊之类的家畜穿梭而过,阎十一心说如果不是他用艾叶堵住了鼻子,估计在樟树气味的作用下,看这些东西都是野味吧。

    一路上阎十一又问了诸多问题,但章雪莹一个字也没有回答,心意之坚决也很让人佩服。

    大约走了十来分钟,前面隐约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树影,章雪莹才停了下来,说道:“阎法师,那棵就是雌树,我不能再进去了,再往里走就抵不住樟树的气味了。”

    阎十一看了看她的脸色,果然有些发白,身体也有些摇晃,可能是真受不了了,便道:“那你在这里等我吧!”

    于是,一个人缓缓往里走,和这棵雌香樟树相距几百米,阎十一每走一步,就有种离死亡近了一步的恐惧感,好像走近的不是一棵树,而是幽冥鬼府。

    “难道真的是树精?”阎十一心里猜测起来,民间有五大鬼树,柳、桑、槐、桂、芭蕉,这些树通阴阳,易藏纳鬼魂,如有专人供养,确实可以成精,但香樟树气味浓重,可驱蚊避虫,不为邪物所喜,属于阳性树木,不太可能成精作祟。

    想到这里,阎十一有些犹豫了,心里觉着是不是章雪莹在骗他!